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

《麥兜.噹噹伴我心》的頌歌代價

不知對大家來説,甚麼才是麥兜的核心價值?我明白不同人自有相異的期待,由只從角色的可愛造型出發,又或是當中的童心展現,乃至感應內裏無盡挫敗卻又永不放棄的精神等等,人各言殊而執持紛繁憑據而成為「麥兜萌」。但於我而言,麥兜的電影系列,核心價值從來在於噯昧的本質上,那即是不以簡單對號入座式的思維去作出疾聲呼喊,也不以表面的詩意來取替經營上的轉折深度(對「麥兜」系列的追蹤回顧,可參看我在《香港電影血與骨》及《香港電影夜與霧》的分析),可是今次,《麥兜.噹噹伴我心》卻未能恪守以上的「優良傳統」。

刊物: 
作者: 
2012年
09月
#46

我們需要電影評論比賽

電影評論可以怎樣寫,大抵是一個影評人經常自問自省的問題。當然有些「影評人」眼裡只看見資料,例如電影用了多少錢拍;票房如何;拍攝過程中有甚麼內幕消息;導演的創作意圖怎樣(往往由其本人在訪問中透露)等等;把資料鋪滿一篇文章,對他們來說,便是影評。

對於評論來說,資料當然是十分重要的,沒有資料支持的論證,只是無根空談,甚至可能是信口雌黃,網上很多所謂影評便是這個模樣。意見和評論的最大分野是推論和舉證,有時要讓一個觀點成立需要臚列大量影片資料。對電影研究及電影史來說,資料更是不可或缺的元素,能好好鋪陳資料,讓它們「說話」,往往為我們提供極具價值的知識。

刊物: 
作者: 
2012年
09月
#46

《爛賭夫鬥爛賭妻》:賭術作為叙事工具

前有荷里活片《史密夫決戰史密妻》,講述同為間諜的夫妻,由互相隱瞞其間諜身份,到各自為完成任務互相對壘,最後共同對抗組織的追殺,如此的劇情推演,實為夫妻感情成長的過程。電影《爛賭夫鬥爛賭妻》的名字,明眼人一看便知拿該片的名字開玩笑,連海報的設計概念也明顯有該片的影子。惹人聯想,用熟識的形象移花接木來攪笑一番,是王晶一貫的風格,然而,夫妻感情成長的內容線卻又與該片的主題相似,姑勿論抄襲或二次創作,也來得別具意義。

刊物: 
作者: 
2012年
09月
#46

《車手》:熱血青年行我路

當我們説銀河映像第二梯隊的中堅分子,首先會想起「根正苗紅」的多年弟子羅永昌和游乃海,現在不得不提鄭保瑞了。他加盟銀河映像後第一部作品是2009年的《意外》,果然很意外的是,第一,風格上有點遊離,不是純粹的鄭保瑞誇張手筆,又不是見慣的銀河映像風格。第二,片中一隊職業暗殺組內部不和,似乎團隊磨合有點難度。第三,從《軍雞》(2008)到《意外》只是用上一年時間,但兩部電影已頗為不同(一躁動一沉靜),從《意外》到《車手》,卻用上三年時間,風格更變了一變。

刊物: 
作者: 
2012年
09月
#46

《一國雙城》:為浮萍作傳

看張經緯的紀錄片,總能獲得精美的印象。構圖和色調上見功夫,配樂也是精心打造的。在不同環境之下的收音、影機的位置運動等都被他以純熟的技巧控制在好畫面的質素範圍內,因為這些精美的操作,有些場景竟然會有劇情片的氣質,尤甚者要數瑛雪、王小姐和阿雪三個女人在陽臺上紅酒對酌、笑談婚姻的一場:小小陽臺空間,鏡頭要緊隨話語的承遞在各人面上留連來回,這等複雜的現場拍攝,偏偏張氏做得流暢有致,似是手到拿來。

刊物: 
作者: 
2012年
09月
#46

《奪命金》的虛實交錯結構

我一直也強調此時此刻的香港電影要令觀眾重拾信心,首要之務是直面現實透過電影來讓人感受到眼前的香港氣息。此旨並非把作品停留在膚淺的現實主義傾向要求,即使要把八十年代任何成功模式及類型隔代挪用,問題也在於如何重塑,增加了怎樣材料進去,從而反映出此時此地的時化氛圍來。可惜,近年「借屍還魂」的優秀杰作極為罕見,反而從回應現實角度出發的作品,仍偶有所聞也間有出色之作。

現實主義的真真假假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44

台片熱潮與港片因緣

今年可謂是台灣電影的豐收年,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和魏德聖的《賽德克‧巴萊》都取得幾億台幣的票房,令沉戚差不多十幾年的台灣電影市場,突然振奮起來。而前者更在香港做成熱潮,成為至今為止全年華語片票房冠軍,還超越了當年的《無間道》,進身史上香港華語片票房季軍位置,氣勢有望超越周星馳的《少林足球》和《功夫》。《那些年》的熱爆令不少香港電影人馬上計劃開拍校園青春片,這個被視票房毒藥的電影類型。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44

《白蛇傳説》:一心想為人妖圈立法界

《白蛇傳説》與近年重拍的《畫皮》以及《倩女幽魂》同樣,故事依據當年港片版本多於原著,卻突顯故事中的持法者角度。法海和尚的戲份可謂鵲巢鳩佔,比許仙及白素貞更重,成了故事中心人物。

《白蛇傳說》中,世界已變成人妖共處於平行時空中,分歧在於一線間,人與妖相處已不再有太多禁忌,反而是捉妖的和尚或降魔的道士如何「看法」。在九四年的徐克版本《青蛇》,早以此概念來反映當年港區多種族共處,也在人妖情之間加強法海的戲份。現在《白》重申一次,亦同時反客為主,變成法海先行,情則變成只用來壓陣。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44

《喜愛夜蒲》:開放地壓抑情慾世界

男男女女,離離合合,十常八九,愛情故事的套路莫非如此,動人如否,在於故事細節的細心經營。《喜愛夜蒲》用夜店男女的情情愛愛貫穿電影,走的仍然是傳統愛情故事的老路,開始就是眾裡尋她千百度,但人物的刻劃仍見不足,看似兩者走在一起太理所當然。

夜晚對比白天,夜蒲對比工作,晚上往往是都市人白天生活的靜土,讓人忘卻白天林林種種糾纏不清的雜務,《週未狂熱》 (Saturday Night Fever)的主角一入夜,穿起舞衣舞鞋,踏上舞池便成為眾人眼光聚焦的英雄,彷彿變成另一個人。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44

《畫壁》:幻由人作

《畫皮》(2008)之後,陳嘉上推出《畫壁》,兩者除了都是改編自蒲松齡《聊齋誌異》故事,文本上兩部電影說不上有很深的關係。《畫壁》教我想起的,倒是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2006)和徐克的《狄仁傑之通天帝國》(2010),前者關於造反與壓制,後者關於叛亂與上諫,這些都是《畫壁》的重點。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44

Pages

Subscribe to 香港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