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香港電影回顧

烈火戰車:輕車可過萬重山

爾冬陞磨劍兩年,拍出了最新作品《烈火戰車》,固然是萬眾期待,在淡市中仍收逾三千萬的票房亦叫人欣慰。但評論與口碑,都稍遜他的前作《新不了情》,卻是不爭之事實。

《烈火戰車》雖有比《新不了情》更商業化的包裝:由選劉德華當主角到賽車題材,往往令人想起《天若有情》似的青春浪漫愛情片。但爾冬陞畢竟未肯從俗,打著類型的旗幟反類型。這部《烈火戰車》仍堅持《新不了情》的寫實路線,生活化的劇情與對白,反浪漫反英雄甚至反高潮的取向(如結尾劉德華與吳大維的「決鬥」根本沒有分出勝負),使部分觀眾期望落空是可以理解的。

作者: 
1995年

紅番區

成龍的《紅番區》成為九五年賀歲片的賣座冠軍,又一次證明大路作品及成龍招牌的票房保證。影片當然拍得不差,但無論劇情人物都十分公式,在成龍作品中不算佳作。就以宣傳焦點之一的氣墊船陸上行舟壓軸大場面來說,便連構思也未搞通(無數警車被它橫衝直撞彈開,卻始終無人向它發一子彈)。當然不排除一個可能,是由於成龍拍攝期間傷腳,才出此「下策」用巨型道具取代拳腳硬拚作為高潮。

作者: 
1995年

夜半歌聲

又是新不如舊之歎。九十年代的香港版《夜半歌聲》沒有了當年沉痛的弦外之音,卻換上了自我沉醉的浪漫。當然,導演于仁泰要求的可能亦只限於此,硬要拿他和馬徐維邦比較,無疑有點不公平。大家的野心都不一樣嘛!

可是,……「一段浪漫哀怨,感人肺腑的愛情」?橫看豎看,《夜半歌聲》都只是導演的一廂情願,以及「一位偶像」的自我膨脹。張國榮演繹的宋丹萍實在教人吃不消,輕佻浮躁,顧盼自豪,舉手投足盡是能人所不能的自戀。

也是的,能和小津通靈的,絕對不會是普通人吧。(*)

作者: 
1995年

跟我走一回

作為一齣港片中少有的公路電影,《跟我走一回》難得地有種久違的純撲。導演劉國昌在電影中再次證明,他最適合拍攝一些寫實而帶有感情的電影。前作《哥哥的情人》便是少有的香港人文電影。今次的《跟我走一回》同樣充滿人情筆觸,而少見刻意的堆砌。今次他更大膽的,是嘗試體現中國大陸的人情觀點,片中每個角色都是大陸人,生活環境、風土人情也都發生在國內。這種以香港人角度去觀察大陸人的生活,很容易流於表面,一切隔岸觀光,但現今看來,這種格格不入的感覺並不強烈。整體而言,《跟我走一回》已經創出了一種風格,卓然成家,隨着中國市場的開放,港片的發展應該有更多機會發生於國內,這是一次值得期待的嘗試。

作者: 
1995年

郵差

距離上次看《懸戀》(一九九三)的日子不長又不短,坦白說入場看《郵差》前仍心有餘悸。何建軍上次以精神病院為背景,對正常/不正常,溝通/不能溝通的定見質疑的同時,亦陷入極為晦澀的困局裡,令觀眾很不容易才能看畢作品。

今次的《郵差》,其實在母題上有不少和《懸戀》相呼應的地方,兩者同樣在處理一個封閉空間內的情感流動狀態,而且也是在正常及不正常的灰暗地帶區域徘徊。不過《郵差》的焦點卻較《懸戀》來得明朗及清晰準確,而且更吸引的是郵差的內心活動張力,其實已不僅僅是他個人的問題,在整體的封閉甚至令人窒息的氣氛中,郵差不過是其中一個受害者而已。

作者: 
1995年

烈火戰車:人生觀的投射

先不去說《烈火戰車》的優劣成敗,首先要大加肯定的,還是爾冬陞那份不從主流的勇氣:有這樣的卡士與製作條件(相比起《新不了情》已經是天淵之別),還是不甘心或者不屑去拍一齣純粹的商業片,依舊矢志去建構一個全然自我的電影世界。環顧現今電影圈裏充斥着的搖風擺柳創作人,難得有人對於電影理想如斯執著,愈發使人刮目相看。

作者: 
1995年

Rumble in the Bronx(紅番區)

The film that is set to launch Jackie Chan into the American market. It is, at best, an average Jackie Chan picture. Set in the Bronx (but actually shot in Vancouver), Chan is a Hong Kong cop who is in the Big Apple to attend his uncle's wedding.

作者: 
1995年

夜半歌聲

九十年代重拍馬徐維邦的經典電影,果然帶來「新」角度──對娛樂事業的巨星徹底神話化和褒揚。愛國熱情沒有市場價值,理應放棄。只有獲得群眾熱情支持的天皇巨星地位,才是理應肯定的個人夢想。究其實,《夜半歌聲》是用陳舊的反封建故事、美侖美奐的佈景攝影、廉價的煽情手法、再加一部改編得不倫不類的歌唱版《殉情記》(Romeo and Juliet),來製造一個天皇巨星「復出」的神話。

作者: 
1995年

跟我走一回

張豐毅在此片的感染力,來自他所演的人物背負着一個時代的滄桑。他最大的罪是不能做出一個典範的父親形象,因為不能適應時代的轉變,才被家人判以死刑。

這種被時代摒棄的失落一群,是現時大陸一代父親形象的寫照。還有父親脅持未相認的兒子回鄉祭祖,而最後兒子在墓前聽到藏在地下遠親的聲音,以及父親在暴風雨中提着路燈向鐵路示警,都是近期中港台電影最有意境的場面。最後兩父子在陽光下分手,亦拍得使人感動。

作者: 
1995年

少女小漁

演而優則導的女導演張艾嘉,擅長拍攝從女性角度出發的愛情文藝片。前作《最愛》就頗能捕捉女性微妙的心理變化和對感情、愛情的執着。本片監製李安曾執導《推手》和《囍宴》等反映華人在美國生活的影片,頗受中外觀眾讚賞。本片雖然題材相若,但在寫實中透出的悲情,跟李安的喜劇筆觸大異其趣。

作者: 
1995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5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