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行星:人鬼同途的九七感懷

林超賢的《戀愛行星》是一部觸及九七時代、父子情,以及亦是一部唯心之誠意之作,故事內容有很多感性訊息,都是與溝通困難的主題有關,且廣被評論走漏眼;以為是一部純粹的鬼片。

先提出容或有爭議的一點:謝霆鋒飾演的角色,自父親離去之後,成了失聰少年;是一個經歷創傷之後,成為不完美╱或不完全的人,後來邂逅一個特別少女(已成鬼)之後,在二人相處期間得回原本擁有的觸感。

這種再度成為本來完整的渴望,可以當作為一種對九七傷痕的彌補;此意念大抵與馬楚成的《芭啦芭啦櫻之花》(2001)異曲同工,都是說一個失去了父親之時的感受;然而,這個可令主角將缺憾彌補,變回完整的人(巫女)。在馬楚成的《芭啦芭啦櫻之花》來說,那是日本財團的下一代;而在這部《戀愛行星》的世界,則是一日四度邂逅,但隨即面對生離死別的少女(林嘉欣飾);兩個人的關係,乃因命運牽引而巧妙成為人鬼同途的情人。

不過,《戀愛行星》弱於故事太多轉折,而且片中不少戲劇有違一般邏輯;如女鬼可以在白天上男人身體,反而在晚上她會很辛苦,變成鬼在白天比晚上更有能力,與一般鬼世界所定的邏輯不同;在尾段時,女鬼可以突然出現在人的世界中,跟認識她的朋友一起見面,同時又可出去跳舞台表演,令人不明片中的世界是何模樣。

雖然戲劇邏輯不完整,不過在人鬼類型的故事片,容許存有超乎現實的幻想空間,加上林嘉欣及謝霆鋒的二人相處戲,導演拍出感情,邏輯不通亦成為其中的小瑕疵,只要觀眾不受這些小節騷擾,便能入戲。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