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2015十大中文電影

中國電影市場票房狂飆之際,二零一五年十大中文電影拒絕浮躁。賈樟柯的《山河故人》描繪現實中國,慨嘆「山河已變,故人不再」;侯孝賢在《刺客聶隱娘》中堅持他的美學,也堅持一股俠氣;《心迷宮》黑色、懸疑,展現小成本製作的別出心裁。

隨着中國內地電影市場迅速發展,二零一五年票房將達到人民幣四百二十億元(折合約六十五億美元),比二零一四年的二百九十六億猛增了一百二十四億元。香港電影人、香港安樂影片有限公司老闆江志強最近一次接受《中國電影報》訪問時表示,回望「十二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可見中國內地電影票房從一百三十億元躍升到四百億元的「中國速度」,以及單片超過二十億元的市場規模。展望「十三五」,江志強樂觀預期,未來五到八年,中國將具備三千億元乃至更大的市場規模。

票房很瘋狂。有些影片的的確確就只是奔著票房而去,尤其是原本從事電視劇、網絡小品的編導眼看電影票房猛漲,從而轉向工業程度更高的電影。恰在這個時候,因為中國內地三、四線城市銀幕大增,出現了被稱為「小鎮青年」電影觀眾群體,對這些飲電視劇「奶汁」長大的一大群來說,看電影成了追求時尚的需求。不幸地,當下不少電影從業者同「小鎮青年」一樣,都是被「電視奶」餵大的「半截子電影人」,結果,中國內地登上大銀幕的電影之中,其實有不少只不過是畫面放大了的電視單元劇,甚或是網絡視頻小品的湊合。由是,不少導演首次將作品放大到銀幕上,一下便成了「十億導演」、「十五億導演」,令到好些真電影人全都傻了眼,成為票房瘋狂的「奇觀」。

然而難得地,有好些電影人堅持他們的電影態度,不為市場誘惑而妥協,執著於對電影文本的要求,寧願苦候,哪怕外面的票房很任性、很放肆。終於,快要結束的二零一五年並沒有使人失望,到底尚有好些好作品。雖然它們未必有驕人票房,卻教人能學會什麼叫淡定,拒絕浮躁。

賈樟柯繼續他對現實中國的描繪,一如他剛出道時那樣,在《山河故人》裏,他將視點再次放到他的山西老家,拍了一個與家鄉人有關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故事。時間大跨度的敘述雖然是他的首度嘗試,但拍來不僅很有意思,令人深思的同時亦不乏樂趣。這部電影以中國改革開放十多年之後的華北小城為背景,通過一女兩男,即沈濤(趙濤飾)和晉生(張澤飾)、梁子(梁景東飾),將人們面對急促變化中的生活、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透徹地描繪了出來。片中,沈濤成了晉生的妻子,梁子遠走他鄉。然後,沈濤離婚了,晉生帶著八歲的兒子從上海移民到了澳洲。人生中不乏類似情形,在本片呈現出來時則仍令人難以釋懷,影片寫實性與故事結構的創意結合起來,讓全片有了一種「山河已變,故人不再」的慨嘆,道出了急促變化下的中國走得太快的時候,就連母親的印象也可以變得有些依稀,彼此關係也有些複雜起來。中國人,跟他的母體的情感,總難以一句話就說得清。這就是本片要說的而中國人大多數也不會否認的。

《刺客聶隱娘》的故事好簡單,一兩句話就能說完:女刺客面對要殺的人,她總下不了手。就是這麼簡單的故事卻令侯孝賢著迷不已,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故事發生在唐朝。盛唐時候的人和事令侯孝賢著迷,為此,侯孝賢苦苦守候了七年。他拍這部片可以讓他穿越回到過去,為那個唐朝而拍一部電影。確實,影片的長鏡頭、簡約、留白和女主角對白不到二十句卻富有魅力,當下就只有侯孝賢可做到。他堅持用菲林(膠卷)拍片而捨棄數碼(數字、數位)拍攝,就是為了那份古風韻留的可能,粗微粒效果才有那份古典魅力。侯孝賢做到了,他的長鏡頭美學觀透過光影、內外景構圖展現出來,從小小庭園花卉到峻嶺山水的氣質、氣度串連人物的靜與動結合,甚至需要有種「畏」,方可體會到那千年以上輝煌唐朝的含蘊。人在既有恢宏也有精緻的畫中,侯孝賢堅持他的美學,誰說不也是一種俠氣?

