菲林與數碼角力,中間有愛

電影已過百年期,由黑白菲林到彩色菲林出現,我們看到不少作為光影獵人的攝影名家為我們捕捉來自天地自然的不同光彩,然後加以調弄,製成藝術品。尤其是在電影戲劇中,當故事添上奇麗色彩,意義來得更深。觀影經驗中,以下三部電影經典的色彩,激發我探究菲林和數碼之間的分歧。

三部以彩色為主角的電影經典

《亂世兒女》(Barry Lyndon,1975):捕捉菲林光的終極實驗

史丹利寇比力克的《亂世兒女》,是在彩色電影取代黑白電影變成主流片的七十年代出現,此片為彩色菲林捕捉光影功能來一次盡情的實驗。

《亂世兒女》不用當時主流片常用的水銀燈光照明方式,反而利用自然光及微弱的燭光探索當時菲林的捕光能力,同時以攝影科藝模擬一次十八世紀歐陸世界的光影感受,以當年的尖端科技,重拾一種古雅的視覺感受。

此片利用當年美國太空總署 NASA 提供的鏡頭,配合快門開盡,令光源直接印在菲林中。例如在拍攝室內景的時候,此片單靠微弱的燭光光源,拍出極柔軟的朦朧光彩,也令菲林的果粒效果,模仿出如同印象派的視覺畫風。

此片的視覺呈現多樣化,包括利用天然光拍攝出來的遠景,一如西式風景畫的質感,以及數場只用燭光照明來拍攝的室內景,如兩場貴族打橋牌的場面,還有男主角初會同鄉一場,以貴族流行的濃妝艷抹製造強烈視效。在女主角出浴一場,以自然光加室內光拍攝的場面,貴族女性柔滑的肌膚盡現眼前。有幸在戲院公映時觀看菲林版的觀眾,一定難忘那種投射在大銀幕並挑戰愛迪生發明的鎢絲光源的超凡光影。如今以 DVD 版本重看時,就算是 2000 年的數碼修復版,都只看到變成高清式的精緻,已不復當年的震撼。

《七宗罪》(Se7en,1995):利用水銀沖印製造暴
烈與溫柔的軟硬色彩

大衛芬查導演《七宗罪》正值數碼拍攝科藝初期的HDTV 制式發展得如火如荼的世代,當時大家都已預測數碼影像是未來的視覺旋風。

此片為了製造新視覺質感,想到利用以前黑白菲林沖印用的水銀沖印法,可令彩色菲林中的部分色彩質感變得較為硬實。

水銀沖印能夠令一些色彩呈現印刷用的專色效果,沖印費用亦較為昂貴。當時香港亦得以用這類高質拷貝放映,在大銀幕上投放時,部分畫面的底色例如在夜景拍攝時的黑色背景,以及塗在牆壁上的泥黃色彩具強烈厚實感,色彩視覺加強了劇力。此片視覺效果令人深刻難忘,不少朦朧的雨景亦帶出強烈的戲劇對比。深刻例子莫如首場有極硬視覺效果的片頭字幕,以及中段在社區追捕疑犯一場,至兇手用鎗指探員的暴雨影像,充分發揮視覺功能。同時還有最後一場在乾竭的紅土沙漠中的視覺場面,利用色彩的軟硬質感配合故事效果,一如鎗火發射般,充滿剛陽暴烈。

公映時的菲林版本令人難忘,當年推出的 LD-CAV 版仍可模擬公映時的菲林質感,但亦提出只能保留原菲林版部分效果,未敢說效果已可取代菲林。現時的 DVD和 Blu-ray 版,畫質反而不及當年出產的 LD-CAV 版本。《挪威的森林》(Norwegian Wood,2010):數碼影像和菲林作一次愛恨交纏2010 年推出的《挪威的森林》,可以說是原作者村上春樹、導演陳英雄和攝影李屏賓三個大師一起為數碼及菲林影像之間的恩怨情仇,作出一次新世紀的磨合,拍出數碼與菲林影像攝影中的爭持原來當中充滿愛。

