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給澳門的啟示

當不少港澳人繼續保衛「本土」並仇視外來者與外來事物,李安二度得到奧斯卡最佳導演。

奧斯卡史上得過兩次最佳導演的人寥寥可數,而李安竟以華人之姿(奧斯卡是個充滿種族意識的地方)再套小金人。李安是個獨特的電影作者,無論是都市題材《飲食男女》、武俠片《臥虎藏龍》、喜劇《喜宴》、美國漫畫《變形俠醫》、牛仔同志愛情故事《斷背山》、張愛玲小說《色,戒》、歷險題材《少年pi的奇幻漂流》,幾乎沒甚麼題材駕馭不到。他也可以厲害到從沒建立甚麼視覺風格,而仍然讓每部片都「非常李安」。作為一個華人導演,他成功遊走中西題材,文化隔閡對他來說彷彿並不存在。

如果從狹窄的「本土觀」去看,李安已經不屬於台灣本土,但事實卻不如此。他當年拍《理智與感情》,就用了東方的筆觸寫情;他後來拍《斷背山》,強調父權與壓抑的社會環境,也甚有華人社會特色。李安從不丟棄他身上的東方文化因子。然而,他又不受限於這些因子,因此他無論拍珍奧斯丁小說或美國牛仔故事,東、西方觀眾都喜愛。

李安的「本土」,不限於今天港澳人強調的百年老店、街坊小食或傳統工藝。在美國多年、又經歷台灣的現代化,李安的「本土」早已是種充滿國際視野的多元文化,這表現在他以華人視角顛覆牛仔故事,又以接近西方的女性視角把武俠小說改寫。

今天的港澳,在全球一體化及中國大陸的強大影響下,希望保有城市獨特性,無可厚非。但這往往演變成排外──有人潔癖地定義甚麼人、事、物才是「純粹的本土」。而李安告訴我們,在這個時代,「純粹的本土」可能不存在,而精彩的文化亦往往不「純粹」。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