毫無疑問,《心迷宮》很有點美國安迪兄弟電影的味道,黑色、懸疑、詭異、荒誕,最後結局出乎意料。這是一部只用了一百七十萬人民幣拍出來的電影,導演是來自內蒙古包頭的年輕人,本片是他的處女作。故事發生在中國北方一條普通農村,村裏一個遊手好閒的青年懷疑被殺後遭燒屍毀跡,誰是兇手?儘管這已是個上百年的老題材,但放在不同的劇本和導演手中都有著不同的處理手法。片中著重寫了四個不同的人,每個人有不同的故事,似乎個個都有嫌疑;誰是殺人者?更怪的是,認領死者的人來了一個又一個,甚至連喪禮都辦了!那死者是誰?更詭異的是,後來,懷疑是兇手的人竟然是死者……認錯屍、搬錯屍、祭錯屍惹來陣陣笑聲,這更令觀眾饒有趣味地追看下去。誰也沒想到,最後揭穿,兇手竟是村長!本片編劇、導演皆十分出色,是一部別出心裁而又格外誘人的類型片。

《烈日灼心》根據小說《太陽黑子》改編,改編成電影以後去掉了過於冗長的枝節,集中在三個懵懂青年一時貪財而殺人,然後混入城中分別當了協警、的士司機和漁夫,為了贖罪,三人同心,不婚、不交友,並合力共同撫養死者遺下的女兒。這宗案件成了懸案,但一個剛調到這個城市任職的幹警憑著經驗,很偶然地發現了些微線索,然後一直不捨追查下去,最終破案。本片出色之處在於沒有落入類型片套路,而著重描繪人物內心煎熬,以及破案手段強調在心理上的偵查。三人拼命工作、含辛茹苦地撫養患有疾病的女孩,卻又時時暗流如湧,日子過得心如慢火焦灼。本片面對贖罪與拯救、罪與罰對峙,很是掙扎的拉扯……警匪類型電影本來是中國內地難以突破的(例如不能有壞警察),但本片所展示的是人性內心衝突,極富張力。

《踏血尋梅》根據香港一宗碎屍案真人真事改編。命案發生後,警方剛展開調查,兇手丁子聰(白只飾)突然自首,按道理說此案亦無需再查。可是探長阿臧(郭富城飾)對被肢解者王佳梅(春夏飾)的背後故事深感興趣,兇手又為何會自首?當查究下去後發現,死者是個援交少女,是內地新移民,當她和丁子聰遇上了,內心孤獨的兩人同病相憐,王佳梅要求丁子聰了結她的生命……而阿臧也是個孤獨者,離婚,女兒沒能和他生活一起,內心落寞,陷入無法掙脫的尋根究柢「尋梅」過程中。顯然,導演翁子光用意不在破案而在探究社會問題,生活在底層的人但又難以與這個社會溝通的何止王佳梅、丁子聰?甚至有著警察身份的阿臧也難讓外人所了解。社會的冷寞、現實的殘酷、人際間的疏離和追求的失落交纏,那麼,又會有怎樣的「救世主」?新晉導演翁子光在本片的創作結構及用意,令人驚喜。

《智取威虎山》將文革時期的樣板戲再度搬上銀幕,這對徐克而言並不奇怪,因為他早年在美國留學期間看了該片就喜歡上了它,如今有機會重拍,應當是他對該片的致敬。撇開當年江青竊取京劇《智取威虎山》為所謂「革命樣板戲」不說,原著小說《林海雪原》是一九四零年代末中共在東北部剿匪的故事,本身也確富傳奇色彩,因此將它改編為電影是個好題材。徐克將本片拍得神采飛揚,十分精采。原著中核心內容沒變,但由於導演對富娛樂性類型片技巧嫻熟,再加上善用好萊塢特技,令觀眾看得眉飛色舞,不少場面拍來讓人嘆為觀止。京劇《智取威虎山》曾經是中國當代文化經典現象,本片令它充滿娛樂性,不啻是一次成功的嘗試。

