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縱情遇上活潑

同樣號稱大聖,齊天與情癲是兩回事。動畫《大鬧天宮》講的是《西遊記》故事,但連一丁點唐僧和如來的影子都沒有,在《情癲大聖》一片,情況剛好相反,孫猴子只是片頭片尾的過場角色,主角是唐三藏,他也在天宮大鬧一場,為的是情,在劉鎮偉的鏡頭下,唐三藏是一個情僧,面對愛情時比他徒弟孫悟空更有勇氣。

演這位情僧的謝霆鋒,在片中他除了一身細皮白肉令群妖趨之若騖外,更多時候是和醜陋妖精糾纏,或是不論願不願意都要操起金剛棒,和神或妖廝殺一番。2005年聖誕節謝霆鋒有兩部大片打對台,可以見到他的人氣之盛,而其外形也的確適合演一個萬人迷的情僧。不過,他和蔡卓妍在片中的表現都顯得過於平板,阿Sa是她一貫的神態語氣,唐三藏也是平常的謝霆鋒表情,沒有了劉鎮偉前作反轉角色既有形象的妙處。

曾經有人説過,看劉鎮偉的電影要有豁出去的勇氣,把對合理劇情的要求放下,全心投入他縱情的世界。對我來説,他的電影世界往往把王家衛電影中一本正經的人物,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反轉,看着我們熟悉的演員,在他天馬行空的戲謔世界之中談愛,有種令人舒心的快意。可能是因為兩位主角的緣故,《情癲大聖》於我沒有劉前作眾星交錯給出的化學作用,或是因為他們平時的戲路都已是這樣「活潑」,來到劉鎮偉的電影世界已經沒有了新意。

説上面那番話可能是表錯情,《情癲大聖》賣的應該是特技。外星人來到西遊記世界決戰樹妖、南天門大戰水墨四大天王,眾多場面用上了電腦動畫,而金剛棒在片中也變成無所不能的萬用機器,甚至可以化身成《22世紀殺人網絡》(Matrix, 1999)中的戰鬥機器。但總是不太接受日式CG那光滑的質感,要和劉鎮偉率性的電影世界配合,可能還是十年前他的《西遊記》那顯得粗糙的土炮特技更有感覺。同理,久石讓的配樂走激情邊漾的路子,落在片中就顯得重了,又或者導演這次就是想要大家哭起來?

當然編導還是聰明的,《情癲大聖》除了和以往一樣開王家衛的玩笑,把其他電影(如《蜘蛛俠》(The Spiderman, 2002)、《功夫》)拿來諧仿一番外,更多的是在把玩前作《西遊記》十年來在內地發酵的成果,當孫悟空説到:「曾經有一段真摯的感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失去了才追悔莫及……」唐三藏截住他説:「不要説了,現在人人都會背了。」對於創作「金句」編導是下了不少工夫的,像「你我邪正不兩立,我邪氣凜然,正氣不侵」就頗能博人一粲。但去到情深之處,説起「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你站在我面前……」這樣文縐縐的句子,其矯情又和全片的遊戲味道相衝。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