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康城影后熱門

今年21部競賽片中,只有3部的導演是女性。影展開幕前大會便指出,這個比例已經比現實裏的女導演要高。但其實一個比這更明顯的現象,是女主角由頭帶到尾的戲今年特別多,竟佔了三分一以上。

3位女導演的作品中,法國Nicole Garcia的《來自月亮國度》完全以瑪莉安歌迪雅為中心,但再度問鼎影后呼聲不高。英國Andrea Arnold 首拍美國片的《美國甜心》,鏡頭幾乎沒一刻離開過19歲新人Sasha Lane,但她當然不會是影后的料子。反而德國Maren Ade的《東尼艾德曼》以父親的名字為片名,女兒的戲分卻有過之而無不及。女主角Sandra Huller貌不驚人,演技卻收放自如,把一個現代企管女強人演得維妙維肖。影片後段更有兩個使人印象深刻的場面,一場高歌The Greatest Love of All,一場即興天體派對,Huller 節奏感和壓場感盡現無遺,以實力論絕對是影后的級數。

但今年女人戲那麼多,強勁的對手本來不少。艾慕杜華的《茱麗葉》(Julieta)可以首先出局,因為女主角的戲固然貫穿全片,卻分由兩個女演員飾演她生命的兩個階段。阿薩耶斯的《代客購物》(Personal Shopper)也幾乎是姬絲頓史釗域的獨腳戲,但影片混雜多種類型,角色經常無戲可演,看來應與影后無緣。布里揚.文杜沙的《羅剎大媽》(Ma' Rose),顧名思義以馬尼拉貧民區的士多老闆娘為中心,但一來戲份不算集中,二來Jaclyn Jose演來平實卻不出彩,應只是陪跑居多。戴丹兄弟當年的《露茜妲》曾令新人女主角Emilie Dequenne 榮膺影后,但今回的《無名女孩》(The Unknown Girl)卻大大失手,同樣由頭帶到尾的女主角Adele Haenel應與獎無緣了。

餘下有力問鼎影后的,一是等到最後兩天才曝光的《她》(Elle),由保羅韋浩雲導演的伊莎貝雨蓓絕對使人期待。二是巴西片《水瓶座》(Aquarius)的Sonia Braga,30年前以《蜘蛛女之吻》成名,片中演一名退休作家獨居寡婦,也是唯一堅拒地產公司收購祖屋的釘子戶,角色層次豐滿,她演來揮灑自如,有氣度見滄桑,加上評審可能有「敬老」的考慮,影后呼聲可謂高唱入雲。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