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月刊

基阿魯斯達米札記

第一次看到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一九四〇—二〇一六)的電影,是一九九〇年,看的是《大寫特寫》(Close-up,一九九〇),驚為天人,驟看像一部仿紀錄片,其實遠遠超越了這種類型。生活給電影提供了素材和靈感,電影又反過來影響生活,到頭來真幻難辨,簡直就是莊周夢蝶,這才悟到:電影原來可以這樣拍。基阿魯斯達米思考真實與虛構,鍥而不捨。那時我剛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任職,為亞洲電影部分選片,不期然邂逅伊朗電影生命力最旺盛的時期,真是幸運。

刊物: 
作者: 
2016年
09月

幽匣之鏡聶隱娘

看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首先看到的還是情,愛情,親情,人間情。小女孩是政治現實的犧牲品,自幼被迫離家學藝,孤獨地成長。十三年後回到兒時的家,桃花依舊,人面全非,小男孩已長成大男人田季安,結婚生子,男歡女愛,當然還幹著叱吒風雲的男人大業。而她,聶隱娘,只剩下點滴湮遠記憶,正常生活離得她遠遠的,十三年前和十三年後,其中的虛空如何連接得起來呢? 她只能寂寞地隱藏著,直到一天,遇上了磨鏡少年。少年心澄如水,他那天生的純淨,將隱娘這面久藏於幽匣之鏡,洗滌得透亮,如同少年以打磨得皎潔的銅鏡,映照出村中孩童天真燦爛的笑臉。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蓬門碧玉》電影與小說兩面看

侶倫的小說《黑麗拉》寫於一九三七年(本文參考的是一九四一年七月出版的同名小說集《黑麗拉》內的版本),情調淒美,極富香港華洋雜處的都市味。男主角以第一身出現,是個試圖忘記/痛苦記憶的「避世作家」,住在尖沙咀奧司丁道(按:現柯士甸道)某公寓,流連於電影院和咖啡店。小說沒提供他的名字,但一九四二年小說改編成的電影《蓬門碧玉》中,張活游飾演的小說家叫于凡,大概取意「氣宇不凡」。于凡性情孤僻倔強,熱愛文藝,喜歡寫作,總愛把「我是為寂寞而活著」掛在口邊,顯然是位追尋浪漫的浪子。隨故事發展,他和女主角黑麗拉由同情而相戀,最後因貧困、命運、時空分隔而步向悲劇的結局。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懷鄉尋父,春夏秋冬——蕭紅在文字與電影之間

許鞍華的《黃金時代》,或許是去年最具文學風尚的作品,她和編劇李檣嘔心瀝血,將蕭紅短暫的一生搬上銀幕,成為一部作家傳奇電影,電影的資料和劇情,大部分亦取自蕭紅不同的散文、小說甚至書信。於是,該電影既是作家生平的撮寫,亦是她文字的速覽。作品的文學性,若要深究,早有不少蕭紅研究的專集,本文只着眼於數個文字與電影之間的差異,稍抒看法。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星星.月亮.太陽》的情感結構

談到易文(楊彥歧,一九二0—一九七八),很多人會立刻想起他的經典《曼波女郎》(一九五七)和《空中小姐》(一九五九),也有不少人會談他的夜總會之作如《桃李爭春》(一九六二)和《月夜情挑》(一九六八)。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民族英雄的新古典時期

這幾年間,香港電影(或合拍片)在大銀幕上,到底上演了多少民族英雄傳記故事?算一算,起碼有以下一些:霍元甲、葉問、李小龍(少年時期)、黃興、秋瑾(且不計富爭議性的康有為)。我沒有正式統計,港片以往應該也偶爾拍過一些歷史題材電影,但像以上那麼頻密,而且,傳記片多數與動作片兩相交混成一種頗為奇異的「民族英雄動作片」類型的,在香港電影史中,好像不曾見過。

刊物: 
作者: 
2012年
01月
Subscribe to 明報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