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女主角或女神,去愛吧!

洛比桑電影的漫畫本色很「荷里活」(亦踩界荷里活),及哈港產片都是一眼看出的,不要因此標籤他是法國最商業化的導演,其實他是「我手拍我心」那一號。出道時視覺風格先行,對新保守政治現實不滿,率直出了《最後決戰》(The Last Battle) 、《地下通道》(Subway) 這類 cinéma du look 的時代作品。十歲前他跟父母四處遊歷的經驗,一直成為他作品時空的慣常結構《夜海傾情》(The Big Blue) 周遊世界潛水,《墮落花》(Nikita) 去到威尼斯在最甜蜜時執行最冷酷刺殺任務。我一直對洛比桑電影感到親近,是其對神學及神秘學探究的層次,以為《聖女貞德》(The Messenger: The Story of Joan of Arc) 及《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 之後氣力用盡,怎料碰到《LUCY:超能煞姬》(Lucy) 對量子世界融會的理解,盡看得心花怒放。

我手拍我心,上述的都及不上洛比桑愛上女主角這個人生命題,他拍《墮落花》(Nikita) 之餘也娶了「墮落花」;Anne Parillaud 之後, 第二任妻子 Maïwenn Le Besco 是洛比桑十五歲就認識的, 他們的關係搬演為《這個殺手不太冷》(The Professional)Leon 與 Mathilda 的忘年相依。

之後是 Milla Jovovich,也是離婚收場,《聖女貞德》及《第五元素》沒有第三部。《天使 A》 像紀念作,Rie Rasmussen 明明是Milla Jovovich 的替身,貞德訓誨:永不回頭,只前看。他的現任妻子是45 歲時娶的Virginie Silla,她是幕後製片,不是幕前女主角,洛比桑終於將電影與人生現實分開。

洛比桑的婚姻狀況八卦完,是時候檢閱一下他深情打造的電影女神形貌。《地下通道》的 Isabelle Adjani 很明豔,《夜海傾情》的 Rosanna Arquette 則敢愛敢恨,都是一時之選,但比起《墮落花》的 Anne Parillaud,她們都「惜身」,Nikita 為洛比桑新女主角建立街頭叛逆氣質和典範,經歷放軟心性任性墮落,出走極遠,才走回過來。《墮落花》裏珍摩露對 Nikita 說:「這個世上有兩種東西是潛力無限的。女性魅力,和藉由它獲得的好處。」這不止是法國新浪潮的隔代傳遞肺腑之言,也是洛比桑認定、鍥而不捨的發掘和追尋,關乎女性盡致的靈與肉,與「港女」拜金意識無關。

不論是假死(《墮落花》)、真死(《聖女貞德》)、差點死(《這個殺手不太冷》),醫學上技術性的死(《LUCY:超能煞姬》),「洛比桑女神」都死過翻生,就是生命走到末路有轉機。在男性世界身份飄搖脫落,唯接受暴力挑機,學習揮劍開槍,搜尋女性潛藏的野蠻,同流亦反抗,人生風景改寫,然後安頓重生。女性終極浪漫發掘是愛,由愛一個人,到愛地球愛上帝愛宇宙。即使在《天使 A》(Angel A),以為下凡幫好人閃避黑道,塞納河上幾條橋上走來走去,沒有懸念的任務罷;矮一個頭的 Andre 問Angela 人間前世,她先說一個巴黎苦海版,再說一個新澤西嬌生慣養版,其實她就是不知道身世,原來,愛就是愛,任情任性才是愛,真正的身世當下譜寫著。

《天使 A》展現九頭身六呎高的人間愛,我卻記起未夠秤小 Mathilda 的勇敢表白:

「Leon,我想我是愛上了你,你知道嗎?是我的人生第一趟。」

「妳從未戀愛過,妳怎知道?」

「因為我感覺到。」

「哪裏?」

「在我胃裏,暖笠笠的,我這裏常常有個疙瘩,但現在不見了。」

作者: 
刊物: 
Year: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