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沒有原告的殺人事件

擺明是以一條貧村作為中國的縮影,透過專制家長作風卻真心為村民好的“領導”山槓爺,為當今的當權派辯護和開脫。代表法律的檢察公安同志只懂引用抽象的概念,對比山槓爺明白“村情不同”兼有血有肉,正反映出所謂走向法治徒屬空言。我們甚至不用問山槓爺若不是好人怎麼辦,他以其不受制約的權力強迫村民遷善改過做個好人,已不是現代文明人可以接受的事。

作者: 
1996年

舒淇:鶴立鏡前

「裸體」在東方人(特別是在儒家思想統治下的中國人)眼裡不是光彩的事情,所以靠「脫」起家的演員/明星都得背負別人奇異的目光;但「身體」何罪之有,為何見不得光?奇怪的是「裸體」可能(卻是)令舒淇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兩個獎項的原由。

我這樣說全無眨意。我只想說,舒淇可能是我所見的中國女演員中,面對鏡頭時,最能夠揮灑自如的一個。

作者: 
1996年

大內密探零零發:其實非常傳統

說《大內密探零零發》傳統,絕非貶意,其實正因為它夠傳統,才有如此卓然的成績。戲謔陸小鳳、解剖外星人和電影頒獎禮,屬港式喜劇常見的手法(古裝格局,現代演繹),但影片把天馬行空的想象,與紮實、有紋有路的劇本故事扣緊,使前述場面發揮荒謬、惹笑,兼備社會觸覺的喜劇效果。零零發(周星馳)誓死保護皇帝,是忠君;對妻子(劉嘉玲)堅貞愛護,是忠誠;反派最後全被殲滅,顯示邪不能勝正,均是非常傳統的價值觀念。

崇尚智慧

作者: 
1996年

古惑仔2之猛龍過江

哪管片中流露的“ 隨意” 是否刻意經營,我就是被這份正集所欠缺的“隨意”打動了。段落式結構製造了廣闊的空間,加上初次用同步錄音,明顯地帶給導演雀躍,容許了演員去散發自然的光采,亦令有韻的細節得以保留。將主角變為陳小春,令鄭伊健減輕負擔,表現更輕鬆得體 。而永不會負荷過重的陳小春,亦再一次示範了天跌落嚟當被冚式演繹方法的長處。

作者: 
1996年

金枝玉葉2:勿誤會,勿深究

你可以說,玩性別錯置遊戲,萬變不離其宗。所以,《金枝玉葉》(1994)將二女一男的傳統異性戀關係變成「同志驚魂」來賣弄新意:到了續集,便倒過來,講二女一男的錯綜同性戀關係,借「中性文化」來欲語還休。說穿了,始終是玩錯摸,重點是「遊戲」本身,而非有誠意探討性別問題。

作者: 
1996年

奇異旅程之真心愛生命 - 如夢如幻

不折不扣的一部奇片,其讚美世界歌頌生命的積極勵志信息,硬銷得來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從中英片名到主角的名字 — 辛中華、金中信、李想!)編導趙良駿令人驚奇的,是他近年一方面電影技巧進步神速,另一方面對人生社會的思考卻不斷退化,與表面成長的主題相反,愈來愈一廂情願地陷於唯心和虛妄。

作者: 
1996年

變臉──謙和敦厚的性別論述

自從舊作《老井》(1987)之後,吳天明隔了八年才推出新作《變臉》,對傳統的日漸消逝充滿感喟之餘,卻也不盡全然失望,憂喜參半之中見出一份關懷和執著。

《變臉》最重要的主題是承先啟後。影片中講的變臉是一種秘技,家族中世代相傅,只有男丁可以繼承。其中最有趣的是對性別主義的論述,謙和敦厚中自有實際而理性的一面:將珍貴的技藝流傳後世是一樁大業,而傳子不傳女的規矩,卻正正是漠視了承傳的責任。

作者: 
1996年

黑俠:令人氣結

本片號稱進軍國際全球發行,廣告也做出大製作的格局,可惜徒有李連杰、徐克、李仁港、袁和平等一流人才,仍然無法拍出一部令人滿意的作品。廣告引述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的一句「動作視覺超越荷里活水準」,對上述四人的不少舊作都十分適用,偏偏用在《黑俠》身上,卻教人聯想到它在戲劇方面簡直潰不成軍。以徐克監製的一貫作風,加上編劇共有四個名字,劇本改動之烈完全可以想象:而對這方面的適應或把劇情理順,又非導演李仁港一向之所長。

作者: 
1996年

大內密探零零發:承傳/抄襲/創作

繼《國產凌凌漆》之後,周星馳在《大內密探零零發》繼續玩香港人熟識的占士邦形象,只是把朝代轉移到古代,再不是以玄幻的特異功能來對付現代科技,而是倒過來以古代發明家的身分,出入遊戲於超技擊的武功世界,更將一眾武俠形象加以戲謔嘲弄。其中很多笑料俱源自以前觀眾極歡迎的電影、電視作品。

作者: 
1996年

古惑仔2之猛龍過江:從刀劍過渡至權謀

《古惑仔》系列發展至第二集,已進入了要成長突破的階段,無論是劇情與意識上,皆進展得成熟而具深層次。由當初的快感恩仇的純官能刺激為主導,到深思熟慮地鋪排了一場又一場不見血的計謀狡詐,已看出編與導取向改變,他們清楚知道《古惑仔》這題材總有開到荼蘼的危機。黑幫打殺,刀光血影的場面拍多了也令人生厭,上了岸的蠱惑仔不再爛命一條,從刀劍過渡至權謀往往才是成熟體會生存哲學的表現。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