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古惑女之決戰江湖:書寫年青人的渾噩

本片雖然是《古惑仔》系列熱潮下應運而生的產物,所涉的又是江湖兒女恩怨情仇的類型故事,卻難得地不落俗套,以蠱惑「女」為名寫出了一兩個癡心蠱惑「仔」的心跡──吳鎮宇和唐文龍。有趣的是,前者欲以愛情代替事業上的挫敗:後者則為事業出賣了愛情。

作者: 
1996年

芳芳的啟示

《女人,四十。》口碑與票房的成功,不但得到一千四百萬的收入,又為香港女演員多添一個柏林影后,蕭芳芳在台灣先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後獲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九五年最佳女演員,呼之欲出聲望最高地成為第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影后,桂冠已成囊中之物,唾手可得。

一直得志下再成功推出了《虎度門》的冷劍心,蕭芳芳未到亢龍有悔,還有餘力再上層樓,要「鳳」在九天。

蕭芳芳「殺盡」老中青,由六十年代勇闖九十年代,光芒四射橫掃淡靜的影壇,給了我們四個啟示:

一、我們終於培養出一個真正有生命力、土生土長靠個人魅力屹立不倒的實力女演員。

作者: 
1996年

孟波──演員主導來由與好處

由演員作主動去開拍的電影,一向都極為有趣。遠者有細龜的低成本獨立製作《臨時演員》,近者亦有吳君如、中成本、非主流的《4面夏娃》。通常這些製作都是為了還演員一個心願。嚴格來說,天幕公司早期的製作,亦屬於這一類,是劉德華主動去開拍一些自己想演的電影。

到了影市低迷的今天,演員作主動的作品亦多了一層意義,除了還心願外,演員也明白到呆著等製作公司找自己也不是辦法,必須採取主動,不但為維持生計,也希望藉此為自己闖出條血路。

作者: 
1996年

今天不回家

《夢醒時分》(1992)是一個「政治的」張艾嘉,她幾乎打開通往梁鳳儀系統的門路:而《新同居時代》(1994)屬於她的一段,也在無可奈何中被稱許。至於一個「主義的」(Ism’s)張艾嘉,我以為也可以很難看的。然而由《最愛》(1986)的成績去看,香港故事並不是她的盲點。只是一副旅港的心情,勾著一顆懸空的台北心,才是她的問題所在。那麼《少女小漁》(1995)就是她意識到問題的起步點。

作者: 
1996年

沒有原告的殺人事件──開明專制被理想化

由於人民對民主自由的要求被專制獨裁的政權以武力壓了下來,而偏偏專制政府下的經濟生活水平並沒有降低,反而還在增長,於是一些知識分子便會懷疑,現時的專制政權是否今天的「必然之惡」?在民主制度實施之前,是否必須靠開明專制來維持社會秩序?否則驟然得到自由便會造成社會秩序解體?范元編導的《沒有原告的殺人事件》顯然反映出這類知識分子的心結。

作者: 
1996年

舒淇:身體語言與智慧並重

曾志偉主持的電視遊戲節目《超級無敵獎門人》,不止是收視冠軍,也是一個最佳的明星質素測試。「乒乓波」考常識與反應,「食壽司」考儀態與人品,「馬拉松」考記性與智慧。舒淇以極迅速的節拍用廣話背誦出一個極長的「馬拉松」拿了冠軍,已說明了她能夠在電影界中站穩陣腳的兩個基本原因。

女脫星要成功過渡成為女演員,必須先給人有智慧的感覺(葉玉卿有計劃的部署是先例)。台灣演員要在香港有前途,必須令人覺得她在努力學廣東話,但又要說得有點不純正才可愛(吳奇隆曾經是最佳例子)。

作者: 
1996年

大內密探零零發:自覺.自嘲.反英雄

繼《國產凌凌漆》後,周星馳延續對鐵金剛占士邦電影的戲謔,換個時代背景,搖身一變而成古代的大內禁衛,武俠片的類型與密探故事渾然天成,與前作同樣的通行無阻,讓《大內密探零零發》的吸引力不止於周星馳一貫的嬉戲,也讓他的搞笑脫離平面的無厘頭,多了一重自省自嘲,變得「有厘頭」起來。

與前作相比,無論結構與風格都更圓滿統一,在傳統武俠、間諜與對時事的嘲弄之間自由出入,卻沒有一般港產片常見的失控,而笑料也乾淨俐落,不見牽強。在這些優點的背後,其實是港產片裡難得一見的真性情,在嬉皮笑臉之外,還有更深刻動人的地方。

作者: 
1996年

古惑女之決戰江湖

超級工匠的快靚正示範作。電影評論有辨別作者與工匠的義務,但我一向反對漠視工匠的成就。一個月內完成的影片,劇本完整暢順而偶有佳句,由始至終都保持著強烈的電影感而拒絕墮入電視拍法的陷阱。若要全力玩鏡頭,則可以來個《狂野三千响》。只得十幾日期仍能走N個景再留些時間來玩一兩場花巧,導演鄧衍成的能屈能伸與品質保證,似乎終於要被肯定了。

作者: 
1996年

年青迪尼路

《古惑仔3之隻手遮天》給我印象深刻,除了影片強烈的影象風格外,還有就是陳小春的演出。

大概可以用「光芒四射」來形容他的表現。

這種光芒,完全是一種內蘊的氣質。小春一點也不漂亮。一班人站在一起,他絕對不會是最搶眼的一個。但一旦演起戲來,只需要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他便立刻吸引著你的注意力。

作者: 
1996年

孟波──改編要似原裝真身?

今回主角周文健的優勢,是他真的不似孟波,沒有了那份自覺屬於漫畫人物的包袱。缺乏造型上的優勢,他唯一可以做的,是在揣摩及呈現角色的方法中尋找自己對孟波本身的身分認知。其實之前成龍演《城市獵人》時也遇上同一困難,但當他知道自己跟孟波毫不相似時,卻表現得毫不在乎地貫徹一向stunt monkey的雜耍本色,從沒嘗試向漫畫角色作出揣摩。周文健能夠從頭開始向漫畫角色考究,證明他肯用功去探索角色。他談吐舉止的off-beat風格跟原著孟波玩世不恭性情相銜接,從外型有別過渡至完全神似的過程或許迂迴曲折,但效果明顯。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