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訊

《霧夜驚魂》:被忽略的傑作

《霧夜驚魂》是影史上其中一部備受忽略的傑作。它被忽略的程度,尤甚於奧遜威爾斯的《大國民》,上映當年既不叫座亦沒有叫好,演而優則導的查理士羅頓初執導筒受到冷待,自此不再執導。猶幸這部電影沒因此被遺忘,而且得到後世肯定,1992年被美國國會圖書館選入國家電影名冊。2009年法國電影雜誌《電影筆記》邀請影評人及電影史家票選影史百大電影,《霧夜驚魂》就跟尚雷諾亞的《遊戲規則》並列第二,排名僅次於《大國民》。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聲聲慢,沉沉醉

八十年代時,香港國際電影節做過卡薩維蒂的回顧展,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聲聲慢》(1961),非常喜歡。中文片名大概是邁克的手筆吧,將源自北宋詞牌的長調慢曲挪移到六十年代的爵士樂世界裡去,竟那麼貼切。不相信?只消看看片中女主角「公主」和唱着男主角阿鬼樂篇時的兩個片段--第一次在唱片錄音室,第二次在片末的夜店,她一詠三嘆,似唱非唱,倒貼切地把爵士樂的精靈召喚了出來。在卡薩維蒂的電影世界裡,爵士樂不單是一種音樂類型,更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做人態度,因為真正的音樂能解放人心,抵抗庸俗。影片開始時,阿鬼的樂隊正在一所小學裡表演,彈奏的怡然自得,聽的開心投入。

刊物: 
作者: 
2013年
10月

《鐵血神探》

大風雪下法國的一個海邊城市,轟立着一列流線型現代建築物。灰藍的底色蒙上白茫茫的雪雨,迴響着刺耳的風聲。街上四空無人,一輛汽車自大路的遠處駛近,在BNP銀行前停下,三名穿睛雨大衣、戴氈帽的大漢先後走進銀行,一名面有難色的漢子守在車裡。我們和劇中人一樣屏息靜候事態的發展。梅維爾一開場就用影像和音響(而極少用語言)為影片定調:這是當代背景的犯罪片;灰濛冷酷的不單是情調也形容其間的人際感情關係。看下去,甚至警匪的分別、善惡的分野也是頗灰濛的。

刊物: 
作者: 
2013年
06月

蓋世梟雄

提起導演尊‧侯斯頓與影星堪富利‧保加合作的黑色電影,多數人會想起《群雄奪寶鷹》(1941)。拍於一九四八年的《蓋世梟雄》較易被忽視,卻堪稱黑色電影傑作,亦是堪富利‧保加與妻子羅蓮‧柏歌第四次也是最後一次攜手演出。英文片名Key Largo 指的是佛羅里達州最南端礁島群的大礁島,現為潛水度假勝地,離古巴很近,可說是隔海相對。那裡的特色是陽光與海灘,偏偏尊‧侯斯頓給它拍了一部黑色電影。礁島群由跨海公路連接,就是影片一開始,堪富利‧保加飾演的Frank 坐巴士經過的那條公路。一旦颶風侵襲,礁島就形同孤島。Frank 是退伍軍人,前往小島探望陣亡戰友的父親(旅館老闆Mr.

刊物: 
作者: 
2012年
10月

《她的一生》:自然、唯物的神女生涯

高達和當時的伴侶卡蓮娜最瀟灑的一次合作,用十二個不同風格與感覺的段落,把飄零女子的一生勾勒出來。《她的一生》法文原名有一個副題:「一部十二場戲的電影」,每場戲的開首都插入字幕咭,簡單幾句描述了場景和故事,「小酒店,娜娜想離開保羅,彈子機」、「旅館,保羅,《聖女貞德》,一名記者」、「警察,娜娜被問話」⋯⋯冷眼旁觀的調子讓人想到十九世紀法國的自然主義小說。還有,大文豪左拉筆下那位迷惑眾生的神女,正是叫做娜娜。

