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不一樣的跟風潮

《古惑仔》系列是年輕化的幫會片。香港幫會片其實一早已年輕化,最成功的例子是王家衛的《旺角卡門》。這些青春幫會片,都把青春的精力化於黑幫仇殺打鬥中,而且還會有一套「義氣」法則,令某一方的行為合理化,成為正派,另一方則是反派。

義氣原則與應用

作者: 
1996年

大三元:香港電影的四個隱喻

本來我願意相信一個清純不玷塵的神父會下凡拯救無知妓女於危難,我也喜歡看odd couple式的警探拍擋插科打諢的幽默,只是我現在看見的,不過是一個很出色的意念慘被剝削與扼殺。從來賀歲片的遊戲規則只在追求熱鬧,但不代表可以刻意胡鬧:新年流流,劇情簡簡單單,唔使傷腦筋,但求皆大歡喜便算。只是現在看見的,是三粒星星黯然無光,編導們沒精打采。尤其是一切出於徐克之手,失望之情更甚。與其說他一時失手,不如面對現實,承認大導本人已無心戀戰。

作者: 
1996年

殺手三分半鐘

人物:殺手,一個香港電影人物典範,矛盾的個體。三分半鐘:執行任務的時間,但沒有甚麼大限,他曾經為殺一個人等了一年。地點:走出香港,遠離中國,去到誘惑的熱帶情調……

這是關於脫軌的故事:在另一個時空,去找另一種感覺。這個國度,最重要還是時、境、人的氣味,有這個,我不會去過問原創或借引;現在,抓得住心情,是重建的第一步。

作者: 
1996年

風月──披上華美的藝術外殼

陳凱歌在一些訪問中提到,說不想拍商業片、不喜歡拍商業片云云。不過,依我的界定看來,《風月》事實上是部不折不扣的商業片,從選角、行銷、宣傳方式都是極其商業的,不過以所謂「藝術電影」包裝來掩飾罷了。至於陳凱歌本人是否意識到這部電影的商業元素和背景,則無人敢說:也許他真的心底裡只想拍些自己喜歡的電影,而沒有理會這些「世俗」的煩擾。

作者: 
1996年

色情男女:強作真時真似假

我並不喜歡《色情男女》。

很奇怪的,電影人拍回電影人通常都不大成功。《色情男女》也不例外。原因之一,可能是一切都太熟悉了,反而很多東西都不大好寫、不大好拍,都有避忌,結果拍出來的,都是最stereotype、最cliché的東西,想真實,最後都成了不大真實。

《色情男女》也有這個毛病。好像秦沛的黑社會老闆、羅家英的監製、敖志君的攝影師,還有那個人入世未深的副導演,不是熟口熟面(秦沛的角色簡直就是是《子彈橫飛百老匯》那個黑幫胖子翻版),便是平面/浮面得不足信。

作者: 
1996年

為九六蠱惑片潮作結

蠱惑仔風潮過去,一輪衝鋒前仆後繼,九個多月生產了十一齣蠱惑仔片。一句惡貫滿盈以黑當白,或是正氣凜然地有黑反黑,能否概括這個九六大潮流?

表面蠱惑,暗裡是對電影工業寄托

《古惑仔》系列的成功,與其說是江湖片題材的突然中興,不如說是一趟市場觸覺勝利:卡士起用正在冒升的青春偶像、題材取自年青人流行讀物、節奏以快打慢、拍攝效率超高速又專業,簡直是青春片的變奏。

作者: 
1996年

嫲嫲帆帆

怪不得陳可辛力讚《奇異旅程之真心愛生命》是一部傑作,原來他的《嫲嫲帆帆》也是講面對死亡參悟人生,兩者一如姊妹作從他。選他選拍這吃力不討好的題村及肯冒上不少不必要的險,可見言志抒懷的野心;但可惜也因此令他精於計算的長處無用武之地,感情與笑料兩頭落空。近月港片的死亡陰影揮之不去,本片映期更是延至新年,這現象耐人尋味。

作者: 
1996年

殺手三分半鐘

王家衛全餐。不止影象風格集大成由頭到尾未偏差過,大鐘電話亭尋「母」破舊旅館東南亞look,簡直以為他們想搞個自己版本的《阿飛正傳下集》。再加點《墮落天使》殺手傳說,幸好王喜有念旁白天分。此片與《天空小說》代表了行內人接收王家衛電影的兩個不同頻率。新少年看到拋開敘事枷鎖的可行性,電視出身導演則看到改良敘事技巧的風格。

作者: 
1996年

混在北京──筒子樓比喻中國

片中出版社員工同住的筒子樓,已經不是我們從前見慣見熟,富有北京地方色彩的傳統四合院。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座二、三十年代的洋房,建築風格固然截然不同。洋房向上發展,裡頭的房間井然有序,排列有致,設備現代化,只嫌每家每戶也自成一角。相比起空間開揚的傳統四合院,屋舍之間的並鄰相識,戶與戶連成一體,筒子樓的間隔便更顯冷清和封閉。

作者: 
1996年

喜戲之神的寂寞和隱憂

香港,再沒有人可以和星仔「鬥戲」了。

電影和打功夫一樣,就是遇強愈強。所謂將遇良才,每一個棋手都希望遇到一個和自己旗鼓相當的棋友。這樣,棋藝才會增進,才會產生奕棋的樂趣。

做戲和跳舞也一樣,一流高手遇著一流高手,自會相當精彩。跳舞的比看舞的更過癮。

沒有對手的獨舞
《食神》,無可懷疑是星仔電影中,百分之百的傑作。不過,我們只見到星仔的個人表演,他一出場,自不會有冷場,但是星仔再找不到一個旗鼓相當的拍檔,他的電影就永遠未臻完美,留下小小遺憾。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