《挪威的森林》除了利用屬於新世紀的數碼影像來改編八十年代末期爆出來的文學經典,故事本身也用來回溯作者在六十年代的記憶源頭。除了拍出原小說描述的六十年代的都市氣氛,電影還加入大量的森林意象,並利用天時的變幻,尤其是雨水及飄雪來製造陰霾效果,加上片中常插入熱帶森林植物的黏性影像,將屬於女性的水意象以及男性的火意象合而為一,令電影中的影像圖騰化,也強調視覺上冷色與暖色的糾纏。

柔軟的水色影像是現時數碼攝影仍需要面對的問題,捕捉原始植物的黏性效果更加困難,不過此片能夠將難題一一解決。《挪威的森林》拍出不少數碼影像的成就,很多片場拍攝的場面能製造出模擬自然景以及室內景之分,尤其光源的仿真技術令人佩服。當中也利用不少場景設置的反射光再將畫面潤澤,製造很多場光影互補的奇蹟,也藉此用來告別一個仍可以在公眾地方抽煙的六十年代。

《挪威的森林》拍出令人難忘的場面數之不盡,最深刻莫如三個充滿愛的擁抱場面:渡邊與阿綠的霧中街頭擁抱(如沒有看製作資料,不知此場是廠景拍攝),與直子在山中飄雪道別,以及在家中和玲子最後的擁抱。尤其與玲子做愛一場,玲子關上一盞又一盞的燈,最後留下那暖如陽光的橙色燈光,預示了她將往旭川一如奔向重生的渴求……

《挪威的森林》在八十年代以文字出發,至千禧時期電影改編,故事才完美。此片在廠景拍出自然光,也利用場景佈置製造不少反射光來豐富影像,可說是到目前為止數碼影像最豐富細微,幾近傳奇的傑作。聞說李屏賓應承拍攝此片時,要求用菲林拍攝,後來被導演及原作者說服了。當作品完成後,仍然撫心道出,可選擇的話,他仍希望用菲林拍攝。

選三片的另一戲劇理由

選此三部電影作為對比數碼與菲林影像分歧,並不是牛角尖式美學討論,三片戲劇內容涉及人性衝突、階級衝突、罪與罰之間執持,以及男女之間愛的衝突等,都可用來對比數碼與菲林之角力。例如《亂世兒女》男主角Barry Lyndon 在攀登權貴的路途中,利用貴族文化過分修飾的影像來一次戲劇性呈現。平民與貴族之間的分歧,可比作室內與室外的光影衝突,以及攝取質感的深度,也可比作是一種影像的攀升行為。至於《七宗罪》的水銀沖印既呈現菲林色彩的硬效果,用來對比七宗罪的慾望源流。色彩也是慾望的心理呈現,此片對社會的關懷,以及對於罪與罰的抉擇,當中的決定是對還是錯,都用最後一鎗的處決來作定局。而《挪威的森林》利用新世代科藝,捕捉最原始的森林形象,尋找愛與生命的源頭。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是菲林期,現在則是數碼世代。

三部經典中,個人最愛是《挪威的森林》,因為是最近代,同時對影像最敏感,也有亞洲色彩,亦是告別一個令人懷念的抽煙世代。現在,我們永遠看不到李屏賓心目中對此部傑作預計的影像。

除了三部重要作品之外,近期亦有不少有心人探討菲林和數碼。例如動作影像大師米高曼的數碼三部曲:《同行殺機》(Collateral,2004)、《邁阿密風暴》(Miami Vice,2006) 及《大犯罪家 》(Public Enemies,2009)。都是以數碼色彩配合劇情需要,同時也與菲林作出視覺對比的實驗。尤其《大犯罪家》利用戲劇效果道出不少人因為太專注一面而出現了「視而不見」的因由,在最後一場女主角向黑鳥道別的對白,於我來說亦如《挪威的森林》一樣,以愛的濫觴來向一個光輝時代說再見。

泰倫斯馬力的《生命樹》(Tree of Life,2011)亦是數碼攝影拍成的超影像作品,公映菲林版本時要附備一本給放映師調校投射光源細則的指引,對兩種公映制式絕不馬虎了事。

