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運財五福星──由老套「榮升」懷舊

一個過氣潮流要經過多少歲月,才能脫離老套行列而榮升為懷舊呢?時間所做成的距離感是最難量度的。五年?十年?廿年才是一循環?九十年代中期掀起世界性的七十年代懷舊熱潮,但對香港而言,一切部像被無根的過去所局限,又被正面臨著的九七大限所催促,潮流起承轉合的過程總比其他地方壓縮。同一個潮流瞬間即逝,轉眼又再起,因此連懷舊所需之時問過濾也比人家短。

作者: 
1996年

日光峽谷──不妥協的風骨

何平的《日光峽谷》在聲勢上似乎沾不到甜頭,皆因大漠刀客,寂寞寡婦等橋段像熟口熟面,加上大陸的製作,一向不被本地觀眾以至發行商看好,而且《炮打雙燈》(1994)在口碑上,皆比《雙旗鎮刀客》(1990)失色,故形成對何平的才能(才華?)有很大的保留。但以戲論戲,《日光峽谷》並沒有異軍突起,卻是何平在繼承草原刀客這主題上,有不可抹殺的成績。

《雙旗鎮刀客》之吸引,無疑是在啟迪刀客這類型上有很本土(中國西北部)的風格,而且在無辜椎子被迫拿起屠刀,村民冷漠地面對山雨欲來的屠城馬賊,營造出「血」的冼禮和螳臂擋車的恐懼等,是破格地回應了「六四」這特殊中國國情。

作者: 
1996年

假男假女:記載同志主流文化

從政治正確的觀點出發,一部好的同志電影必須能夠保持同志文化的尊嚴。但從歷史角度去看,在政治正確的同志電影出現之前,還應有真實地反映同志主流文化的電影作為歷史證。同志主流文化未必政治正確,正如異性戀者的主流文化與政治正確也有一大段距離。香港異性戀者的主流文化一直有導演(例如王晶)將之發揚光大,但香港同志主流文化則從沒有發展這段歷史的機會。

作者: 
1996年

甜蜜蜜:以歌撮合中國人身分

《甜蜜蜜》的創作概念很奇特,巧妙地借用了鄧麗君這位名歌星的偶像特質去豐富和推動電影的劇情發展。鄧麗君生於台灣,自小以走埠賣唱為生,穿梭於中港台與東南亞各地,輾轉走紅。某程度上,八十年代初期與中期的鄧麗君旋風席捲國內,是中國大陸精神文明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愛聽鄧麗君歌曲又往往被人認為是辨別大陸新移民身分的一項重要標籤。

作者: 
1996年

古惑仔之人在江湖

奇怪還有人擔心本片會否「教壞人」。港產片觀眾早訓練有素,入場旨在得到甚麼,不需要甚麼大家早心中有數。後現代社會追求的是「非道德規範」。

所以,我們的年輕人六成容許貪污,可以為自己利益出賣公司(電視台民意調查如是說)。蠱惑仔當然也可以是英雄,講義氣(一種非道德規範?),我們要看的只是快意恩仇。

鄭伊健是一個絕對不討人厭的蠱惑仔,江湖故事其實不在衝擊建制,而是用「江湖」和「邪中之正」去鞏固既存的保守基礎和既有觀念。

作者: 
1996年

做個香港人──周星馳與香港身份

我們的身分,是一種當政者向我們發出喚召(hailing)的結果,阿圖舍(Louis Althusser)這樣認為。在殖民地時代,透過國旗、政府文件、公民教育,我們被喚召作英國海外公民,實際上就是殖民地的二等公民。

作者: 
1996年

運財五福星──福星類型跟賭片兼容

毫無疑問,《運財五福星》雖借福星片之名,其實卻是賭片類型之再興。令人不禁想起九六年農曆新年時推出的《運財至叻星》,該片對賭博的執迷之熾烈,見於樂此不疲地把各式各樣的賭術展露出來,觀影當時已隱覺它有為沉寂多年的賭片造勢之嫌。

若將《運財至叻星》跟《運財五福星》比較,前者提及的賭,還只是在烘托電影中鬥叻角色的人物性格,是輔助的客位:但到了後者所說的賭,卻已經是領導劇力推展的主人,一場又一場五花八門賭局佔著電影很大篇幅,甚至是視賭為研修的學問了。

作者: 
1996年

今天不回家──重塑家庭角色

中國人強調倫理,倫理的聚所便是家庭。《今天不回家》中老老少少的離家出走,無疑是破壞了家庭在倫理世界的完整性。每個角色的離家,各有前因。但細心歸納起來,無非皆是在尋求感情與事業際遇上能有更好發展 。陳小春與杜德偉離家遠渡重洋,是冀望在事業上的跳躍,也為了眼界的開拓;郎雄與歸亞蕾的出走,則是為了能在瀕臨死水的感情世界中尋回點點刺激,也在無路可走的情感死角中暫且喘一口氣。

作者: 
1996年

尋覓UFO作品的時代符碼

李志毅與陳可辛同時推出的兩部作品《天涯海角》與《甜蜜蜜》,都擺脫了以往過分設計的作風,改以坦率誠懇的筆觸直寫題旨。這種對觀眾以及創作均抱有信心的態度,令一向以回流人士的身分來剖現香港人情的UFO成員,取得跨越大步的成就。

要探究上述兩片感染力的來源,只需回頭檢視兩位導演過往的作品,就可找出玄機,並可看到UFO同人藝術創作成長的路向。

流浪題旨為宗

作者: 
1996年

甜蜜蜜:港產電影殖民地文化脈絡

由《暴劫傾情》到澳門取景卻偏偏迷上其殖民地建築,到《月黑風高》最lay back的周文健在富有殖民地建築色彩的警署外如一個英國expatriate般曬太陽喝啤酒,到《三個受傷的警察》的英式警察禮儀示範,香港電影在向中國投懷送抱的同時,也逐漸顯露出其對殖民地文化的緬懷。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