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香港電影回顧

詠春

由《黃飛鴻》帶起的近代功夫片熱潮,由於一連串的跟風濫拍,其勢已衰,《詠春》更是這個熱潮的最後餘波。

《詠春》的特點首先是不再模仿《黃飛鴻》講大時代,反而甘於以鄉村小鎮的江湖恩怨、兒女之情作素材,沒有了那些如白蓮敎、清朝大官、穿洋服的富家女等公式化元素。而且由於由女明星楊紫瓊演出,《詠春》自覺地往一個懂武功的女性的角度去發揮。楊紫瓊演的嚴詠春武功高強反而令她無膽入情關,只願過獨身的生活。影片的故事其實是傳統的,楊紫瓊打敗山賊徐少強,便仿似傳統講史演義中的樊梨花打敗薛應龍。

作者: 
1994年

達摩祖師

未看《達摩祖師》之前以為又是一部借題發揮,賣弄拳腳的功夫片。但影片的武打場面其實有限,反而是談襌論佛的篇幅不少。達摩(爾冬陞飾)最初投身佛門,以至後來與梁武帝論佛,頗多襌宗佛理。編導在闡揚佛理方面,只屬浮光掠影,未能做到深入淺出,但導人向善的誠意可嘉。編導能夠以較為寫實的手法描述達摩祖師的事迹,放棄刀光血影的暴力,值得喝采。

作者: 
1994年

暴雨驕陽

《暴雨驕陽》是去年拍得尚算認真的港產電影,而且無論是真是假,它要導人向善的意欲非常明顯,張同祖甚至可説有點苦口婆心,而且簡單直接。黑社會並非英雄豪傑,實際上只是恃勢凌人、姦淫擄掠的一群,對象便是像主角鄧一君般,學業無望,隨時步入歧途的中五學生。電影更找來剛演過《醉生夢死》的任達華,飾演過氣大佬,諷刺味道不言而喻,一反港產片利用社團情義來替黑道中人貼金的積習處理。

作者: 
1994年

錯愛

影評人出身的陳耀成,處女作《浮世戀曲》受到各方好評,又在金馬獎中耀武揚威,使他再接再勵。這次,陳耀成作出了不少商業考慮,不論是取材上(改編自一宗真人真事的案件)、選角上(由一開始考慮到的楊紫瓊到人氣急升的袁詠儀)及拍法上(沒有前作的實驗性長篇大論及較為正經地敘述一個故事)都是。影片亦因正值袁詠儀的氣勢,在香港票房上,取得不俗的成績;但相對地,此片能參與影展及得獎的機會,也因陳耀成作出的「調整」而減弱。

作者: 
1994年

追「健康寫實」的魂──身處九四年回望台灣電影

九四年的台灣電影似乎又去到一個新關口,新|代作品的,令評論界有所謂「新新電影」的專意稱謂,其城市化色彩,儼行將由「新電影」中的鄉土視野脱戈而出;與此同時,市道有「沒有電影工業」的叫喊,在自持不平鳴。時值她最重要的電影攝製機關中央電影有限公司正要慶祝其四十誕辰(1955-95),懷舊璀璨光輝歲月頓成美嘆,這一回大家都湊到台灣六〇年代的「健康寫實」的懷舊去。我以為孤立地去替九四作品作美學探討,又或者今非昔比的一味標榜過去美好日子,都是個缺失的排斥心態,是為立場而辯護,多過是盡心的回顧。往下我試圖去認清自己追迹台灣電影的一個個人經驗,由從前到目前,試圖把握一次時機,去回溯多一點。

作者: 
1994年

醉拳Ⅱ

本片的民族立場毫不含糊,大反派是偷盜中國文物國寶的英國領事及其手下的漢奸走狗。成龍演的黃飛鴻儘管起初是意外捲入漩渦,後來卻深明大義與奸人周旋到底。想當年《醉拳》一片天真爛漫言不及義,到《A計劃續集》(同樣以一各方爭奪的物件推動劇情)以殖民地警察身分,大談港人中立自處之道,再到今天高唱國家民族高調(皇帝玉璽的象徵意義大於一切)及倒打英國人一把,成龍的轉變與香港社會的政治氣候可謂息息相關。

作者: 
1994年

醉拳Ⅱ

看來成龍重拍其七八年成名作《醉拳》,除了商業上的考慮外,在他的電影生涯裏,有着一定程度緬懷舊日的情感投射。為了義助武師協會籌款,請得武指宗師劉家良擔任導演,成龍自己主演,變得理所當然。可是,影片到了最後還是以成龍為主導,劉家良於影片下半部逐步隱退,直至結局那場鋼鐵廠大火拼,已成為成龍電影一貫的個人表演時間。

作者: 
1994年

新英雄本色

王晶九四年意欲回勇之作,凌厲的槍戰場面加熾熱的劇情張力,大有重新捲起英雄片之氣勢。現場收音的效果,更為影片增添了實感。

影片上半部確實拍得氣勢如虹,神采飛揚,只是後半部卻氣力不繼。擺脱不了商業元素是致命傷,總在橋段上扭來轉去,語不驚人誓不休,英雄落難的場面發洩得太盡太失控,煽情場面取代了原本的悲情效果。比起原作,她無疑欠缺了一份紮實而有力的情懷寄托。於是,總在一些重要關口上不能觸動人心,殊為可惜。

當然,王晶在本片亦證明自己求變的決心,雖然未竟全功,還一定程度上值得鼓勵。

作者: 
1994年

青春火花

錢永強自《愛在黑社會的日子》後,作品成績便每下愈況,最關鍵的原因是劇本太差。説一個導演擅長拍「女性電影」有兩重意思:一是精於處理女演員,二是長於塑造女性角色、描寫女性心理。《青春火花》的八名新進女星基本上都演得自然,大家也看得舒服。但進一步要求角色心理多點層次和深度,影片便完全欠奉了。當人物寫得如此浮面,甚至連基本情理亦未搞通(或曰做戲咁做)的時候,便去花錢搞特技、慢鏡頭及杜比效果,豈不是捨本逐末?

作者: 
1994年

94獨臂刀之情

本片明顯是幕前幕後傾力之作,無論優缺皆彰彰在目。大家都肯定編導李仁港對影像的精雕細琢及美術的刻意求工,同時又對影片內容的貧乏感到不耐。其實關鐽不在影像與故事、形式與內容的對立,而在創作者是否有自己的話要説。

作者: 
1994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4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