至於港片對菲林及數碼視覺之間的探討也大有人在。李仁港的《錦衣衛》(2010)可說是與《大犯罪家》作出對時代的回應。陳果的《人民公廁》(2003)用全數碼拍攝,強調數碼攝影機的擺位靈活,尋找有異於傳統攝影機的新視覺,最後亦以轉為菲林色素作為依歸版本。最近陳可辛的《武俠》(2011)也把數碼視覺追求放入武俠類型電影中,頗具實驗性。而王家衛的作品至今仍在菲林中發掘多樣色彩的可能。

菲林與數碼自有不同視覺制式

以視覺心理觀感來判別,數碼科藝現時製造出來的色彩是硬色彩,接近印刷術的專色影像,同時亦有乾性效果,當攝錄火光影像的時候,可謂硬度十足,不同菲林有時製造出曖昧色。同時數碼影像播放不是以一幅接一幅畫面方式投射出來,而是微細方格色彩以滑行轉格的方式接換畫像,而且影像投射只是現階段的代用制式,數碼媒體最終的播放制式是用電子屏幕直接顯影。現時用一秒二十四格的畫像投射速度播放的數碼動作,影像會比菲林影像鬆散,未達到數碼的終極效果。還有菲林在投影過程中,我們習慣在一幅接一幅的圖像之間存有短暫性空白畫面的空隙,這種已成觀感習性的投影方式,令觀看數碼影像時,較以往容易疲累。這些心理上的觀影習性,仍有待解決。

數碼色彩的調校,都是數字轉讀而成的色彩,調控色度是比較容易的。相對於數碼色彩的硬,菲林投射出來的色彩可以說是如水一般的柔。在菲林拍攝時現場的色溫捕捉,以及沖印房內對光度的重新調校,都需要調光師謹慎。菲林沖印技術繁複,不合格時必須再沖印一次,花費大而且耗時。沖印藥水具有化學成分,猶如一種藥,每次沖印都等同鍊金的過程,需要沖印師的經驗和判斷。

菲林沖印用的水質要求也有不同,不同國度的水質也在菲林的色素中呈現出來。你以為這是多餘的分析,實等同你喝青島和藍妹時不能當作是同一啤酒。水土的問題是深層次的色彩學,對不起,是有的。這種分別能製造不同光質色彩,一如油畫與水彩、以及木顏色與廣告彩不同。每種材料都可以令菲林多元化,使七色系譜變得無限。

除了色彩的學問之外,菲林與數碼在捕捉影像時,物體的形象以及其流動的視覺效果仍有很大分別,甚至乎如今發展的 3D 立體新視覺空間等等,可見菲林仍有很多與數碼不同的發展空間。

後話

我們的文明,主要是從「看東西」與「聽聲音」之中建立出來的,味覺等其他觸感仍有待開發。自從人類發明了菲林之後,我們可以不用繪畫而將自然形象如實記錄下來。在形象中對色彩的捕捉,是先用菲林製造的科藝來按步改善,數碼隨後跟上。菲林與數碼,都是光影事科藝,利用光影而無需用語言道出意義,如實呈現色彩就是色彩!色彩至今仍是語言難以道盡,你只能用「看」來看出個天地。

現在能看東西的人,並不是每個人都看得清所有形象和色彩的,有不少人如同《大犯罪家》警署內的警察往往視而不見。以前電影公映前,調光師會調校一個所謂A-Copy 的公映拷貝作出質素檢定,如今翻製成 DVD制式時,不再理會是否接近公映版的質素了。也不知何解很多人喪失了以往的眼光,甚至乎意識不達,有不少色彩流入眼中,腦袋卻捕捉不到。就等同有些人心中沒有彩虹,見到彩虹時就以為彩虹是 UFO。

在寫此文途中,聽到柯達菲林公司面臨清盤的消息,菲林要說再見的日子比我們預測的更快出現。本來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如今卻被市場淘汰,這不是菲林的問題,而是人懂不懂珍惜的問題。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15日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