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了!要聽風聲,看社會的批、評、判。

宮崎駿導演的《風起了》(2013)名符其實是一部成績出眾的反戰電影,有趣是在香港公映時引發了兩極化批評,有人看後鄙夷,有人喜歡。

本來,愛憎一如冷暖感受,可以各有不同表述,這更顯自由社會的可貴,不過近來出現這種兩極化的社會現象,有觀察者發現不少評論人士既接收不到電影呈現的顯淺訊息,甚至連故事脈絡的基本理解也出現偏差,社會整體理解力下降的童蒙現象實在令人擔心。

城市社會思維退化現象

香 港在上世紀已建立出獨立的都市思維,最近反而出現思維退化現象,例如以看《風起了》為例,故事主人翁堀越二郎因為是零式戰機的設計者,就被認定為戰爭擁護者,無視戲劇中悉心部署的反戰訊息。而描繪女主角菜穗子與二郎之間的愛情因為聚少離多,結局不能在一起,也認作是一件失敗的愛情。種種反應都顯示現時觀影看戲時,不少觀眾都失去自我分析力,自我的想法常常與原意要表達的訊息背道而馳。

帶資訊發達的便利,大眾可以隨意在網絡上各抒己見,不過沒有身份認證令人言論變得不負責任。藉點擊率建立出來的意見流言化,公信力不足,甚至多了一份情緒化,卻廣受現世代群眾歡迎。發表的文章反映大眾的觀感退化,出現看時不留心,觀後不入腦,看罷很快就忘記了。現在很多觀眾在看一部電影時,出現不少情節走漏眼,到再度提及時才有「醒起」的情況,而且老中青都同樣出現這種善忘的徵狀。是否因為我們現時已習慣將訊息生吞活塞,以及教人讀死書教育不鼓勵學生自由思考帶來的惡果?思維片面化,令社會出現回歸一次元腦袋的童蒙現象。影評文章的批、論、判現時發表的影評流行批多於評,這類文章在網絡上大行其道。用個人學識或品格來表達電影的觀後感,大多只能提及個人的喜惡感受,沒有建立評論觀點來支持己見。這類文章,大多成為未看電影的讀者一種消費指標,引發流言以及是否入場看戲的考慮。現時流行的批評文章時尚字數精簡,以簡評形式但求「即食」,也缺乏質檢,多數以個人口味作出心水選評,以評論來表現個人品格為主,能以冷靜思維對一部電影作出平心而論的影評寥寥可數。況且現時傳媒流行堵截文化,逢片必罵的批判文章反而大有市場。故一如文革批駁的「五毛」文章大行其道,既擺出「唔賣你賬」甚至要「先打招呼」才給你賣賬。這類文章其實行家早已歸類為影話,不稱之為影評。

無論是個人觀點或有時刻意不具個人立場,影評都必須具備論點,而且可以考慮至少會有三種不同層面的讀者會看到你的文章:一是未看過這部電影的讀者,在看文章時想理解這部電影的大概,以及影評的言論涉獵、資料提供,進而抉擇看不看這部電影;另外一種是已經看過此片的讀者,無論是認同你的論點與否,都知道文章的內容是從電影引發出來的觀點,然後看後對此片作出更深入的辯解。以上兩種,都可發揮導讀性意圖,在優評或者是劣評當中,都可令人更深入理解一部電影。還有一類讀者,是對電影有專業認知,甚至是電影創作者本人或他們的團隊份子,如他們會看出你的文章是否可以觸及該電影的思維框架,在了解作者的創作意圖,平心而論地道出作品成績的優劣,既避免南轅北轍,有時亦從而引發新觀點。面對以上三類讀者,可利用文章結構歸納為一篇影評,根據程度在言詞字眼的深度入手。這種有思路安排的影評更具價值。還有,影評文章道明以評為重,應以論點先行,有時甚至可以超越個人喜惡的觀點,純粹以戲論戲來論述一部電影。

宮崎駿的情深作品

《風起了》是宮崎駿高調提出他導演的最後一部長篇動畫,亦因為用一個歷史真實人物加同時期的小說人物合而為一劇,在動畫上也多了寫實生活的處理。將現實與夢想世界兩者重疊,向來是宮崎駿作品特色,此片更將二者作出瘦線距離的處理,在現實世界自我製造一個奇蹟空間,來突顯主角堀越二郎的孤獨世界。零戰飛機一直被公認設計出色,骨架硬,而且如鯖魚骨一樣線條優美。故事最感慨是飛機因為戰爭而成了被詛咒之物,工作認真的先鋒人士又何嘗不是?不過故事洋溢一種在世間活的溫馨,加上電影當中的兄妹情,以及黑田上司默默地成為二郎的守護天使,在人未倒下之前早作扶持。能在工作中與愛同行,是天堂樂事。導演很多應該要說的東西都用戲劇說出來,而且仍是用他向來的慣常手法,有跡可尋。奈何他沒有變,反而社會變了。

在現時社會,別以為我們的文章可操生殺大權,用一錘定音來作發言。一些劣評會令部份第一類讀者失去看戲的意慾,沒有將最後的裁判權利留給觀眾。未看過戲的人,就沒有了批也不能判了,或者日後當他有緣看到,發現原來「好like」的時候,他就怪責曾經看過那一篇沒水平的影話了。大家好自為之,一起看戲吧。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