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忘記江湖

導演黃精甫和編劇杜緻朗均是首次參與主流電影製作,經驗稚嫩可以想像,因此實在不能對他們有太高的要求。

但是這齣「包裝出色,故事薄弱」的大卡士江湖片,卻又有太多的毛病,教人不吐不快。故事明顯是想描寫江湖男人的情義,可是偏偏未能讓人感受到「就哥」和「左手」之間相濡以沫,生死與共的兄弟情。

原因何在?目前的敘事結構,把兩個主角的年輕歲月和長大成人的時空並置發展,是全片實驗味最重的元素,卻同時削減了刻劃手足義的空間。因為時空局限在兩人「上位」前後的年代,沒有篇幅去描述「就哥」和「左手」如何由小混混變成獨當一面大哥的過程。

《江湖》另一個先天劣勢,是這個類型已有太多佳作在前,除非編導能提供嶄新角度,否則難以殺出新血路。可惜它由場面設計、鏡頭運用和攝影風格,均充斥著別人的影子。

找來陳冠希和余文樂飾演年輕版主角,免不了被指仿效《無間道》;劉德華和張學友做黑幫兄弟,令人聯想起《旺角卡門》;余文樂和YoYo的半夜情,畫面和場景帶著《重慶森林》、《墮落天使》和《花樣年華》的味道;YoYo離開公寓房間,走廊中遠去的背影,又像是法國片《無可挽回》女主角獨自步入行人隧道;雨夜大屠殺|則是把《江湖吿急》彭敬慈行弒梁家輝一幕放大。

導演黃精甫在前作《福伯》凸現的獨特個性銷聲匿跡,倒是「低成本」效應十分清楚,像場景「少得就少」,及讓兩個男主角坐在餐廳演出大段戲。

但是不得不讚,《江湖》是提拔後晉的模範。群星拱照新人,可能是為影圈培育接班人的最快捷方法。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