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城賽果二三事 CANNES FILM

康城影展今年慶祝七十周年,競賽影片的質素卻比去年遜色。Netflix 因有兩片入圍而鬧出戲院商群起抗議的風波,正好反映了康城巧婦難為無米炊的窘境。事實上奉俊昊的《玉子》(Okja)和諾亞鮑伯的《馬家逸事》The Meyerowitz Stories (New and Selected) 都口碑不俗,在《銀幕》的影評人評分表中處於中上游位置。今年只有十九部片角逐金棕櫚獎,即加入了兩部Netflix片仍填不滿二十部的配額。

事實上,影展最令人期待或教人驚喜的作品,都來自競賽節目之外。不算電影的有艾力謝路依拿力圖的虛擬實境裝置(virtual-reality installation)《肉與沙》(Carne y Arena),短短六分半鐘把觀眾投入茫茫沙漠之中,與一行偷渡客一起體驗被邊防警察直升機追捕的滋味。還有大衛連治26 年後的第三季《迷離劫》(Twin Peaks)首兩集,以及珍甘比茵的《迷湖劫》第二季《中國女孩》(Top of the Lake: China Girl),都是分別為Showtime 及BBC 製作的電視劇。

競賽以外之作反見驚喜

電影方面,基阿魯斯達米的遺作《廿四格》(24 Frames)固然沒有令人失望,但更大的驚喜來自年近九十的艾麗絲華妲。她與年輕攝影師JR 合導的《臉與鎮》(Faces Places),記錄他們二人與巨型攝影車到訪不同的法國鄉鎮,為居民拍照放大成巨幅相紙貼在外牆上;副線是她與JR 從結識到合作的因由、友誼和默契。全片充滿奇思妙想,既有趣又感人,華妲親手剪接的節奏如行雲流水,沒有一丁點老人的暮氣。片末登門造訪高達一場,更令人拍案叫絕。

正因沒有太明顯鶴立雞群之作落選,本屆康城的賽果看來也比較正常。兩個大獎得主儘管各有瑕疵,卻可說瑕不掩瑜,各有可勝之道。比較奇怪的反而是今年加設的「七十周年獎」,頒給了妮歌潔曼,卻不像上次六十周年獎頒給吉士雲仙般,指明得獎作品是參賽的《迷幻公園》;或像前次五十周年獎頒給埃及導演尤昔夫沙軒般,說明是終身成就獎。唯一的理由,當然是她今年共有四部演出的作品參展,其中兩部主演的更在競賽之列。她在《聖鹿獵殺》(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裏演專業人士中產家庭的人妻和人母,在《魅惑》(The Beguiled)中演女子修道院的主管(巧合的是二片的對手戲男主角都是哥連法路),皆自然流露出阿姐風範,也被捧成影后的熱門人選。偏偏該二片已分獲最佳劇本獎及最佳導演獎,最佳女主角獎又被《飛來橫禍》(In theFade)的戴安古嘉奪去,給大阿姐頒一個籠統好聽的「大獎」,未嘗不是一個令她好下台的折衷之法。

女導演太少女角太被動

戴安古嘉在《飛來橫禍》中演丈夫和小兒命喪新納粹恐怖炸彈襲擊的少婦,從痛不欲生到法庭審訊,再到私人執法討回公道,由頭帶到尾完全一副博獎的姿態。儘管是她首次用回母語(德語)演出,其實只是中規中矩,能夠突圍而出,可能要歸功她那個強悍的角色了。評審謝茜嘉謝西婷事後在記者會直言,她覺得參賽片中女導演太少,女性角色太被動;另兩位女性評審瑪倫阿德及艾麗絲驟依亦同聲附和。古嘉這回演一個德國豪放女,與土耳其裔丈夫獄中結婚,酗酒啪丸紋身落落大方,那種主觀能動性可能給她們留下深刻印象吧。同理,蘇菲亞哥普拉重拍1971 年唐薛高導演、奇連伊士活主演的《獨行俠勇闖美人關》(The Beguiled) 而成的《魅惑》, 能奪得最佳導演獎也可作如是觀。影片雖說是把敘事角度從男主角(美國南北戰爭期間一名受傷的北軍)轉到眾女角(七名獨處南方大屋的老師和學生)身上,但只是突出了諸女的春情蕩漾,結局的主客逆轉也頗為兒戲,遠不如原作的鏗鏘有力。但康城此獎頒給一位女導演,只是有史以來第二次( 而非瑪倫阿德記者會上說的第一次——1961 年的得主是蘇聯片《火紅年代紀事》的女導演Yuliya Solntseva),對謝西婷她們來說,絕對有平權法案糾正歧視的作用。

另一位參賽女導演蓮妮韻詩的《你從未在此》(You Were Never ReallyHere),以非一般手法拍一個內心傷痕纍纍的退伍軍人轉當殺手,受命往火坑拯救雛妓的故事,固然沒有溢美者以《的士司機》來比附那麼厲害,大量閃回也有故弄玄虛之嫌,但以導演手法來說,卻肯定比蘇菲亞哥普拉的荷李活主流拍法更大膽和富新意。可惜這是部完全由男主角主導的電影,不符評審獎勵女導演的原意。但它肯定也有不少支持者,所以能連奪最佳男主角(祖昆馮力士)及最佳劇本(與《聖鹿獵殺》分享)二獎。這也是上屆《伊朗式遷居》得獎的翻版——康城規定只有劇本與演員獎可為同一片所得,於是這種組合往往成了失落較大獎項的補償。

最易賺取評審歡心

記者會上評審主席艾慕杜華被問到,以他一貫支持同志(LGBT)電影的立場,為何以八九十年代「發揮力量愛滋聯盟」(ACT UP)為題的《心跳120》(BPM — Beats Per Minute)竟然只得評審團大獎時,立刻強調他(及多數評審)對該片的熱愛和支持,說到片中主角其實是救了不少人性命的英雄時更一度哽咽。頒獎禮上此片導演上台領獎時,更一度全場起立鼓掌,其得人心若此!看來這種不求花巧的平實拍法,一旦結合激動人心的題材,最易賺取多數評審和觀眾的歡心, 去年堅盧治的《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能贏得金棕櫚獎,也是同樣的道理。

不過今年令《心跳120》功虧一簣的,就是遇上《方格》(The Square)這樣的對手。勇奪金棕櫚獎的後者,比前者的「感人」更勝一籌的,是它既有嚴肅的題旨,又有機智幽默、辛辣諷刺的喜劇筆觸。記者會上艾麗絲驟依便讚它「聰明、機智、好笑」,成功令人發笑的喜劇永遠討好。不過艾慕杜華其後的補充更是可圈可點,他指出影片探討的一個重要主題,是當代流行的「政治正確專政」(片中一條嘩眾取寵的藝術展覽宣傳片被圍攻,釀成公關災難),又拍得充滿想像力。這與謝西婷那副開口閉口都是女性平權的PC 嘴臉,真是相映成趣。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