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3》:葉問是個好男人

香港電影動作類型片作為香港電影產業核心,一直不乏資源。從《黃飛鴻》系列、張徹+劉家良的少林功夫系列,到李小龍、成龍、李連傑系列,再到甄子丹及其《葉問》系列,以至有可能也發展成為系列的《殺破狼》等等,在香港電影蓬勃發展時是中流砥柱,當香港電影即使處於低潮階段之際,也總會有出色動作類型電影支撐。如2015年有《殺破狼II》以長鏡頭表現更險更奇更剌激的動作場面和置死地而後生的堅決,令觀眾看得血脈膨脹!2014年則有屬於《葉問》系列的《一代宗師》追求南、北派功夫結合、追求最大包容,顯出不凡氣派,再前些時候的《葉問2:宗師傳奇》(2010)的“一炷香”定勝負,甄子作,洪金寶在一張圓桌上的比武,構思奇巧、精彩絕倫,影片也將“一炷香”效應發揮至極至,將其成為貫穿全片動作的重要情節。這樣一些變法,不止是在動作上的、視覺上求變求好看,同時在人物描述和文本上也求變,例如人物命運的堅忍不拔與使命感、對詠春拳的倫理關係、不論是逝去的江湖或現實中的殘酷,還有中國功夫博大精深與人生際遇的念想等等,均有較高宗旨性的彰顯。

《葉問3》2015年平安夜起在香港一家影院上映口碑場(內地稱點映)至12月26日,每天場,至12月27日正式公映,首映當日竟比《星球大戰:原力覺醒》的票房還要髙。更始料未及的是,本片27日當天在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和澳門亦做同步首映,均橫掃當地票房,創下多項華語電影在當地的紀錄。這似乎有點不可思議,可見港澳台和東南亞華人觀眾對傳統動作片的喜好的同時,更說明香港動作片本身只要拍出一定質素的時候,其市場的號召力仍十分堅挺。

如此,《葉問3》又給我們帶來哪些新的變法?

“葉天賜陰影"?

香港動作片之所以令人百看不厭,其中最根本原因之一是它總會在變,無論是變出新創意或新的視覺,亦或是變出類型上的新展現。類型電影需要發展,需要從此前同類型影片不斷累積的經驗或要適應市場變化中找到最新甚至更新的表現,才有可能保持該類型電影的活力,尤其在觀眾的審美情趣出現變化時更是如此。因此,不論是早期體現傳統嶺南文化的《黃飛鴻》,直至該系列電影創下超過100集這一世界紀錄本身,到徐克眼中由李連傑飾演黃飛鴻的變化,再有從李小龍表現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的民族氣節,到與好萊塢合拍的變化,之後又出現成龍雜耍式滑稽動作片高危動作的變化,再到甄子丹“大器晚成”的出眾表現催生出《葉問》系列之後,《葉問》似乎又回到了傳統功夫表現的套路上。不論是2008年葉偉信導演首部《葉問》或由邱禮濤導演的《葉問前傳》(2010)和《葉問:終極一戰》(2013),均有著明顯痕跡——那就是因為在鄰里鄉親享有盛譽,突遭劫變至身份卑微,流落他鄉,低調生存,然後遇上強橫惡勢力,從忍讓到反抗再到決一死戰,甚至還出現外敵入侵的民族情仇時以彰愛國精神,痛打洋人(不管是東洋人或西洋人)。這是一種套路,似乎又“變” 了回去,甚至回到了 20世紀70年代李小龍的《精武門》(1972)的時代。

值得一提的是《葉問前傳》。該片揭露了日本當局早就派遣孤兒潛入中國,讓他們與當地青少年一起成長,打成一片,獲取信任,以利蒐集當地民情、民生等狀況,以他日後對華採取侵略做出長遠部署。這是華語電影中首次做這樣的披露——片中作為葉問(杜宇航飾)師兄的葉天賜(樊少皇飾)就是這樣一個角色。《葉問前傳》描述的是葉問青年時代的故事,其師兄是否真的就是日本派遣潛華的孤兒臥底?不得而知,但顯然地,該片在情節上做這樣的鋪排,在深度上無疑是增添了對葉問的人性刻畫。因為葉天賜為葉家收養的小孩(當然,葉家並不曉得葉天賜自小是由日本派遣來華潛伏),故葉問對這位兄長兼師兄有著很深的感情。當師兄身份遭揭穿後葉問曾無比痛苦又意想不到,這樣一個近代中國多難、遭受鄰國覬覦情節安排很有些弔詭。然而,這卻是香港動作片中(包括所有香港電影)罕有地涉獵日本如此深謀遠慮的鋪設,但是這一設定在討論葉問題材時少有提及。因而,除了這部《葉問前傳》是講述他的青年時代外,其餘均系寫他中年或以後的故事,而中年以後的葉問,基本是個“宅男”,武館其實也是其“宅”。外面的世界太叵測,難道是因為葉天賜的陰影?這是一個有趣的話題。故此,唯有家,最是可靠。因而多部片中多寫葉問的為人低調、與世無爭性格,就有了似是必然的鋪墊,雖然我們並不否認葉問本身性格內斂。可是,葉天賜陰影對葉問性格的形成又會有多少影響呢?假設日本派遣孤兒來華是真的話。在葉偉信的《葉問》電影系列中,葉問這個角色一直保持著與世無爭態度,到了《葉問3》,這種態度似乎得到了佐證。

