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輩說談邱剛健

邱剛健的時代地位是很獨特的,台灣人認為他是香港的,香港人一直記住他來自台灣,而在他邵氏之後的劇本就很清楚看到他漂流性的目光,《胡越的故事》(1981)和《投奔怒海》(1982)都是能夠以非香港角度切入,《地下情》(1986)也是慢慢發展變成雙城故事,他其實在幫助我們新浪潮導演拓展地域視野。若果深入去給邱剛健找個根源性,我會說是「中日偏日」,他來自前衛劇場界,理應有歐洲影響,然而邵氏的新派武俠片不會否認日本武士片的影響,由那時開始,他便開始「日本味」,由《愛奴》(1972)到《殺出西營盤》(1982)、《烈火青春》(1982),就是從日本文化找上去,然後他走到唐朝。《唐朝豪放女》(1984)固然是他作為編劇的重要代表作,但我覺得他執導《唐朝綺麗男》(1985)的目的,就是將《唐朝豪放女》假手於人未夠發揮的東西隨自己心意做好過來,回到台灣取景不一定是成本所限,就以置景去看《唐朝綺麗男》的藝術感強很多,令《唐朝豪放女》只像是紙版華麗美術。《唐朝綺麗男》有一幕的設計非常震撼,夏文汐以紅唇含着利劍,然後十分精準地讓劍拉過,看得人又驚艷又驚險,邱剛健對性的尖銳想像,這段戲非常超然反映出來。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