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兜故事:港式文化 句句到肉

《麥兜故事》這部稱為100% 的香港動畫,無論題材、背景和人物都充滿香港地道文化。所謂地道文化其實包括:生活習慣、教育、習俗傳統、集體記憶、居住空間和價值觀等各方面。影片透過麥太和麥兜,說出麥兜兒時的學習和夢想世界,一直到他成長就業為止。

前半部重心放在麥兜眼中的事和物,後半部則透過畫外音去呈現成年麥兜對成長的反思。謝立文選擇性地構思出幾場麥兜面對的讀書環境,和描繪校長、老師和同學的面貌。春田花花幼稚園位處鬧市,週會中校長以潮州話訓話,小學生便有樣學樣說潮州話,小學生被訓練到一見校長,就齊聲叫:「校長早晨!」、「校長再見!」,相當風趣,同時亦深刻地諷刺香港的奴性教育。

對於香港這個人多車多招牌多的石屎森林,電影亦細緻地表達出來。像電影開頭以一大段俯瞰鏡頭捕捉九龍、旺角、大角咀的建築物和街景,來展示這種既混雜又相當地道的地誌景貌,其中包括叫人眼花繚亂的廣告街招、霓虹招牌、各式店鋪、天橋、行人等。

除了舊區的街景外,港式的麵檔和茶餐廳亦登上銀幕,連「擲蛋撻」、「魚蛋粗麵」等港式飲食文化也盡錄。電影更把孩子的幻想世界擴大起來,例如把到山頂旅行,當成是去馬爾代夫;去信亞運會申請把「搶包山」列入亞運競賽項目。學習英語方面,麥兜有他的一套方法,他總是先音譯再從中文意思來死記。以上種種劇情,都是從港式生活取來的靈感。

不過,謝立文和袁建滔並不滿足於拍一齣完全符合兒童消費的應節動畫電影。電影下半部在手法和意念方面,都滲入了很多謝立文個人對成長和成人世界的反思。片中有一段特別用素色及線條,借烹煮聖誕火雞來回憶母親,相當感性。對白饒有深意:「肥未必好笑!」、「肥未必代表大力,而大力唔係一定得。」真人扮演成長後的麥兜一段,兩個結局更表現出人在成長後要面對現實的種種挫折感。

《麥兜故事》的插曲,尤其生鬼醒神,亦充滿寓意,例如〈麥兜與雞〉的歌詞:「但現實就似一隻鴨,下下一定要Duck。」講出理想和現實的分別,香港人在想吃「豉油王雞翼」時,亦念念不忘要Duck。又〈一定得〉的歌詞,更道出香港人的拼搏精神:「人窮就更加要谷盡。多勞多得,多勞多得,搏命捱!」。謝立文聰明地把相當通俗化的古典音樂(舒伯特的樂曲),填上充滿港式語氣的歌詞,琅琅上口之餘,句句到肉。雖然格式上像兒童歌曲,卻充滿港式鬱結的宣洩。

儘管有評論認為電影的前後風格不統一,亦有論者認為全片是一個雜碎式的香港櫥窗,卻無損《麥兜故事》是第一部將港式生活、港式飲食和集體記憶變成是電影前景的一種嘗試。這部以香港特色為主題的動畫,正如麥家碧創立的麥兜、麥嘜卡通形象一樣,完全是地道的產品,比其他卡通人物包含多一份親切感和認同。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