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港片化」打低「香港製造」

九七之後,香港好像各方面都出了問題。港產片市場萎缩更早於五年前開始,一年來頹勢自然加劇,幾至不可收拾的地步。傳媒每談及「港片之死」,最常見的論調是指港片質素太差,被荷里活片壓倒及觀眾離棄是咎由自取。那些寧買翻版VCD,|也不購票捧場的觀眾更是大條道理:「港產片不值五十元的票價!」另一個相輔相成的説法,是觀眾的水平提高了,港片質素卻原地踏步,理應被市場淘汰。但我相信,事實並不是這麽回事。

香港影壇無疑有極多陋習,港片確有不少粗製濫造之作,但這種情況已存在多時,一點也不影響八十年代影市一片好景。正如傳统粵語片踏入七十年代的袞亡,也絕非七日鮮被製作精良的國語片淘汰那麼簡單。

我實在懷疑,認為港片水準追不上觀眾進步的評者,有多少是做過調查研究得出結論,而非由於過去蘢統的印象使然?他們可能代表的是一批要求較高的觀眾,從來都不是港片的忠實擁躉,應早已敬而遠之。否則他們當會發現,港片市道滑坡確令不少影人痛定思痛,投機苟且的態度有所收斂,港產片的「平均水準」比以前只會更高,不會更低-當然,庸作劣作永遠都佔多數,古今中外(所有市場經濟下的電影業)皆然。

另一方面,普羅觀眾的水準卻不會比以前更高,只會更低,或起碼沒有真正進步過。他們對荷里活片趨之若騖,除了因為製作較大、特技奇觀更「抵睇」外,更因荷里活主流於九十年代的「港片化」,口味容易一拍即合。

荷里活受港產片的影響,—般人都著眼於吳宇森、周潤發等人的動作片備受讚賞,隨而人才被羅致吸纳。殊不知更根本的影響,在於一些港片觀念的入侵。例如我們時常詬病的為求綽頭堆砌、場面熱鬧而犧牲情理、劇本馬虎的缺點,不少荷里活大片竟照單全收-但在雄厚資源和先進科技的支持下,缺點也變成特色了。

像暑期的《絕世天劫》(Armageddon)和《轟天炮4》(Lethal Weapon 4),情理不通「做戲咁做」的程度可謂空前,卻無損其「無腦」得來過癮的通俗娛樂性。石琪更指出,前者像港片以前的「五福星」,後者則像《最佳拍檔》或「雙響炮」等孖警喜劇,都是走爛撻撻的「麻甩」打笑路線,非常大男人主義;諷刺的是,這種港式麻甩大眾趣味,在港片反而日漸失傳了。

《轟天炮4》有李連杰演反派,在港自然更增吸引力,也替這個「荷里活港片化來強攻亞洲市場」的趨勢,下了一道明顯的註腳。由此可見,觀眾轉捧荷里活電影的場,並不是由於品味提高了,而是荷里活片比以前更合他們的口味。他們也不是真的放棄港片,只不過觀影模式改為翻版VCD而已。

普羅觀眾觀影習慣的改變,完全符合他們作為精明消費者的行為模式。港片市場的盛衰,跟影片或觀眾的水平高低,從來沒有太直接的關係。

暑期港片《風雲雄邪天下》的票房一枝獨秀更勝西片,但不少評諭對其成績都甚有保留(如人物和劇情的公式淺薄便備受揶揄),正好再次突出了高調評論與普羅觀眾之間的鴻溝,一向影片賣座與是否「好戲」,兩者之間並無必然的關係。

當然,港片近年弱勢畢呈,原因之一是失去了某種「時代精神」,觀眾再也無法集體中取得強烈的情感共鳴。八十年代香港社會的危中有機及自信爆棚,六四後的焦慮恐慌及克服九七的狂想,港產片都曾一一加以反映、投射及直洩。想不到九七前後,反而像迷失方向無所適從。像《風雲》致勝之道,其實不過是「師夷之長」-《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所揭橥的數碼電腦特技效果—而非電影與社會人心息息相關,寧不悲乎?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