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旺角揸Fit人:昨日/真實的矛盾與混淆

《旺角揸Fit人》中的「昨日的我」和「今日的我」的區別其實只是一個幌子,真假關係弔詭難測,不應強求把它們獨立分析,相反更該把兩個截然不同的關係結合而整體觀之。

影片中區分,「昨日的我」和「真實的我」的方法,只在通過叻君本人的畫外音敘述出發。當叻君在「昨日的我」末段說出從前所說的一切只是謊言之際,又另闢新徑開展了「真實的我」一段,之後仍以叻君的畫外音作帶領,使這段以假轉折出現了很大的破綻。

作者: 
1996年

伊波拉病毒:充滿歇斯底里

本片歇斯底里的原因,可能有以下三點:

其一,這不是偶然。《古惑仔》系列有靚坤,《紅燈區》有畢華祺,都是些具自毀氣質的反派角色,他們原本來自漫畫,漫畫中早有這個歇斯底里的傳統。

其二,是導演邱禮濤與主角黃秋生對自己身處目前香港電影工業內形勢的反響和懷緬。

作者: 
1996年

衝鋒隊怒火街頭:為軍裝差佬出啖氣

皇家香港警察的職能與隊別種類繁多,因此香港電影中的警察以有系統的、分門別類的形式出現在銀幕。先做個小小的統計,拍過而變化最多的當數便裝警探。其他如交通警、重案組、軍裝警察、飛虎隊、臥底警察、狗仔隊等等都有。片中的衝鋒隊,則是警察類型片新嘗試的隊伍。

本片在多方面也作出了新嘗試。首先,是強調了衝鋒隊這支警隊的身分,對觀眾而言無疑別具新鮮感。亦刻意將衝鋒隊的職能交代得非常仔細,一幕工作分配會議便充滿資料豐富的實感。其次,在人物設計上,衝鋒車內五名隊員的不同性格也是警察電影中難得的豐富筆觸。

作者: 
1996年

4面夏娃

《4面夏娃》其寶只有一面:我不以為吳君如在本片的表現有特別深刻的地方──依然不過是扮鬼扮馬而已。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大公平,事實上是四個片段並沒有提供足夠篇幅去develop任何一個人物,讓演員有充分的發揮。四段戲雖不同導演,但真正的主宰,卻是杜可風那百分百放任的攝影風格──我沒有看過比這更壞的攝影了。如果承認放任是一種不成熟的行為的話,本片便是這樣一部極度不成熟的作品。

作者: 
1996年

月滿英倫:僑民苦衷

去國多年的張澤鳴,仍然無法擺脫大陸人在異鄉的過客心態。前作《人約砵蘭街》(1995)的香港,本片的倫敦,都只是主角們天涯淪落的陌生背景。關鍵在他們始終心繫故土,卻認定歸國未是時候。

男女主角一段忘年戀的壓抑和自咎,完全反映了編導的中年男性hang-ups與矛盾。加上早成陳腔濫調的劇情,窮人的自卑及懷才不遇的自憐充斥全片,拍得比《人》片流暢亦無補於事。

作者: 
1996年

古惑仔3之隻手遮天:傳統與創新之間

短短半年之內,《古惑仔》系列已拍出三集之多,其成功因素也有不少人談及(最基本的是通過演員和趣味上的青春化,為黑社會電影類型貫注新的生命力)。儘管拍得神速,卻不是自我重複地倒模生產,每集都在構思或表達形式上玩出一點新意,發展的脈絡分明。這齣〈隻手遮天〉更不無三部曲終篇的壓軸意味。

作者: 
1996年

伊波拉病毒:受害者情意結

與《驚變》同期推出的另一邱禮濤作品《伊波拉病毒》,是他跟黃秋生的本色之作,兩者可謂相映成趣。兩片共通的是那種受害者情意結,《驚變》的溫碧霞以受害人和弱者姿態出現,其實卻工於心計報復起來絕不手軟;《伊波拉病毒》中黃秋生口頭禪是「恰鳩我」,好像天下人皆負我一樣,其實只是導演和主角發泄戾氣的一個藉口。

若果這種對世界的不滿和發泄確是他們一直想在電影表達的主題,《伊》片可謂做得最赤裸直接肆無忌憚──比《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1993)更不跟隨傳統劇情片的格式。阿雞這角色甚至直接借自該片,不時更是「黃秋生」與觀眾直接溝通。

作者: 
1996年

衝鋒隊怒火街頭──人氣勝感官

本片再一次顯示了導演陳木勝擁有多年電視台工作經驗的成果,不論劇本的處理,還是影音剪接等技術部門的相互配合,都看出一定的專業水平。

近年港片危機深重,在西片的壓逼下,加上特技為上、卡士制度沒落,愈見無心戀戰。陳木勝這部《衝鋒隊怒火街頭》特別讓人眼前一亮,雖然不算甚麼傑作,但製作出色劇本紮實,既非大卡士也沒有賣弄甚麼火爆動作場面,卻使人看得舒舒服服,有情有趣。是否預示了港片一條可行之路?與其大灑金錢炮製奇觀望與荷里活電影一較高下,或因陋就簡以小博大結果不倫不類,不如力求各部門都交足功課。尤其像本片般,劇本從人本身出發,發掘人的特質與故事,總好過盲目追逐感官刺激。

作者: 
1996年

4面夏娃

這個夏娃沒有四個臉孔,現在只見一個演員飾演四個角色。雖然都以吳君如來串連整齣電影,但最好看的仍是這四個互不關連的故事意境。說真的,〈白金毛〉是wrong casting,硬要吳君如扮一個她不熟識的夏娃;〈食風贊嬌〉則無論電影感與各人演出都配合出眾,創出矇矓新意;〈無色無相〉空間封閉用熒幕翻拍效果令故事更抽離;而〈愛到要死〉則玩逆轉gag,只得啖笑。

作者: 
1996年

月滿英倫:雙重疏離異鄉故事

這當然是一個移民故事,但中國人在異鄉的故事很多了,我們對事情的看法自然更複雜、豐富,一句話:便是多了不同角度。

就文本結構而言,移民故事常見的敘事模式有好幾種。第一種:主角在家郷遇上危機(內在的或外在的),跑到異地求變,一輪適應、奮鬥過程,最終還是徒然。第二種:主角已在他邦尋/紮根,也在尋找自我,最後或得或失,但總免不了回祖國一看,然後才重新上路。以上均是老牌商標。

近現代移民歷程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