去符號化追求的變

《葉問3》基本可視作上、下各半部戲。只是因為有張天志(張晉飾)這個角色貫穿全片才讓影片不至於真的好像是“兩部《葉問》”。

上半部主要講甄子丹飾演的葉問,其子在港所讀小學被洋人邁克(泰臣飾)看中,要將其收購改建成商廈,為校長所拒;邁克的親信馬鯨笙(譚耀文飾)欲占該校強拆,被葉問及其徒弟們所阻;張天志因為其子亦在該校就讀,所以也助葉問護校一臂之力,兩人因而相識,因為要護校,葉問與邁克也有了君子協定的拳鬥,要是葉問不被邁克擊倒,邁克便不再收購學校,結果,兩人打成平手,而邁克也兌現了君子之諾。

護校成功後,葉妻張永成(熊黛林飾)被發現患上癌症,葉問本來就不問世事,如今更是一心一意照顧妻子。不料,自認詠春正宗傳承人的張天志打遍港九無敵手後,要挑戰葉問。葉問為免妻子為他擔憂而加重病況,專注照料妻子,一再避戰。可是,識大體的張永成深知丈夫完全是為了她而有意避開張天志的挑戰,便鼓勵他放心與張天志比試。妻子一再鼓勵下,葉問與張天志進行了比試,張天志最終不敵,只好將“正宗詠春”牌匾摘下。不久,張永成病故,料理後事後,李小龍出現了。是為《葉問3》的下半部。

拍葉問,當然不能沒有武打,但本片只有兩場重點的武打,即葉問與邁克、葉問與張天志的對打。然而這兩場精彩的武打卻無以往那樣有擠擁的群情洶湧的圍觀人群。葉問、邁克對打沒有圍觀者看得熱血沸騰高叫:“打死他!打死這個黑鬼王八蛋!"因為這場戲是設計在邁克的辦公室中打的,根本沒有可能容得下圍觀者。葉問最終應戰張天志擲下的桃戰書,是在張天志高懸“正宗詠春”牌匾的武館內進行,也沒有什麼旁觀者,只有寥寥數個親人。更特別的是,本片請來前拳王泰臣就是一個賣點,可能有不少觀眾就是期待著他的甄子丹來一場“中美大戰”,打得咬牙切齒、血濺鼻腫、你死我活。可是,片中角色邁克雖然不是個做正道生意者,如俗話說是個“撈偏門”的,馬鯨笙是他的馬仔,可是他訂下了協定:對打時間三分鐘(《葉問2 :宗代傳奇》中“一炷香”時間的延續?),要是葉問被他擊倒在地,學校事就別再管,要是誰也沒擊倒誰,他則放棄強行購買學校。一場詠春對西洋拳的對打就此展開,結果這場稱得上龍虎鬥的激烈對打誰也沒有置對方于死地的兇狠,尤其邁克眼看沒能擊倒葉問時也沒出什麼陰招。這無疑是一場東方拳法對決西洋拳術的巔峰之戰,卻是“和氣”收場。邁克沒料到他的對手葉問竟如此厲害,不僅受得了他如鐵錘般的重拳,反過來自己倒挨了葉問重重的好幾下。最後兩人不分勝負,邁克也履行了他自己提出來的協定,不會強行收購學校。沒有出現期待中欲置對手死地“中美大戰”的煽情,也沒有設計對打過程中出現什麼“意外”,完全是一場君子之戰。不過,在兩人對打的處理過程中,任何人都會看到葉問在經過一番過招以後,邁克見未能將葉問擊倒便使出拳力更猛的狠招,葉問接連中了他拳風虎嘯幾招後,幾曾不支,最後仍勉力撐了下來,才打成這一和局。葉問處下風才勉強打成平局,邁克這洋人居然信守承諾,這都是始料未及。

