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香港電影回顧

女人,四十。:女人四十而惑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說的是男人到三、四十歲時應有的心態,卻沒有指示女人到了三、四十歲應該怎樣怎樣。

以現代社會觀點來看,男人到了三、四十該是在事業上拚搏之年,立的該是立業,而惑與不惑要看他的野心與能力有多大。至於女子,到了九十年代,三、四十而事業有成的也愈來愈多了,但往往又在愛情與家庭方面有所缺失。

作者: 
1995年

影壇新浪推前浪──四位港片女星速寫:母味情人李若彤

若果說男女關係是很大程度的give and take,李若彤的演繹以至角色的性格,都帶着很濃的give的特質,甚至洋溢着強烈的母性特質──一種不太屬於九十年代的東西,是她作為年青女演員有趣的地方。

不知是否巧合,出道的幾部電影如《青春火花》、《飛虎雄心》及《無味神探》,李若彤散發的母性都可謂空前,爾冬陞、容錦昌以至劉青雲,碰上她便儼如貼貼服服的孩子。她內斂又不太老練的演繹方式,有主見而溫婉,堅強卻愛心耐性兼備,有着一份久經歷練的世故和包容,不像像莫文蔚、李嘉欣、袁詠儀等等要以角色,來標榜自己的性格。

作者: 
1995年

鬼巴士

九五年有一、兩部低成本的恐怖片在淡市的月份中有較好的票房,《鬼巴士》是其中一部。影片本身的整體成就其實不足論,反而它在市場中能小兵立大功的特點值得一提,證明低成本恐怖片始終有一定吸引力。這方面做得最好的,當然還是以《七月十四之不見不散》成名的寶耀公司。

作者: 
1995年

妖街皇后

男性胴體鎖不住女兒心,燈紅酒綠尋歡買笑之地,仍有真情真性。

楊凡《妖街皇后》可算是其迄今言志意圖最明顯之作,雖然取了黑街人妖作題材,寫的卻並非其光怪陸離的一面。若要從寫實層面來斥責他沒有站緊政治正確立場,甚至沒有正確處理「人妖」的心態,對從來皆不循寫實路綫的楊凡來說,不啻是個美麗的誤會。

故事隨鏡頭瀏覽黑街開始,慢慢進入一幢人妖居住的小旅館,透過小女孩初入酒店來透視人妖背後失魂落魄的愛情,這一趟超乎常人眼光的近距離經歷,令小女孩一下子長大,亦釋放了她心中對完美男性胴體的傾慕之情。

作者: 
1995年

二嫫

相信任何看過《秋菊打官司》和《二嫫》的人都會指出:後者從故事背景、情節以至題旨,都在在叫人想起前者(周曉文甚至不避嫌到用回《秋》片的兩個男演員在《二嫫》中分飾村長與瞎子二角)。我很懷疑在很大程度上,這份雷同是一種刻意的挑戰。也就是說,周的部分意圖,是把《二嫫》拍成《秋菊打官司》的antithesis。不論我的臆測是否屬實,對比起《秋》片的半紀實形式與風格(大部分情節採用偷拍手法,把職業演員混入真人之間),《二》片的純劇情片拍法,卻頗諷刺地比前者更能拍出真實的味道。

作者: 
1995年

女人,四十。:商業與言志之間

《女人,四十。》的觀眾得見蕭芳芳對精明師奶的傳神演繹,自然不會失望。令人不安的,是他們同時對那些誇張的硬滑稽笑料及港片典型的小聰明對白照單全收,反應熱烈──許鞍華為商業考慮而作的妥協(不惜影響了作品的成績),真的有其必要?

筆者當然對此不以為然,因為一向相信影片只要拍得成功,根本毋須加油添醬強插所謂喜劇調劑。但《女》片的「集體創作」痕迹是明顯不過的,像孫太阿娥這夾在上中下三代之間,事業與家庭兼顧的角色,充滿理想化色彩仍能活靈活現,便應主要歸功蕭芳芳過人的演技和生活體驗。

作者: 
1995年

影壇新浪推前浪──四位港片女星速寫:淡入淡出吳倩蓮

吳倩蓮在香港走紅和受落,很大程度是她打進了香港女星市場的空隙。正當梅艷芳、鍾楚紅、張曼玉在一線女星陣上滑落,她那青嫩的臉孔,的而且確比香港土產靚妹仔李麗珍、陳加玲、袁潔瑩等多了一份單純樸淨。穩守一綫尾二綫頭的劉嘉玲、關之琳、張敏等艷氣逼人,高不可攀,吳倩蓮的單眼皮、厚嘴唇缺點,卻成為她叫人感到親切如鄰家少女的優點。

作者: 
1995年

戴綠帽的女人

《戴綠帽的女人》再次令人失望。我們可以不介意張堅庭完全自閉於中產階級婚姻悶局的題材之內,卻無法不對其懶惰胡混偷工減料搖頭歎息。中產夫妻生活平淡無聊,起外騖之心卻搭上自家妻子的情節,本來有一定發揮的餘地──題旨上可對中產家庭及婚姻制度的危機有所反省,劇情上也有無數錯摸的處境,可提供純電影的喜劇樂趣。

作者: 
1995年

人間有情

高志森自從《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取得票房成功後接連地改編社國威的舞台劇本,先後拍成《伴我同行》和《人間有情》。後者藉《阿甘正傳》式電腦特技,讓現代人跟已故紅星同台演出,不但增添影片的懷舊意味,亦藉此重塑香港人的歷史認同感。

戰後數十年來,香港不少百年老字號逐漸湮沒。源於清末廣州的梁蘇記雨傘廠,亦在一九八六年結束營業,東主梁春發在報上刊登光榮結業啟事,引起香港社會的迴響。杜國威以這段歷史為依據,創作了舞台劇《人間有情》。

作者: 
1995年

二嫫

中國大陸「後第五代」導演其中一個較大的貢獻,是將平民搬上了銀幕。不論是孫周的《給咖啡加點糖》補鞋妹,或黃建新的《站直囉,別趴下》中的鄰居等等,這些平民百姓日常生活瑣碎構成,十分生動地勾勒了大陸的芸芸眾生相。讓平民成為電影的主角,奏響了不再擁抱浪漫的一曲。而這一曲也甩掉了那些深沉的包袱。

電視機不僅是物質的象徵,甚至是鄉村嬗變的體現。艾麗婭飾演的普通農婦二嫫,受到電視機的極大誘惑,不惜一再賣血,將那些零零碎碎、皺巴巴的大小鈔票存積起來,最後在縣城捧回來一架電視機,但是,她卻疲憊得沒有一看「首播」的衝動和興奮了。

作者: 
1995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5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