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影史足百年?

2009年,由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到電影發展局和貿易發展局在康城影展合辦的香港電影誕生一百周年的紀念活動,加上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特備節目等,都不斷宣稱當年為香港電影誕生一百周年。其實早在有關當局有意大搞這些活動的時候,已就有關影史一百年這個問題,向香港電影資料館的研究人員查詢過。而一直以來關於現在宣稱第一部香港電影《偷燒鴨》的製作年份為1909年,其實這個年份尚待考證。根據同年年底資料館舉辦「中國早期電影歷史再探研討會」,有研究人士指出,有關1909年的說法,仍有待進一步的考證確定。而根據新近發掘出來的訪問紀錄,當年跟隨美籍俄裔電影人賓杰門布拉斯基(Benjamin Brodsky)來港的攝影師表示,在1914年在港曾拍攝過《莊子試妻》及另外多部電影,其中一部稱為《燒鴨之旅》,相信很有可能就是《偷燒鴨》,因此有關1909年拍攝的說法,仍存在很大的疑問。關心中國早期電影及從事電影研究的人士,都了解當中的情況。

可是,業界一直都對香港電影誕生一百周年這件「盛事」念編按:2009年香港電影業界大張旗鼓慶祝「港片百年」,但關於香港電影資料館在影史資料的發掘和相關問題爭論卻乏人聞問。林錦波在《信報》發表的〈香港影史百年?〉是極少數公開質疑業界和政府整年慶祝活動的文章。現將該文的修訂版收錄於此,讓讀者了解當時整個「慶生」活動的來龍去脈。香港影史足百年?林錦波念不忘,某程度上一廂情願地希望在年初的頒獎禮上大搞活動,一洗香港電影的頹氣。在群情洶湧及為了爭取更多資源和贊助的情況下,以一百周年來作宣傳裝,他們的用心是可以理解的,雖然這種對待歷史的態度不可取。對自己行業的歷史取態如此輕率,這亦反映了香港電影一直以來缺乏文化承傳和歷史觀念。可是,政府及香港電台也來「趁熱鬧」,實在有點「匪夷所思」。香港電影資料館作為香港唯一專門研究香港電影歷史的政府部門,有關人員早已提出過,就「誕生一百周年」一事,認為需要有待考證,現在仍未能確定。政府卻可以漠視一個如此專業和具有權威性機構的說法,仍然動用公帑來大搞活動,甚至遠赴康城影展宣傳,把「誕生一百周年」成為一個官方的認可,如此不尊重歷史的態度,誤導全球民眾的做法,實在令不少關心香港電影的人士感到憤慨,亦令一班長期從事香港電影研究的專業人士感到無奈,打擊他們一直以來努力不懈,在幾近破碎不堪的文物和資料中,尋覓香港及華語電影的歷史脈絡。相信世界其他地區的政府都不會作出如此漠視歷史考證的舉動。

在此事上,政府應該感到慶幸,有關的研討會並非在年中舉行,而安排在12月舉辦,不致令政府及有關官員感到尷尬,媒體亦過了炒作的時限,令此事沒有在社會上張揚開來,成為針對政府的媒體大肆批評的機會。到底這是「純屬巧合」或是香港電影資料館的主事官員「識時務」,避開敏感時刻呢?就不得而知。

據悉,香港電台在製作有關特備節目《影.話.百年》時,亦有向香港電影資料館查詢過,得知有關考證仍未確定的事實,但還是一意孤行,為了配合政府的官方論調而作出「調整」,實在有違港台一貫嚴謹、認真和實事求是的傳統作風及作為新聞工作者的專業態度。而根據其監製張健華所言,節目並非純粹為了紀念香港電影誕生一百周年而製作,而是藉此為陷入低潮的影業得到多些人士的關注為目的,原意跟香港電影金像獎藉此一洗頹風如出一轍。可是節目沒有就有關《偷燒鴨》出品年份尚待考證提出補充資料,只在第二集〈香港之味〉中就此片是否香港出品提出質疑。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