《狼圖騰》原著小說十分暢銷,影響頗大。這次中法兩國合作拍攝電影《狼圖騰》,難度很高。據悉,僅是馴狼就花去了四年時間。片中「狼馬大戰」一場拍來驚天動地、極之震撼,中文電影有這出色特技效果,堪稱一絕。但是,對信仰追求的描繪和表述才是影片的核心。不是說中華民族已沒有了信仰,而是本片通過人與狼的關係,以及天高雲淡、美得讓人窒息的壯闊大草原,加上蒙古族同胞對信仰的執著堅守,令兩個下鄉北京知青深感狼作為這個民族的象徵,一而再的刻骨銘心,儘管影片並無出現圖騰這樣一個具象。毫無疑問,影片同樣表現了對大自然的敬畏,這與信仰的虔誠是密不可分的,人類如果沒有了敬畏,那必遭滅頂。而漢族卻在某個年代以後便嚴重缺乏信仰,在那個知青下鄉的特別年代,信仰被扭曲,所謂「與天鬥其無窮」恰恰就是失去了敬畏。但大草原上的人們,沒有任何人可以奪去他們的信仰。也許,這就是《狼圖騰》能夠帶來極大震撼的主因。

《戰狼》肯定是一部北京所認定的「主旋律」電影。影片以中國大陸解放軍一支部隊在邊境進行演練為背景,吳京飾演一個個性甚強而違紀的士兵,可就是這樣,他獨力在邊陲地帶殲滅了一個國際販毒集團。吳京曾在香港影圈打拼過,顯然受到商業性娛樂化好萊塢電影的薰陶,於是在他導、演的這部影片中,表現了他沒有枉在香港「淘金」的歷練,將本片拍得生動、血氣,充滿了男性荷爾蒙,徹底擺脫了動作片巢臼,躍升至戰爭片範疇。從其展現的視覺、節奏和精氣神來看,《戰狼》是中文電影人迄今為止最接近好萊塢式戰爭類型片的一次。若是地道香港電影人,倒未必能拍出當代中國軍人的氣質來。也就是說,只有吳京能憑他的獨特優勢,拍出這樣的影片。

《我的少女時代》懷九十年代的舊,從女性角度細味青春成長歲月,有愛有恨,又哭又笑。陳玉珊是初次執導的新手,宋芸樺、王大陸都是年輕新秀演員,現在皆因這部影片而炙手可熱。自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叫好叫座之後,掀起了台灣高中校園懷舊青春片浪潮;而《我的少女時代》在票房上顯然青出於藍,在兩岸三地都戰績彪炳,它是二零一五年台灣國語片票房冠軍,在香港連續多個星期雄踞票房之首,更成為中國大陸、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影史上最賣座的台灣片。電影中的女主角瘋狂迷戀香港天王劉德華,全片也貫串響起劉德華、草蜢等港星的歌聲……曾幾何時,香港流行文化是如此的觸動全球華人的心。

《捉妖記》這部創下中文電影票房空前紀錄的影片,是一部真人加卡通的製作,特技處理上無懈可擊,精采紛呈。人妖之間的關係處理同樣令人著迷,井柏然飾演的男主角意外受孕而妖嬰竟從他的口中生出來,匪夷所思的同時又令人忍俊不禁,想像力十分豐富。全片節奏緊湊、搞笑不絕,兩個年輕演員表演生動,令影片生色不少,觀眾大飽眼福。而影片是老少咸宜,適合全家觀看,故此能夠獲得中國電影市場有史以來最高票房,實至名歸。可以這樣說,導演許誠毅本來就是好萊塢主流動畫片翹楚,那麼,這部由香港影人主導、中國內地演員主演的影片結合東方色彩故事,用了好萊塢的模式,尤以動畫特技為甚,將東西方特色糅合得渾然天成,十分成功。

面對中國大陸如此龐大的市場,同屬於兩岸三地的香港、台灣中文電影市場已然被邊緣化。不過,港、台電影並不會因此而消失,它們將會與中國內地電影構成多元電影現象;觀乎亞洲週刊二零一五年十大中文電影的名單,既有享負盛名的資深導演作品,也有新進後起之秀,更有法國導演在中國拍攝的中國電影,都證明了這一點。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