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香港電影回顧

廟街故事

王晶旗下的猛將劉偉強執導的一部快刀斬亂麻的江湖動作片,影片滲入了多個類型的元素,外觀上令人想起劉鎮偉的《都市情緣》,可是劉偉強較注重鄭伊健和葛民輝一段兄弟情義,而吳倩蓮的一段則只屬旁枝情節。

作者: 
1995年

呆佬拜壽

雖然影片打正是谷德昭的導演作品,但監製杜琪峰的影響依然處處可見,特別是處理影片主角呆佬劉青雲,在經歷了一段呆痴過程,終於認識到自己的真面目的一段情節上,與《無味神探》中劉青雲中槍後,失去味覺嗅覺,以此來對自己過去的行為進行審視的結構,幾乎如出一轍。不過,這類橋段在近期荷里活電影中並非罕見,而香港導演借用的例子也不少(包括鄭丹瑞的《黃蜂尾後針》)。《無味神探》的故事來自一宗真實個案,人物則完全是製作人虛構出來的。杜琪峰嘗試作出個人的突破,可是結局還是回到舊有的動作片格局中,草草收場。

作者: 
1995年

二嫫

艾麗婭飾演的村婦,是野玫瑰和俗女人的混合體。自命文明有教養的仕女可以嫌她俗,鄙夷她的不道德,然而也只有這樣的女子有強韌的生命力,活到地老天荒,那是大地之母的一個變奏。

我們活在一個相對地物質豐盈的環境之中,當然認為不惜日夜辛苦只為購得全村最大的電視,是種悲涼的反諷;然而退一步來想,農婦的好高騖遠又可以有怎樣的「品味」呢?她決計不會想到送兒子上大學之類的念頭。那不屬於她生活範圍內的事。

作者: 
1995年

呆佬拜壽

《呆佬拜壽》雖有大量的小聰明,卻仍不失對某種信念的執着。港產片一向對細節和情理掉以輕心的致命缺點,《呆》片盡量避免了,這是可喜的現象。

在某個程度上,《呆佬拜壽》甚至是靈巧的,擁有香港人推崇備至的所謂「精靈」特質。劉青雲由極叻及極不近人情,轉變為極傻及極可愛,再回歸到極叻而有些人情味,未知可否閱讀為香港人的懺悔?抑或是太過知己知彼的當然保護?

說回劇情方面,《呆》片中的許多細節,明顯有花過心思,希望做到呼應之效,如蟋蟀之鬥、如臭豆腐之爭、如玉鈪之情、不乏佳句,只可惜還是說得太白,沒有玩味的餘地。

作者: 
1995年

周星馳:笑匠背後的笑匠

與許冠文唯一一趟碰頭,是《豪門夜宴》裏大排檔筷子夾雞的對手戲,兩者在明星類型(笑匠)以至演繹方法上也極相近。

周星馳處理喜劇的節奏、個人表現的反應等,明顯地很大程度受許冠文啟發。最信手拈來要算是那種許氏回馬槍式的調侃方法(先出甲、乙、丙三招後,驚魂稍定再來個戊),及許氏演繹方式中的小動作如抽筋(《審死官》封筆前故意推搪),不知所措(《望夫成龍》見工前不經意破壞了接待處的膠花)等,還有是早期的部分口頭禪(「呢處係邊處?」)等。

作者: 
1995年

街坊差人

與《街坊差人》同期,查傳誼的另一部影片《精裝情不自禁》也在公映中。兩部影片都是他曾經有過成功的類型:《情不自禁》是他打響名堂之作,但並非他拍得最好的類型,《街坊差人》則是他自《溶屍奇案》後,同類型片中的佳作。

作者: 
1995年

妖街皇后

「唯美」雖然已是一個用得太濫的詞語,但放在楊凡身上,卻總仍那麼合適。從《少女日記》到最近期的這部《妖街皇后》,他可說是唯美到底,風格相當統一。

說是描寫新加坡這條「人妖」聚集的黑街,他也不採用一般的實錄揭秘式,暴露所謂黑暗面,而把這個角落幻化成一個通透明淨的「人妖舞台」,呈現裏面的悲歡離合。

《妖街皇后》的優點,是楊凡對於妖街內的皇后(變性人或易服癖者)有較大的關懷與同情。雖然同情在政治上不算正確,但總好過惡毒的挖苦與剝削。片中,這批人雖然少不免面目模糊,至少有感覺有感情,亦非如一般人想像般悲慘,原來他/她們也有風光和快樂的一面。

作者: 
1995年

二嫫

湯尼‧雷恩(Tony Rayns)在《視與聲》(Sight & Sound)中,對《二嫫》的軸心有簡單直接的說明:在今日的中國裏,究竟滿足的真正本質是甚麼?

《二嫫》的最大好處,亦在於它的簡潔有力,擺脫了近年中國大陸電影愛用的「國說談寓言」格局,把郷村中求進步的實際情況,具體生動地刻畫出來。

和其他以中國鄉村為背景的電影不同,周曉文並沒有刻意強化郷村本身的封閉性,相反他走向另一端,竭力在微細處顯示出外國資訊和情報點點滴滴滲進鄉村生活來。而這些轉變與人物的活動,也呈現出一種似有還無旳關係,整體上更來得自然真實,把戲劇人為修飾的氣息淡化降低。

作者: 
1995年

和平飯店

繼《大時代》由本來正氣凜然的鄭少秋去飾演丁蟹,來進行「催眠觀眾去認同一個反英雄」的實驗後,韋家輝在《和平飯店》中又再重施故技,通過英雄中的英雄周潤發,去解構/重構類型電影英雄的神話。作為周潤發離開香港前的最後一部電影,《和平飯店》中所提及的「十年前」,不也就是《英雄本色》嗎?《和平飯店》要解開十年前血案之謎,也同時為周潤發十年來的明星形象作了一次反思。

作者: 
1995年

周星馳:為民族英雄

大前提,假定周星馳仍以李小龍為偶像,並在銀幕上對他加以尊崇……

曾經在《龍的傳人》裏,周星馳作了形格上最貼身的模仿:小子出城,跟現代都市疏離,最終以武功提升,作為自我人格和身份的印證,跟李小龍的「故事」十分接近,由於過於自覺於形之認同,反而掩蓋了周星馳經濟發達成長的背景;簡單的假借,已不能成全其李小龍的延續;該片以周星馳桌球檯上大戰英格蘭的韋德作結,民族英雄遷就得很辛苦。

作者: 
1995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5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