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迷幻藥

《千杯不醉》、《早熟》是導演爾冬陞的自資作品,他既然當了出品人,難免會心思熟慮才踏出寸步。如何在商業創作與個人風格之間遊走正是他所要面對的考驗。起用了吳彥祖和楊千嬅這雙令觀眾受落的《新紮師妹》情侶組合,在在意味著身兼老闆和導演的爾冬陞比以前更重視市場和票房,顯然他心知今日的本地電影圈可能已容不了多少實驗式電影。

有了具知名度的明星助陣,其他地方自然要慳錢省力,這樣做才能達致低成本高效益,所以不難發現影片來來去去都只是在火鍋店、小餐館和女主角家中三個地方取景,攝影機也常在固定位置進行攝錄,只是導演巧用剪接不停調配畫面,令故事情節在三大場景裡穿梭。

爾冬陞總喜歡在他的電影裡吐一吐苦水,談一談做人原則,在刻劃《千杯不醉》的主要人物時,他套用了「底線原則」,小敏(楊千嬅飾)、米高(吳彥祖飾)甚至是配角九哥(方中信飾)都有一條做人的底線:小敏遇上性感啤酒女郎搶客,也不願行性感,皆因尊嚴大過天;米高要燒真真正正的法國菜,經營有法式風情的餐廳,所以不肯為了盈利為了客源退而求其次,就是這種固執使到他的事業發展不順;九哥雖喜歡小敏,但被她逼吃法國菜,已越過了他的愛情底線,他寧放棄,也不願為難自己。往往就是這條做人底線形成了因果關係,決定了各人的取向和命運,同樣,各人的底線有異,產生了衝突,除了有助劇情推進,也令故事人物之間的關係出現了變化。小敏懂變通,所以搞早餐店搞得出色;米高依然故我,不理會市場因素而搞生意,註定失敗,兩人性格相異,在處事手法上出現分歧,令感情無法進一步,這種建基於人物性格的故事鋪排顯得合情合理。

另外,醉是一種暗喻,小敏不醉,米高易醉,足已構成面對現實和逃避現實的強烈對比,截至此部份,都可見到劇本的紮實之處,爾冬陞在故事情節與角色關係處理上顯出他應有的功架。

《千》片終歸是愛情喜劇,米高的廚師夢未有畫出彩虹,就要讓路給羅曼蒂克的愛情。米高脱離富婆的魔掌後,竟返回小敏身邊,這個電影轉折位來得太牽強,缺乏説服力,轉而沉醉愛情,其實同樣是醉,同樣是逃避,米高這個角色沒有經一事,長一智。最後,影片還要硬來一場搶車示愛場面,這種不顧一切的行為既不合情理,又不合法,完全是反智的做法,大導演不惜為了票房,為炮製浪漫而拉低了自己的底線,真教人慨嘆。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