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電影故事

兩男兩女的情感轇轕雖然小情小趣,似充滿人氣,這份現實感又可彌補製作條件的粗疏,看得出導演有勇氣去說一個自己想說的故事,於是鍥而不捨地盡抒所思所想。

令人感動的地方可能便是這份心,當太多本地創作人已經漸漸沉淪於創作重複的窠臼之中,只把電影製作看成是倒模工序之時,編導在此時此刻逆流而上,又顯得更加寶貴。雖然手法仍然幼嫩,條理也欠清晰,似僅就一份創作態度,便值得再加期待。

作者: 
1996年

風月 - 摸不著中國人的心

毋庸懷疑,陳凱歌的《風月》的確比九二年的《霸王別姬》野心大得多。不獨在於重現解放前舊上海的紅塵風月,且在圖以新的敘事形式、結構、攝影及表演方式來突破自己,不再依戀於《霸王別姬》中一套純熟的戲劇技巧。全片由首至尾採取手提拍攝,演員只有正面面對鏡頭的獨白,放棄以任何一個角色作為中心敘事角度。舞台化的燈光布置,配上只有買賣、仇恨、心理桎梏等,卻沒有明顯心跡表白的“ 劇情" 。難怪大部分觀者皆以“難看”、“艱澀” 和“造作” 來形容。

作者: 
1996年

竹昇妹之以牙還牙

Mimi是承載著罪孽逃離香港的問題少女,到加拿大投靠親父卻仍被排斥,叛逆性衝突比表面的移民困惑更具意義。用新面孔演出本來可以更有實感,只可惜有太多傳統式肥皂劇處理,失去了爆炸力。現在名為《竹昇妹》,就好像是《老泥妹》(註1)的別號,只取其名而沒拍出質感。幸好聽聞導演在取景方面有做資料搜集,令我們看到加拿大華裔問題青年的叛逆地圖,增加了獵奇趣味,以娛樂角度來看,算是落足工夫。

1 《老泥妹》(羅舜泉導演,1995)

作者: 
1996年

天涯海角 - 以全副個人情懷填補整個虛構空間

富家女身患絕症,在兩個男性朋友中進退維谷,在蘇格蘭的天涯海角明白真正的最愛,以至誕下女兒,安然離世,驟眼看像個老掉牙的“希望在人間”勵志故事。但本片正是有著這樣的骨幹,卻能貫徹始終地把人生的“有限”、希望的“無限”,寫得絲絲入 扣。

導演李志毅擅長經營獨特的社群氛圍,過往有《新難兄難弟》及《流氓醫生》的街坊街里,今趟是首度在每個枝節中貫徹著“希望”主題,融台了那種街坊趣味和完整的善美觀點。雖然仍是童話化的虛幻世界,卻將時人地的盡情投射控制得不慍不火,而且觸動人心。

作者: 
1996年

驚變:搶鏡的反而是黃子華

《伊波拉病毒》導演邱禮濤的表現並不叫我驚訝,反之,在《驚變》中,卻有耳目一新之感覺。

首先,想講请楚一下目前自己用怎樣的心情去看待港產片(甚至是外國電影),我已經放棄立刻去做評價的事宜了,尤其是未在電影中的內容去鑽一趟時,實在害怕流水作業地用電影的所謂客觀水平去反映自己的品味。

於是對待《驚變》,是明白到它在種種不如理想的限制下,發掘其驚喜之變。

驚慄片是遊戲規則,然而讓主角黃子華用一種獨特的偵緝感官,強烈的主觀,去判斷事件/電影的真訛性,讓平板的誰是黑手的程式背後,加添特立獨行的趣味。

作者: 
1996年

大三元:香港電影的四個隱喻

看完《大三元》,竟然有一種時光倒流,回到十多年前新藝城時代的感覺。影片可用「冇厘神氣」去形容。以神父打救妓女的橋段看來,本可以發揮得更有趣和熱鬧,好符合賀歲片的要求。兩個戇探員、心理學家表妹和卡通化大哥恐龍,都是營造笑料的工具,但是效果強差人意,反而神父、妓女、表妹和探員似乎有更深刻的象徵意義可供玩味。因此,我作出下列大瞻假設:

「神父」代表了徐克/導演們,「表妹」是愛好(心理)分析的影評人(如我),「妓女」是普羅觀眾,「探員」則是電檢官僚。故事結構其實探討了香港電影工業的四個系統。

作者: 
1996年

電影故事

仍是既有的市井戲,貌似唔知做乜,然二線元素拼拼砌砌,竟有點撞到正的清郁:當然你大可專家地指出它不濟處在哪:不如說它棒更好玩。如今艱難時刻, “救市論”是主流 — “這又是一個浪費資源” ,指指點點的:但回心想想,想象一下我們已富起來,有多餘錢搞多一個電影故事,這也著實有點妙哉之味道。

作者: 
1996年

風月

《風月》是杜可風個人風格的攝影展覽,實驗了種種不同角度與光暗,卻對電影整體的成績不見得增加了甚麼層次。

從葉兆言到王安憶,最後出現在銀幕上的故事還是不脫當代中國作家寫家族畸戀的窠臼,加上陳凱歌的處理多少帶點獵奇與賣弄,結果雖然鞏俐和張國榮的角色造型比前作自然,風格化的處理卻沒辦法寫出他們之間的熱情。

作者: 
1996年

竹昇妹之以牙還牙

與《老泥妹》不同,本片是低成本製作卻不走低俗路線,一眾年輕新演員的表現頗為清新,大部分現場收音的感覺也舒服自然。開場不久便把背景移到,溫哥華,加上放棄公式的戲劇化橋段,幾乎使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可惜在寫實的基調下,不少場面的說教及對白的活剝生吞,更顯得所遁形。無論如何,都是港片低潮下一個不俗的嘗試。

作者: 
1996年

戲謔・反省・ 淨化・寫實

九六年暑期接近尾聲時,港產片四條院線竟有三條同時上映江湖片(《金榜題名》、《龍虎砵蘭街》、《旺角的天空2之男燒衣》),且出現古天樂打古天樂的局面。單是新寶線便有一連三部《洪興仔之江湖大風暴》,《龍虎砵蘭街》及《去吧!揸Fit人兵團》輪流上映。

有趣的是,同一類型在短時間之內,由不同的班底拍出了不同的味道,與十年前那一浪“英雄片”的歷程大不相同。以《古惑仔》系列帶出潮流的最佳拍檔公司,於《洪興仔》上映前已演出一幕“金盆洗手”,宣布押後開拍《古惑仔》第四集,正是由於看到這潮流在市場上已暫告一段落。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