説到底只是個愛情故事

蔡明亮的鏡頭是表現主義的。演員的表情、背景、音樂、色彩、舞蹈(尤其精采)全是為了表達個人感官力量,也因為這個原因,《天邊一朵雲》帶點唯美的色彩,鏡頭像被撕碎了的布,但一幅一幅連起來,卻合情合理,彷似在無言無言之間,竟然有了對白和節奏。

説到底,《天邊一朵雲》是一個愛情故事。蔡明亮運用了長鏡頭夾雜歌舞的方式,去表現男女主角的愛情失落,也延伸至落寞和孤獨等常見的主題。大量的性愛鏡頭,表現了感情與肉體之間的角力,而角力之中,帶出了「施暴」的話語:這施暴不單是肉體上的,更重要的是感情的雙重施暴──你為甚麼闖進我的世界來?但同時我害怕被寂寞施暴。

蔡明亮的鏡頭便是建基於這種雙重性格上,一方面感情澎湃,但卻注定沒有渲泄的對象──月亮總是只得一半。所以《天邊一朵雲》的鏡頭都是流逝的鏡頭:如男主角自慰,精液從牆上流下來;女主角最後的流淚鏡頭;甚至開場時,昏暗的隧道分岔路,都是無人為始,無人為終。所有的華美都會走向寂滅──箱子永遠是打不開的。

但值得討論的是,電影以誇張的表現主義手法敍事,到底向觀眾傳達一種怎樣的/甚麼訊息?説穿了,故事只是一場愛情的戰爭,結識、甜蜜,最後分離,當中加入了性的雙重性格,也就説完了。大型的歌舞,賞心悦目,但作為交代情節和人物心理,便顯得太坦白。 當然蔡明亮總能給觀眾驚喜的鏡頭(如男主角用女主角的腳抽煙),但在電影的其餘部分,觀眾或許會問一句,需要如此泛濫的性愛場面、刻意瑣碎的細節去打造一個愛情故事嗎?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