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情》描述經營嫖妓雜誌的輕喜劇

電影可以說是打破了香港軟性色情電影的一貫作風:如浪漫化的床上戲,close up裸女身體部份,製造各種意淫對話,撩人的情愛激情場面等。整部電影是透過一對年青拍擋古天樂和陳奕迅在報紙色情版幹起一番事業的過程,來說明金錢利益可使人失去自我、愛情,甚至友情。

這部可稱為港產式「性書傳奇」電影。除了加入大量地道的粗口和造愛招式之外,其實是一部相當風趣醒神的社會諷刺喜劇。肥龍(陳奕迅飾)和骨精強(古天樂飾)共同創立了一本「叫雞」(嫖妓)指南鹹書《激情》(一部現實生活中的暢銷雜誌),體現了香港的創業精神。電影很細膩地描寫兩位初哥到妓寨作調查訪問十分傳神,充份表現出兩個未經「世面」的男人對「叫雞」的陌生而又要深入描寫的矛盾心理。正如片中大馬所說,專業者最需要了解兩種心態:一是嫖客、二是雞。電影亦講出搞一本(無論是否淫濺)雜誌的辛酸。專訪、度橋、度文字、影相、趕排版等。可見這部電影亦側面表現出香港人的拼搏精神,不過今次不是甚麼大商家的奮鬥史,而是一本暢銷鹹書的成功史而已。

不離道德教化
全片演得最出色的兩位女角,一是演崔波波的谷祖琳,二是演趙啷啷的何超儀。由於編劇生鬼的對白,使兩人演活了一樓一鳳及骨妹的角色。同樣是講述一樓一鳳的故事,《金雞》表達出一個女人幾十年的風風浪浪,反而《豪情》少了那份滄桑感,側重於描寫肥龍和趙啷啷發生的一段情。何超儀今回演技一流,她那種很土很本能的反應,把一個本地骨妹的形相表現得十分自然。

電影到中後段的發展,是肥龍和骨精強因利害而反面的情節,跟著就是女友離去,雜誌散檔。似乎編劇陳慶嘉仍然不離知識份子的道德教化。在最後的收場,仍然肯定友情的可貴,這種結局的處理手法較為兀突。

電影在處理兩性關係方面,仍然不脫陳慶嘉的「小男人」情意結。當陳奕迅女友質問他到底是否和趙啷啷上床時,陳奕迅堅決地說:「沒有!」。這裡說出所有男人「偷食」的心態。而這段霧水情緣亦無疾而終。電影似乎還是一種大/小男人的心態。「我是嫖客,你是雞。」就算發生真感情,亦不會開花結果。陳奕迅最終返回一個「合乎身份」的女友身邊,趙啷啷的獨自離去,亦代表她作為妓女的一份專業精神,賣身不賣心。

電影充滿很多抵死幽默的對白和場面,相當地道草根。對本地色情文化的反映相當傳神。如果撇開道德意識批判,這部電影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所謂時事故事電影,不失為一部相當寫實而輕鬆的色情電影。電影狠狠地批判出版社(不論發行教科書或色情刊物)的高度商業化的兩面獸運作。然而,對整個社會的嫖妓行業的普及化,卻沒有太多的偽善的謾罵,這亦是本片的一大特色。

電影似乎帶出一段很大的訊息,就是現代社會甚麼都可以商品化及市場化,甚至叫雞也需要市場推廣,《激情》這部鹹書正是滿足大眾嫖妓的市場需求,嫖妓已日趨普遍化亦是不變的事實。反而人類的天性是永遠不改變,如好色、利害衝突、真愛、友情都是恆古不變。在事業和個人情操兩難全的情況下,人只能做到不害人而利已。電影雖有意利用真實個案的一份色情雜誌的興衰作警世教化,但好在不會滿口仁義道德,在高度物質商品化的社會中,講道理亦不可以一成不變了。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