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黑白臥底突破道德觀

《無間道》整部電影的橋段,雖然仍然不脫港產警匪片及臥底的格局,但它對各人物的造型,以及情節的布局,的確比同類電影略勝一籌,尤其對黑白兩道界線的含糊,帶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質疑。

劉德華飾演的劉健明,和梁朝偉所演的陳永仁這對黑白臥底,標誌著雙生兄弟般的同質與迥異。者同樣是臥底,則注定要不斷徘徊偽裝角色和真實角色之間。電影的整體推動力正是由兩者作為警察╱臥底,忠╱奸甚至牽連警司╱大佬幾種對立層面的鬥智角力。劉冷竣的外表及處變不驚的態度,使觀眾到最後還搞不清,他到底符不符合警匪模式中的白╱忠╱正的行為。電影中只有幾場表現他對自我身份的懷疑。一場是在回憶鏡頭中,劉眼看梁被警隊逐出警校時,畫外音道出:「我真想代替你!」但問題是劉想離開自己偽裝身份來回復黑社會身份?還是想離開黑社會,回復自我(好人)呢?這裡充滿含糊的交代。

劉健明孰正孰邪

另一場是黃秋生飾演的黃警司被殺後,劉在看著他遺下的工作證照片時,眼神泛起一份遲疑。到底他是惋惜黃警司被黑社會迫死?還是理解到遲早有日他也會招來橫禍?又另一場是劉撫摸著自己的新警察身份工作證時,又出現一種迷惘。似乎影象告訴觀眾,他對當警察或臥底,產生很大的掙扎,似乎考慮他由奸變忠。這種心理轉變,一直導引觀眾對劉的行為有所期望。然而,當劉在槍殺琛哥(曾志偉飾)以及另一個同門臥底時,電影卻清晰地展示劉利用自己的社會身份(警察)來殺人滅口。可以說,電影誤導了觀眾以為劉掙扎於正邪的何去何從,其實他只想消滅偽裝身份的證據,他一直是貫徹他以利益作前提之「奸」的性格。甚至在最迫切的角色和自我抉擇關頭中,也完全由「機心」決定他的行為。

相反,陳永仁的角色一開始充滿委曲,他做臥底並非自願,近十年的虛偽角色迫得他要看心理醫生來平衡自我。回復警察身份等於做個忠╱正人,而他的本性亦和真正的角色吻合,變成正邪不分,只為工作,他的心理鬥爭只是繼不繼續偽裝,沒有偽裝和本我的含混。

電影人物的對立和營造,說白了仍然是外在因素和自由意志的掙扎。梁被迫做臥底,表面是「奸」,內裡是「忠」。而劉表面是「忠」,內裡卻是亦正亦邪的變數。正如曾志偉對即將混入警隊的蠱惑仔說:「條路是你自己選的!」但誰可以選呢?

從電影一開始,「選擇自己條路」幾乎是一種諷刺。劉被選混入警隊是一種無選擇的選擇,正如梁之被選做臥底一樣。梁、劉在表面上有做╱不做,偽裝╱不偽裝的行為選擇,但現實卻不容個體選擇。正如劉殺曾志偉之後說:「是你選的!」劉殺曾的必然選擇,正好是迫使劉在不能走回頭路時,在無可選擇情況下殺人滅口,這亦是曾志偉選擇做大佬,總有一天遭橫禍的必然選擇。

無可選擇的角色處境

似乎電影中的四個角色:劉健明、陳永仁、韓琛、黃警司,都是在實現角色活動中無可選擇。可以有選擇的人,可能只有劉德華,但觀眾亦可隱約理解到,劉選擇「奸」下去,也像是形勢迫成。

如果說《無間道》是今年無論在卡士和製作,都極盡心思,並不為過。電影探討的偽裝╱真實,正╱邪的對反,可以媲美吳宇森的《奪面雙雄》(Face Off)(1997)。然而在偽裝和真實的複雜掙扎中,梁則較表面,反而劉的角色複雜得多。梁想「回復」身份的願望,是一目了然的,反而劉所考慮的可能不是「回復」自我與否,而是甚麼才是最有利自身的身份。這顯出編劇在正╱邪對立的警匪片中,突破既定的道德框框。

這部片透過劉、梁兩個人物並時的爾虞我詐的鬥智角力,加以精密計算的平衡剪接手法,以及各演員的精湛演技,的確使香港觀眾對港產片重拾信心。攝影師出身的劉偉強刻意選用昏藍的沉鬱角調,來烘托出黑白江湖全無出路的悲劇效果。其中曾志偉和黃秋生的演出認真出色,簡直如真人一樣。這證明港產的警匪電影並未玩完,問題是如何認真地拍出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相信日後的電影工作者會以此為鑑。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