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女性的歷史轉折

在香港電影資料館看1937年的《女性之光》,有驚為天人之嘆。

要看到三十年代的香港電影一直很困難。據張建德(不曉得是否經過考據)的說法,日軍1941年佔領香港時,把在港的電影菲林燒清光來作燃料。三十年代的香港電影工業應是非常蓬勃的,粵語片大受國內及海外觀眾歡迎,以至中國政府要於1937年頒令禁絕粵語片,不過後來也沒實行。之前我在此欄寫過的美裔華人導演伍錦霞,就是1936年帶着她的第一部電影《心恨》來到香港,當時她只有二十一歲。1937至1939年間她一連執導了五部電影,可見這時期電影工業的發達及開放,而且比起今天而言,當時電影中的性別角色,不論男女都相當多樣化。與《女性之光》同年公映的便有同樣是李綺年當女主角的《自梳女》及《女中丈夫》。

《女性之光》中可見「自梳女」文化的一些特寫,比如看到「不落家」的風氣與在女子學校中接受教育、這文化與織造廠之間的淵源等,也看到「姑婆屋」各「師太」及女學生、紡織廠之間很親密的距離(「姑婆屋」為自梳女共同出資或由年長有錢的自梳女捐資興建,也有的是宗族出資修建)。

自梳女是珠三角洲歷史上一種特殊的社會現象。這習俗究竟始於何時至今未有定論,但早於明萬曆十三年《順德縣誌》,就已有女子終身不嫁的記載。根據陳遹曾、黎思復、鄔慶時的研究,在乾隆年間於番禺一地女子不嫁已尉然成風。

郭盛暉曾追溯珠江三角洲的自梳女習俗至十八世紀,因受桑基魚塘和繅絲業發展等因素的影響,珠江三角洲出現一群相約不嫁的女子,此風逐漸興盛,直至二十世紀中期,自梳女經過特定儀式,自行易辮梳髻,誓言獨身終老,並衍生出一系列習俗,如「契相知」、「金蘭契」等。文史學者鄔慶時就說他兩個胞妹都是自梳:「二妹亦在廣州自設永華織襪廠,織生數百人,無一非同鄉的『自梳女』;三妹在鄉開設瑞初私塾,學生也有數百人,其在年稍長者,後來皆『自梳』,其職業,一如她們的先輩」。

番禺、中山等的自梳及不落家婦女,多以織布、織毛巾、刺繡等為生,而順德、南海等大都在絲廠及蠶絲業中工作。至二十年代末,順德生絲在國際市場上敵不過日本的人造絲,於是婦女轉投各種針織業,也有不少跑到廣州、香港等城市轉型作「媽姐」,可見性別的民主化進程以及中國的現代性,如何受資本主義全球化破壞與改造。《女性之光》中可見自梳文化如何透過教育,推動女性獨立自主,傳承知識及技能,製造屬於自身的傳統;片末兩代的出走,也可見這傳統的被迫轉型及衰落。我想對於三十年代的觀眾,這些大概一看就會明白。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