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香港電影回顧

好男好女

一直擔心侯孝賢在《戲夢人生》後,如何重新整頓再上一程,《好男好女》作為悲情都市的壓卷作,確叫人鬆了一口氣。

女演員在情感創傷中沉溺無依,卻排演着真人真事的五十年代鍾皓東、蔣碧玉的電影,前塵、現狀、戲夢相互交錯成三度空間,在女演員身上慢慢接軌,過去、現在、政治災難、感情失陷完全融成一體。

作者: 
1995年

墮落天使:創新與重複之間

《墮落天使》是王家衛創新,又同時重複自己的嘗試。其實有哪一個電影導演不是在重複自己?問題是他的新作品有沒有引人入勝的地方。

王家衛的電影通常有幾個「煞食」元素:大卡士、獨特配樂、風格化的攝影和美術造型等等,當然最重要是人物之間錯綜複雜、聚散無常的感情緣份。

《墮落天使》注入了兩個新元素,一方面是形式上採用超廣角鏡,營造奇特視覺效果,另一個是內容上加添了父子情、家庭樂。前者效果強差人意,但是描寫陳輝虹和家人一起吃雪糕,與及金城武和父親的生活片段,卻散發出真摯感人的魅力,為影片掙回不少分數。

作者: 
1995年

冇面俾

論戲本身,《冇面俾》在風格上仍是傳統得很,不外乎是警匪類型的正邪大戰,但成績卻比預期中有趣得多。

全片最富妙趣的,是充滿了出人意表的喜劇感,證明洪金寶仍保持昔日電影中的一貫幽默感,最愛在對白上營造笑料,逗人捧腹,如大班人的聚會時,洪金寳和金城武一句「仆街」,一幕潑水大戰,便玩得不落俗套。

另一個值得稱讚的地方,是此片青春感很強,在金城武、童愛玲和劉曉彤等青春派配搭下,連帶洪金寶和元彪也頓時後生起來,而且難得他倆都熱情地投入,玩得大癲大肺,特別是元彪,他食花,咬花,再噴花,和扮鬼扮馬扮黑人,都是其從影以來最「yeah」的一次演出。

作者: 
1995年

回魂夜

人類社會之所以不斷進步,有賴一些人敢於探索新的事物,勇於接觸本身知識範圍以外的東西。然而絕大部分人卻囿於傳統的保守觀念,無法衝破思想桎梏,以至會對自己不理解、不認識的事件進行排斥,甚至將之界定為「不可能」或「不正常」。

作者: 
1995年

震撼性醜聞

《震撼性醜聞》很用心於營造具時代感的題材,借任達華的警察在偷窺中,意外發現廉署陰謀,繼而揭發立法局議員與廉署高層姦情私情公私利益糾纏不清。明顯地,題材受徐家傑新聞事件啟發,但一面倒地挖苦廉署,把警察任達華私德輕狂自大寫成正派,不僅濫用了黑白二分忠奸分明的公式,充其量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可信性無疑大打折扣。

作者: 
1995年

飛俠阿達

秘密會社、輕功、江湖傳說……老人家在公園溫暖的太陽底下,絮絮的說著這些陳年故事;傳閱秘笈、拜師學藝、練功……年青人在工餘課外,抱著好奇心來聆聽、追尋一些似有還無的、文化上的痕跡。

如果楊德昌的《獨立時代》試圖探尋在光怪熱鬧的大台北市中主流的傳統思想如何招架和因而迷惘,那麼賴聲川的《飛俠阿達》則是在述說那些非主流(又稱「旁門左道」)文化──其實也是中華文化龐雜的結構的一部分──如何在現代都市中尋找繼承者。

作者: 
1995年

墮落天使:黑得令人神傷

回顧九五年的香港電影,想再讚一下《墮落天使》,卻不想用「才情並茂」這類陳腔濫調。想了半天,忽然想起過年時節放煙花,頓覺《墮落天使》形式技巧的繽紛即猶如煙花般燦爛。不過更重要的,是那份心情也像在冷天寒夜看煙花,一方面夜麻麻、身寒寒,一方面又色彩繽紛、興高采烈。

作者: 
1995年

旺角的天空

《旺角的天空》基本上說的是個傳統警匪類型的臥底故事,較新鮮的是安排任達華(兵)一早任務成功,于榮光(賊)卻奇跡地大難不死,轉過頭來大肆報復,陷他於絕境。看此片最大的感慨,是港產片的水準真是節節下降──同是陳木勝掛帥的兩集《天若有情》,應該是多數觀眾購票入場的信心所在,但《旺》片卻無論劇本情理或整體拍攝,都實在相差太遠。散場時可以感受到觀眾的失望情緒,港產片的前途真是殊不樂觀。

作者: 
1995年

回魂夜

《回魂夜》沒有令人失望。沒──有。先決條件是我們得接受《回魂夜》B級類型片或者cult film的身份。恐怕沒有多少人會批評一齣B級類型片或者cult film慳水慳力,因為cult film原本就supposed to be慳水慳力,正如血淋淋的殺戮原來就是B級類型片的特性。除非你堅持劉鎮偉、周星馳合作「只能夠」炮製出一齣B級類型片或者cult film是一次令人失望的習作。

作者: 
1995年

震撼性醜聞

《震撼性醜聞》是部政治驚險片。以往的港產片鮮有接觸這方面的題材。以一部政治驚險片而言,《震》片的致命傷是沒有最起碼的政治理念,有的只是香港人一貫對政治的犬儒觀。它取材自香港哄動性的新聞(徐家傑事件),但完全生安白造,胡亂編排廉署高層與立法局議員的勾結,更加借此嘲弄廉署,而最大的罪名是它總是阻礙能幹的警察辦公!吳家麗演的立法局議員在新界鄉紳前的一段辯論演辭粗鄙而膚淺,盡見編導政治水平之低。有時港產片的問題不是開拍甚麼新題材,而是面對新題材時,如何改變自己固有的一套落後無知的成見。

作者: 
1995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5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