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香港電影回顧

金玉滿堂

全白色連高帽的西方廚師服飾,在《金玉滿堂》中被描寫為萬眾歸心的身份象徵。

甫開始第一場廣東廖杰(鍾鎮濤飾)師傳與香港龍崑保(趙文卓飾)互相比拚廚藝,二人已穿上這整齊白色廚服:公平、純潔、優秀共榮耀之景致。故事就由此美景之決裂開始。

作者: 
1995年

鼠膽龍威

《虎膽龍威》的成功,是營造了 一種困獸鬥的壓迫感。整齣戲一百二十分鐘,囿於一個特定的環境之內發展,令人喘不過氣來。可是,規限於一特定的環境裡,並不表示可以在製作條件上慳皮或偷雞。《虎膽龍威》頭兩集玩摩天大廈,玩機場,雖然都在同一場景上發揮,但卻顯得氣勢懾人,落足工本,爆炸場面接二連三,飛機大炮一齊出動不在話下,就算在轉景上也是流麗而活潑,令人不覺得沉悶,願意一再追看。壓迫感從來是要靠逐步推進而來,不是一蹴而就的。這種營造氣氛的功夫,荷里活是箇中能手,但相比起香港電影的只求急功,便高下立見。《鼠膽龍威》先天上不能成功,是因為條件實在有限。

作者: 
1995年

特警急先鋒

李修賢在拍了一系列的三級奇案片《羔羊醫生》、《八仙飯店》之後,同類片被濫拍成風,令熱潮急速冷卻,此間李修賢又另尋出路,重返他多年前的正氣差佬電影的首本路線。《特警急先鋒》便是李修賢手到拿來、又一次圓熟技巧的發揮。影片導演雖是林德祿,但風格卻是徹底的李修賢。為了不重複舊有的元素,在大部分電影人都趕緊打「大陸公安」主意之時,李走了去台灣拍港、台差人合作查案的題材,三分二在台北拍外景,這充分反映出李修賢在電影淡市中仍不因循跟風,敢於嘗試的堅持。

《特》片在李修賢的警匪片創作上算不上特別出色,但水準專業,作風穩健,不容置疑。

作者: 
1995年

人約砵蘭街

《人約砵蘭街》呈現了一個很現代的中國人處境問題:夫婦為求移居海外分居兩地,被迫選擇了香港作為鵲橋相遇的地點。而且更是香港的砵蘭街──一個低級色情場所匯集的地方,為故事佈置出一個不名譽的舞台來。

《人約砵蘭街》可說是《人在紐約》的一次變奏,小說上亦有王安憶的《香港情與夢》前車作鑑。正因為它是一個異鄉人在異鄉的故事,才不會惹起觀眾對內裏刻畫香港的表面化有所反感;惟其表面膚淺,才是來去匆匆的過客心理寫照。

作者: 
1995年

烈火戰車:類型片走寫實風格

有目共睹的是,《烈火戰車》明明有一個類型片的框框:主角飛車手阿祖要在落難(被吊銷牌照七年)後重出江湖爭勝,在重傷後意志消沉,在好友身亡後復出挑戰高手重拾信心,在英雄氣短兒女情長間左右為難……再交由劉德華演繹此角,《天若有情》式的浪漫英雄感本來順理成章。但爾冬陞竟藝高人膽大,捨正路而弗由,處處不按類型本子辦事。他的目的明顯不過,就是延續《新不了情》的創作路綫,將焦點放回現實,重心亦回歸人情,藉此抒發他對世情和人生的體會。

作者: 
1995年

夜半歌聲

當年馬徐維邦的《夜半歌聲》能哄動一時,實乃由於它是那個時代的產物:時維一九三七年抗戰爆發前夕,社會黑暗國難當頭,但仍不容電影宣傳抗日。因此該片把背景放在一九二六年(北伐前夕),以反封建反軍閥惡勢力的迫害來借喻,其中包含了多少時代的遏抑,歷史的悲憤。

很可惜,于仁泰今回的改編,完全無視這故事的時代意義,及隨之而來的局限。換句話說,今天重拍只有兩個選擇:要不舊瓶新酒換上新的時代精神(徐克路綫),要不乾脆用嬉戲的態度大mad特mad一番(劉鎮偉路綫)。但新版《夜半歌聲》對此卻好像無動於衷,儼然相信嶄新技術包裝與明星偶像可以無往而不利。

作者: 
1995年

跟我走一回

流離失所浪蕩上路,從旅程上明白自己和別人。旅程完畢,人生展開另一嶄新之頁,這是公路電影在西方令人神往的地方。向內挖的情感,對比起不斷走的身軀,不知不覺間令觀者在不斷改變的環境中,走進旅程的心靈中央,一同承受心思更新的震撼。

西方文化向內尋求,與認清物質世界,化成公路電影的創作動機,核心的精神是個人的轉變。只可惜中國電影一直缺少這類型(當然文化不同不能強求),一定程度反映個人情感一直被長期抑壓,只能透過以古諷今,融情入景這類的手法,方得以將個人體會宣洩。

作者: 
1995年

廣場

張元自八九年從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畢業以來,即膽粗粗地走上了獨立製作的不歸路。罵的管罵,他卻是一部接一部地拍下去,七年裏完成了五部長片,且每片皆見長進,即使是失敗的作品如《北京雜種》,我們也不能不為他的那股蠻勁所動。相對《北京雜種》的歇斯底里,《廣場》顯得態度平和;相對前者的野心勃勃,後者比較量力而為。不求嘩眾取寵,只信手拈來現實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不強加詮釋,卻也提供了很大的想像空間,其開放性一如廣場這個源自西方的城市建築觀念。當然落在中國的政治現實裡,廣場這個名詞已變了質,聞者無不心驚肉跳,難以平常心視之。

作者: 
1995年

烈火戰車:人生的速度

爾冬陞前作《新不了情》叫好叫座,令人對他的新作有較高期望。圈中人除成龍外,爾冬陞是另一位熱愛賽車的演員兼導演。他不但參加澳門賽車,自己亦組成賽車隊和經營汽車精品店。所以,觀眾自然會拿《烈火戰車》與成龍監製和演出的《霹靂火》比較。本片雖不像《新不了情》令人驚喜,但作為一齣以賽車為背景的言情小品,仍屬可觀,在心理刻畫上較《霹》片細腻和成熟。

作者: 
1995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5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