刊物: 
作者: 
2012年
05月

紀錄片,還是紀錄片

「ifva+ 紀錄片系列」從二零一一年尾橫跨至二零一二年頭三個月份的放映及分享會皆有很不錯的上座,看上去真做到一點推動作用,題目設計時初衷只想做到回顧ifva歷年的一些成績,繼過去兩年回顧了青少年組和動畫作品之後,該輪到紀錄片了。鄺珮詩(ifva總監)也在最後一個分享會結語時,坦白承認有見及近年參加比賽的劇情/紀錄片之間數目差距的比例在擴大中,恐情況惡化,愈來愈少人拍紀錄片,遂帶危機感去處理「ifva+」。然而我們都同意將回顧ifva的目的性放輕,要加入面向時代發展的投射、憧憬,到底是不是一個「方興未艾」的本土紀錄片圖鑒仍未可知。

刊物: 
作者: 
2012年
04月

《狂人彼埃洛》:最後的浪漫

所謂浪漫,體現在個人性格與感情關係,也關乎文化藝術和社會政治等範疇。高達的《狂人彼埃洛》(1965),關鍵詞就是浪漫,正如高達自述:「我想說最後一對浪漫戀人的故事,《新愛洛伊絲》、《維特》及《赫爾曼與陀羅特亞》的最終傳人。」

男主角費狄南放棄安穩的中產生活,和女傭瑪麗安私奔, 經過一些險阻終於逃至一個寧靜的海岸。不過,瑪麗安終究難耐平淡的隱居生活,決意回到往日的犯罪生涯與情人,結果以死亡告終。

刊物: 
作者: 
2012年
04月

agnès’ choice- 上海小姐

奧遜 • 威爾斯飾演水手麥克,遇上烈打 • 希和芙飾演的蛇蠍美人愛爾莎。他想的是帶美人遠走,看日出;她想的, 卻是設計圈套殺死丈夫,得到財產和自由。麥克講鯊魚們相互撕咬的故事,愛爾莎則告誡他:Everything’s bad, Michael, everything. You’ve got to get along with it. Deal with it, make terms。她認定追隨本性就是人的全部,即便本性是條鯊魚。因此,《上海小姐》(1947)中四位主角從紐約到三藩市的航程,也可以說是愛爾莎的黑暗之旅。她與麥克首次見面是在紐約的夜晚,結局也是在馬戲屋的黑暗之中。

刊物: 
作者: 
2012年
03月

戀人母事蠔涌情

這是新晉導演曾翠珊的第二部長片,回到自家村西貢蠔涌,重遇自己的過去,面對父母又核實回憶,是自身成長的檢視和懷緬,同時以原居民角度,微觀村落變化,文化習俗,撫今追昔,重新肯定鄉里情、親情和愛情。

這片比《戀人路上》無疑成熟了不少,無論結構和處理,攝影和美術,節奏和戲味都有不少進步,唐寧的女人味和周俊偉的青春,很襯很搭調,對電影的幫助不少。

曾翠珊嘗試在獨立情懷和商業情趣上取得平衡,亦融合了紀錄和劇情,鄉情和人情,還觸及了回憶及團圓主題,局部雖仍較幼嫩,層次卻蠻豐富,野心亦不少。難得仍保持人在旅途的探索,從海外遊改為本地遊,在私電影的框框中譜出通俗趣味。

刊物: 
作者: 
2011年
11月

七個機會

默片年代喜劇聖手巴士達‧基頓的《七個機會》(1925),大概不及他的《將軍號》(1928)、 《小福爾摩斯》(1924)和《航海家》(1924)那麼馳名(以上三部均名列美國電影學會百大笑片),易被忽略,卻是基頓將一個本來並不適合他一展身手的故事巧妙改造,從一個小岔子開始,終演變成險象環生又教人捧腹絕倒的大逃亡,成就了電影史上出人意表又歎為觀止的經典追逐場面。

《七個機會》本是老掉牙的橋段,主角陷財困之際,得知可以承受大筆遺產,但條件是要在某個限期前結婚,而限期竟然就是宣讀遺囑那天!主角馬上跑去跟意中人求婚,怎料無心之過壞了事情,只好趕快尋找他的閃婚新娘……

刊物: 
作者: 
2011年
11月

Pages

Subscribe to 藝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