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勁的得獎名單

康城影展周日閉幕,賽果爆冷頻頻,眼鏡碎一地都是。評審團事後記者會上表示,那是他們盡量平衡各人喜好的集體決定,可惜結果卻是嚴重的錯配,獎項一半以上名不符實。

首先宣布的最佳男女主角獎得主,都是出乎所有人想像之外。《伊朗式遷居》(The Salesman)的阿斯加法哈迪獲最佳編劇獎實至名歸,但同時獲最佳男主角獎卻莫名其妙。菲律賓片《羅剎大媽》(Ma' Rosa)的女主角只是一頭一尾有戲,中段無戲可演,發揮機會根本不多,榮膺影后難怪她也大感意外。

尤其是今年角逐此獎的高手如雲。如最後亮相的《她》(Elle),伊莎貝雨蓓演一名童年受創的刻薄女強人,被人入屋強姦後卻不報警,用自己的方式應對,簡直是神級演出。

《本能》導演保羅韋浩雲寶刀未老,功力絕對可拿最佳導演獎,兩人可謂天作之合,成績美不勝收。

此外,還有巴西片《水瓶座》(Aquarius)的Sonia Braga 和《東尼艾德曼》(Toni Erdmann) 的Sandra Huller, 演技皆光芒四射。事實上,後者雅俗共賞好評如潮,分飾父女的男、女主角皆有實力問鼎影帝影后寶座,結果卻一無所獲,最能反映本屆評審團的缺失。

最佳導演獎由羅馬尼亞的基斯頓孟祖憑《畢業》(Graduation)奪得,本來爭議不大。可惜無端捧出《私人購物員》(Personal Shopper)的導演阿薩耶斯來平分獎項,卻是個大大的敗筆。後者先後四次入圍角逐金棕櫚獎皆空手而回,這回明明是部遠遜《坐看雲起時》的失敗作,卻送他一個遲來的安慰獎,令人啼笑皆非。

不過得獎名單最令人搖頭嘆息的,是把評審團大獎頒給幾乎一致劣評(除了他的死忠粉絲外)的《不過是世界末日》(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年僅廿七的薩維杜蘭前年才獲評審團獎,今年竟以一部劣作獲獎三級跳,康城契仔之說果非捕風捉影。但正所謂揠苗助長,愛之適足以害之了。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