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的女人》:婚姻和合散.道德三岔口

男人大多數「滾」到死都是由於控制不了本能,但不少女人決定出軌其實來自一種報復心理。《出軌的女人》因為請來了夏汶夕與吳家麗的參與,可以盡情大攪本能與報復,而落在資深編導潘源良手中,卻擺明是利用本能的抑制來引爆報復。

三女性面對道德臨界點

熟婦出軌題材,歐美電影時常見,而且出軌得來都有一個潛規則,就是不要偷食在左鄰右里中,最好越境去尋春。去鄰近地區娛樂消遣,海關成為了身份的認定,以及道德等等題材的分水嶺。

以三女性的戲劇穿梭是港片恆用的戲劇特色,《出軌的女人》找來久休的夏文汐以及吳家麗,還加入一個此時上位的葉璇,以三個有閒階級的城中闊太來引發主題多面睇,三個闊太都因自己婚姻的不協調而決定組團出軌。

夏文汐是個典型港式名流熟婦,而且性格單純,只因被傳媒揭發有丈夫在外地有艷遇,而且也因為自身無子而被其他闊太閒言閒語,決定出軌是來於對背叛了婚姻約誓的丈夫來過報復。其實這種出軌的婦人,十個就有八個如此,至少訪問她們時口述歷史如此。而吳家麗是一個色途老馬的嬉春婦,只因衰在與男妓生情。本是一個好媽媽,而且兒子愛她,下屬(司機)也在單戀她,只是丈夫當初對她有緣有份也有義,只不過真相是原來沒有情。面對這種局面的怨婦,這類女人,十個有一個如此。至於葉璇這種角色,則是在現實有不少,不過卻是港片少有提及。她的老公是已上位古惑仔(杜汶澤飾),丈夫一直對她好,只是她對丈夫只是一個相依的同林鳥,對他心中沒有愛,只有愧。

而且電影至尾段更揭發她原來是一個唯美藝術派,她的心理甚至是最愛她的男人也不能了解,更何況是外人?這類女人,香港也有不少,十個女人之中至少就有一個如此。故事借三個女人的出軌,來探討現在城市女人對婚姻以及人生作出多面睇,而且反映香港在圍城心態上,就算有能力翻牆過關出軌,也尋不得出路。

在出軌中觸及下一代的接軌問題

《出軌的女人》在出軌題材背後有一倫理探討:夏文汐是屬於無後一族,八十年代不少人仕結婚卻不想生子的夫婦族群;而吳家麗縱使生有一子,但得不常婚姻的愛,父親沒有負出作為家主的責任,兒子也視司機為親乾爹,而這個司機也如一個西方神話世界的騎士,一心保護他的女主人一一被龍囚禁的公主;葉璇也是無子一族,她的兒子就是她的藝術創作,一直繪不完的畫。

婚姻對於女人來説不止於愛,同時也是一條成為母親之路。故事中的三個女人,兩個角色在反映現實,一個在反映心理慾望,都呈現香港步入特區時期的成熟女人的心理現象。也可以説是港式女人電影由《少女心》至《女人風情畫》之後,來一次描寫進入特區時期的都市女人圖像。

對於沒有婚姻枷鎖的人,可在余安安飾演的媽媽生,以及陳偉庭飾演的性場打工仔表現出來。尤其是陳偉庭一人分飾兩角,是對專門誘人出軌的筷子兄弟,一個是可以帶著客人過檔四圍走的超級種馬,而且男女通殺;另一個則是一個想有媽媽的笨小孩,最後夏文汐成了他的好媽媽。他與余安安的角色都是淫業界的職場打工仔,同時也寫出種微妙的母子關係。

婚後男人長不大,女人三岔口

結了婚也不代表定局,而且結婚多年,難免有出軌的衝動。故事中的三個丈夫雖然描繪不多,但也不是《查泰萊夫人》式的面譜化,而是充滿後現代社會的複雜,都是三個非典型丈夫。例如鄭丹瑞以為完成傳宗接代,就可以恢復自由身,為所欲為。而林子祥是個仍同《英倫琵琶》中一直浪跡天涯的浪子一般,縱使結了婚,心卻仍未定下來。而杜汶澤是一個留守在過去的黑社會份子,他與葉璇之間的關係,是一心建立一個真心的童話,可惜卻是一個秋天的童話。

而葉璇的角色卻是港片少有的形像,她與丈夫杜汶澤的愛,是對香港現時特區現象,一個電影作者作出深情的本土角度回應。

編導借出軌來為港片接軌

此片是可説是中世代電影人在特區時期的入位作,在現時特區消費市場傾向無聊尋找出來的發表空間,在慢慢被陰乾的時期拍攝的純粹港片製造。

《出軌的女人》有極強的出軌戲劇概念,唯獨欠缺出軌的處理,在如今大多只懂接收獸性官能的新世代觀眾群,正常説一個故事是不能夠的,但我想這可能是作者不想從俗的意圖。現時在北人喜歡組團南下看禁片,港人識途北上去尋夫的出軌時代,而成為一種大眾現象。此片從故事中帶出一種倫理眼,反映儒家所謂富起來卻未能受教的世俗問題,是中港台三地受用的課題,也以言志方式來挑戰市場。

《出軌的女人》在最後一場是小孩子在早上起來,默默地接受他情慾夜縱的父母。故事的結尾是新一章的開始。這些故事在現實中不是香港獨有,只是目前在華人社會中香港最能搬上銀幕,最敢面對的地方。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