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頭收拾舊山河

《新警察故事》相信是成龍從影港片以來的代表作。

縱使影片充滿80年代港產片的缺點,像為了炮製硬滑稽和煽情戲而不避誇張失實的情節,但是成龍的突破演繹,及故事處處透出對千禧香港現況的悲情投射和比喻,足以令它成為2004年度最重要的電影之一。

成龍今次不再扮演英明神武的英雄,而是充滿心靈創傷的頹廢警察,因為一次錯誤而自暴自棄。後來在女朋友楊采妮及小子謝霆鋒的鼓勵下重新振作,親手收拾自己遺下的爛攤子。

《新》描寫挫敗英雄重拾信心這個主題,跟香港自回歸後陷入空前信心危機的社會實況互相配合。成因為過份自信,以至連累手足全軍覆沒,幾至不能翻身。後九七的香港一落千丈,不也是因為回歸前過度樂觀,自我膨脹至失去理性,才有後來一連串的金融樓市泡沬爆破危機?成龍與楊采妮別後重逢及拆炸彈兩場戲,對白和感情描寫頗深刻濃烈,配合他恰如其份的悲情演繹,呈現成龍電影罕見的感人劇力。他跟謝霆鋒的關係仿是前輩提拔後輩,但是更似一對父子。

片末交代兩人的認識過程,畫龍點睛地道出電影另一個主題,即九七前後,中國和香港這對父子的恩怨情義。片中匪幫均是富有人家子女,「二世祖」不知民生疾苦,與上一代關係疏離決裂,正好反映今日香港和祖國的關係,社會內部的隱藏矛盾。

最後悲劇英雄與歷劫美人排除萬難走在一起。一個心靈受創,一個玉顏破損,依然不離不棄互相扶持,象徵「待重頭收拾舊山河」的積極態度。雖然人事全非,但是精神不死!

恨鐵不成鋼!上一代對下一代的期望,及父子恩怨情懷,貫穿《新警察故事》。當中明顯有香港人對中國的愛恨投射情意結,並且早已流露在導演陳木勝雜作。

《我是誰》隱喻後九七時代,中國/香港作為一對父子的矛盾關係;《特警新人類》則描寫放洋青年罪犯與香港新生代警察對壘,借警匪類型片抒發對英國殖民地時代的眷戀和大陸的不滿情緒。

《新警察故事》把這個情意結進一步提昇,但是焦點回到香港社會內部矛盾,跟過去兩年本地接連發生重大社會事件肯定大有干連。

千禧香港何去何從是九七回歸大限以後,最緊扣港人心弦的關鍵問題,其中包括中港兩地關係,及本地新一代能否接班。

可惜上一代(成龍/父親)難敵遲暮,新人類淪為歹徒,以至影片呈現的答案是悲涼的。子弟憎恨當警察的父親,把糾黨打劫當作是電玩遊戲,比喻兩代鴻溝及批判新生代沉迷電玩,無所事事。編導甚至安排吳彥祖死在警察(父親)手上來比況六四天安門事件。(或者有人會認為我是無限上綱,但是這場戲真的沒有這個意思嗎?)

影片對新生代不爽的態度,跟早前爾冬陞的《旺角黑夜》不惜殺死一對忠奸青年(恰巧也有吳彥祖演出),那份狠批和嚴厲不遑多讓。

雖然如此,陳木勝和成龍最後還是愛惜下一代的。片末陳國榮對目睹大陸父親橫死的鄭小鋒的一番話,是全片註腳:「細路,呢個世界好唔公平,你大個就會知道,比心機做人吧!」

昔日豪情壯語,今天諄諄善誘,恰似燦爛歸於平淡,英雄做回常人。背後是世故中年的幾許唏噓無奈。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