這場戲的設計不僅沒有“痛打洋人”的過癮和渲染,相反,要是這場對打時間不是預先設定的三分鐘而是五分鐘的話,葉問就真有可能被邁克所擊倒。這是一場反高潮設計,一直無敵的葉問在邁克連連使出重拳並將他擊中令其馬步不穩、踉踉蹌蹌,幸而三分鐘限時到了才令他不敗。葉問護校,未必就是英雄,因為事情畢竟涉及其子在該校就讀有關,其行為可被視為護犢;與邁克對打,目的也是如此。可是沒想到葉問的對手是非一般拳擊手,讓人們一下子從欣賞習慣中反過來,葉問幾乎敗下陣來。換言之,真實處境中的葉問也只是一介平民,他是以父親、家長身份要維護兒子有書可讀的需求下才有了護校之舉。盡可能將葉問平民化形象表現出來,去英雄化,還原一個落難香港的平民處境,或許,這才更有可能與觀眾有所共鳴。在時間“幫助”下葉問與邁克勉強打成平手,並無損《葉問》系列“累積”下來的作為功夫高手、強者豪傑的形象,因為這才更真。

在同樣沒有人數眾多圍觀者的張天志“正宗詠春”武館,葉問最終在妻子張永成鼓勵下前來應戰。之前葉問一心只放在愛妻身受病患的治療上,過去習慣了備受妻子伺候的他這時反過來要事事、時時伺候愛妻,對江湖武林中任何事不聞不問。張天志決意挑戰葉問,他根本不予理睬,這似乎是一次“示弱”,惹得武林中人、社會輿論對他進行質疑,甚至認為他“膽怯棄戰”。這樣的描述以及為後來“一戰定誰是正宗詠春”約戰所做的鋪墊,無疑是影片為強化葉問是個好男人的需要。有人認為,因為這段戲吸引了不少女性觀眾,故造就了該片票房高踞。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次突破性的改變。因為動作片從來就是以男性觀眾為主,尤以香港電影中作為主流中的中堅動作類型片。多年前筆者就曾經寫過題為《香港電影屬於雄性》一文。

為照顧患上絕症的妻子張永成,詠春一代宗師葉問過上了為柴米油鹽、煲藥送飯飽嘗人間煙火所謂凡夫俗子的日子。葉問不僅不是那種“大丈夫何患無妻”的男人,他甘願被武林中人誤解,甘願忍受社會上對他“無膽應戰”的污名和嘲諷而在醫院中握著孱弱地躺在病榻上妻子的手,不棄不離。情比名更重,內己的詠春正宗與否,又豈可與身邊人相比?看到這裡或許觀眾中已有人潸然淚下。鐵漢柔情,大抵就是如此吧!

影片中有一段葉問夫婦在電梯中被來自泰國泰舉高手偷襲的遭遇戰。事先埋伏的泰拳高手進行偷襲其實已是殺手行徑,來勢兇悍、招招奪命。在狹窄的電梯內搏鬥,既要保護自己的同時也要保護身邊的妻子,必令自己處於被動,只能逆境反擊。殺手果然欲向張永成施襲,葉問憤然反擊力抗並想法將殺手引出電梯外,為的就是拼搏出去保護妻子、身邊人。

《葉問3》的變,表現在主題和人物塑造在動作類型片方面的突破。動作片的主角不再只是武打最強者,真正最強者是有真愛之人,為兒子不惜憤然護校,為妻子不惜捨命一搏,為照料病中妻不惜甘受污名、甘受同行誤解,這樣一個葉問,不但有別于以往集中在國仇家恨、個人榮辱或英雄豪傑的塑造的葉問或黃飛鴻,亦有異於不畏暑寒苦練功夫而只為復仇的少林故事;也不是驚險盜寶的奇觀或獨闖龍潭的無畏英雄,更非英雄勇救美女,本片的葉問反向性地一改上述情節、形象,甚至是一次顛覆。因為這個葉問是個老實人,是個好男人,甚至被認為有點怕老婆;甘受污名、誤解的同時沒有因此而深感屈憋,但他決非一個逆來順受的男人,而是個說得出做得到的男人,是一個勇於承擔、不怯於挑戰的男人,是個不惹事但又不怕事的男人;同時又是個心柔若水、情深意切的男人。這樣的立意和塑造,卻又沒有離開之前的葉問性格和塑造,自然與之前甄子丹本身對這個角色的認識有關,才較成功地豎起了這樣一個葉問。甄子丹在本片中所演文戲較之前尤多,劇本也對該角色進行了大改造,已很接近去符號化追求。這種變,令《葉問》系列到了本片有了前所未有的叫好又叫座的成就,這是值得欣喜的。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