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關女性自覺的電影

張艾嘉的電影一向有一個特色:就是電影主要以女主角作為故事的情節和感情發展與基點。如《最愛》(1986)、《莎莎嘉嘉站起來》(1991)、《心動》 (1991)、《想飛》(2002)等。她的女性故事充滿對女性細腻而多樣化的性格描述,尤其女性在兩性關係的處理和獨立自主問題考慮方面,尤為特出。她的電影以女性觀眾為訴求。甚至有評論者認為她的電影是一種替傳統女性發聲、提倡一種女性自覺和獨立思考的女性電影。

筆者嘗試從張艾嘉的近作《20 30 40》的故事情節和人物塑造,來探討一下這部電影是否可以稱得上為一部女性自覺的女性電影。

電影基本上是延續張艾嘉的《心動》的故事人物。20歲的小潔(李心潔飾)雖參考自李心潔的一段往事,但其實小潔的天真和率直,就等如《心動》中的小柔的性格。小潔由馬來西亞獨自跑到台北,想出名,想當明星。她代表少女時期的純真。她和另一個女子發生的矇矓感情,其實是女孩子間常會發生的「情」。友情和愛情的界線對一個未入世的女子來説,並沒有很大的分別,只要付出直率的感情便可。這個情節亦出現在小柔和好友陳莉身上,不過兩部電影都忽視這個問題。

30歲的想想(劉若英飾)是代表普遍想找尋真愛的女子。她的弱點是太多心,太多選擇;加上童年母親一直灌輸的信念:「世界上無個好男人!」,使她對男性一直保持距離。她不斷在眾多的男朋友之間尋找真愛,但卻又不敢肯定和全情投入。這正好等如《心動》中事業有成的小柔。事業型的小柔不接受金城武的愛,並不是不愛他,而是她再不會毫無條件地付出一切。無論想想或小柔,都不想受到傷害,自由自在可能是逃避感情的藉口。但小柔和想想基本的不同是:小柔可以沒有感情而全情投入事業,她根本不需要一個歸宿。想想雖然外表很硬朗,而且選擇多多,但她最想找到感情歸宿,免她無法安頓下來。在這點上,想想是比較傳統的一個女性。她的心結是找一個愛她的男人,問題就好像解決了。然而,她對各男友的感情處理,是一個歷練女性的處理手法嗎?她無法接受自己的獨處,而終日渴望來自各方男友的電話。那種毫無自主及安全感,昭然若揭。結局安排她在無意中找到一個體貼而處事有決斷力的男人。記著,是因為那個男人夠決斷力,不像想想以前男友(不是性格太衝動,就是太優柔寡斷)。想想對婚姻及真愛憧憬,其實沒有太大的女性自覺成份在其中。真愛或尋找真愛,是她夢寐以求的事,難道這不是《等愛的女人》的其中一個版本嗎?

40多歲的Lily(張艾嘉飾)可以説是三個女性中,最符合現實的女性形象。滿以為自己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和自己心愛的花店,怎知後來發覺丈夫根本有另外一個家,於是生活從此起了變化。離婚後的她不斷想認識另一個意中人。不過都是一些泡沫,不是任賢齊這類男人太年青,就梁家輝這類男人太多競爭。最後一段最為精采,Lily一個人輕輕鬆鬆地在早上跑步,她不再為尋尋覓覓而煩惱。她真正變為自主獨立的女性。正如《心動》中最後一段中,成熟的小柔亦由張艾嘉自己擔演_講出這個年齡的女性那種悠然自得。

《20 30 40》雖然是講三個女性的故事,她們在片中互不相涉,只有在幾個場面裡其中兩位在同一時空中生活或環境,偶有碰過。但其實可以理解成是同一個女性在不同年齡階段的心理變化。小潔代表美麗青春,想想代表迷妄的成年,Lily代表解放的成熟。跟《心動》透過小柔由十多歲一直至四十多歲一樣,道出女性少女成長及至成熟時期各種心路歷程。

雖然有評論者認為這部電影,真正能夠從多角度表現女性的情感世界。但筆者認為這部電影的觀點頗為傳統。小潔對同性戀的疑幻疑真,表現為對友情的一份過溺,而不是真正面對,導演有意將整個問題淡化為「少女無知」的表現。

想想反覆不定的等待真愛和周旋於不同男友之間的困擾,完全是對自己不能面對獨處所致。她對異性的戒心和玩弄,比誰都嚴重。這説明問題不是她找不找到真愛,而是她一直懷疑真愛。最後出現了一個理想的結果,她找到了真命天子,而且更能填補了她的心靈空虛,做了別人的「代母親」。這種結局,只不過是一廂情願地滿足了想想的夢想,而非成就了美滿的兩性關係。如果那個男人只想為女兒找一個替代媽媽,而不是付出真正愛情的話,想想會變成怎樣?反觀,張艾嘉飾演的Lily最能表露中年女性的感情反應。到了這個年紀的女性,已沒有少女的激情和建立自己圍牆的耐性。她會毫不避忌地表達對異性的興趣,但她亦知道自己的不足之處。她不再幻想太多不合自己年齡和性格的伴侶。雖然她可以和不同年齡的男性有性關係,但她一直自覺自己的選擇而不會抱怨自己或對方。這才是真正一個成熟女性的意識和獨立。

雖然,我們並不可以強求這部商業電影要成為替女性獨立發聲的電影,但如果説這是一部有關女性自覺和意識的電影,筆者是有權問這部電影到底想帶出怎樣的女性訊息?在這點方面,張艾嘉似乎仍然困惑於應否拍一部女性電影還是彰顯女性問題的電影。張艾嘉這種以女性為題材的一貫表達手法,是否已走出了男性的意識價值觀,來展示了女性的獨立意識的女性電影呢?似乎還有商榷的地方。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