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七月十三之龍婆:寶耀腦汁乾塘?

只是正因愛之愈深,責之愈切,失望的心情尤甚。相比起寶耀過往的創作水平而言,今回成績便顯得失準得多了。同樣觸及冥冥中生死禍福的問題來做文章,但野心更大,以連串的神秘自殺案作始,期間又安排吳大維和李嘉欣這對舊情人來拍檔緝凶,在撲朔迷離的疑案陰影中混雜了微妙多變的複雜男女關係,跌跌碰碰當中總是沒有著落。

作者: 
1996年

奇異旅程之真心愛生命──天真的執著

拼搏記者突然發現自己患上絕症,以為遠赴星洲追查驚世新聞,可以流芳萬世,旅程上遇到的一男一女,令他如夢初醒,體驗了生命中美麗的真義……

從《壞孩子俱樂部》開始,導演趙良駿追求敗壞中純真回轉的意圖,已是非常外露,甚至可以說,那種對生命出奇地樂觀的態度,已經脫離了一般人可忍受的程度。《奇異旅程之心愛生命》從片名到人名,到演員的對白、獨内,以至整個構思,都瀰漫著單純而一廂情願的信息,更印證了趙良駿這份執著。他住九十分鐘內,用盡一切的獨白(以劉德華的獨白為甚)、物件(生命樹、攝錄機、升空汽球),來說自己的話(體驗生命、勿浪費一生),其實都是其人生觀的體現。

作者: 
1996年

變臉──有本事但未上心

雖然《變臉》準確地反映了吳天明的獨特人格和命運:一個飄泊賣藝人自持的經驗,但影片給我和稀泥的感覺,我不得不拿它列為我看過的最差的吳天明作品,在《沒有航標的河流》(1983)、《人生》(1984)和《老井》(1987)之後。

片中變臉王頗氣派地說:「有本事可走遍大江南北,無本事寸步難行。」讓我不得不把之視為與吳天明心聲。他列席為第四代人,當上了西安電影製片廠的廠長後,大事革新,把西影搞得朝氣勃勃,成為第五代影人的襁褓,然後政策改變,他到國外「深造」去,遇八九年天安門事件,自此一去未返,是為其奔走江湖的本事日子了。

作者: 
1996年

新上海灘:上海灘頭雕像的宗教含意

自四十年代已經不再存在於上海灘頭的一個雕像,成為了《新上海灘》中最重要的母題。雕像左下角明顯是聖母抱著聖子的形象。在古典藝術構圖中,單獨站在他們身旁的小孩,通常都是施洗約翰,而站在背後的便是報喜天使加百列。該個雕像擁有最嚴格的古典封閉式(enclosed)構圖,由兩個三角形組成。天使的一雙翅膀構成倒三角形插在他的肩背,再伸展到下面兩組人物的底部所構成的正三角形。天使、約翰與聖母的視線,全都帶領觀看者望向聖子。構圖與視線都極度封閉,沒有存在於兩個三角形以外的部分,也沒有讓觀看者的視線游離到三角形外面的機會。以傳統而封閉的構圖去作為《新上海灘》封閉式黑幫英雄世界的母題,實在最適合不過。

作者: 
1996年

《旺角風雲》的後設構思

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早在《作者之死》(The Death of the Author)中,已把作者與作品之間一貫的父子、主從關係消解,把任何文本都還原為此時和現在的寫作。於是寫作便成為共時(synchronic)的經驗,而非過去被理解為記錄或描繪確認的過程。 這看法在後現代時空後設創作觀念盛行的氛圍下,特別有其新意思。

文本內外與二手經驗

作者: 
1996年

紅燈區──歡場片踏入轉型期

電影開始不久,通過陶大宇飾演的「Playboy文」畫外音,娓娓道來近十年間香港歡場的發展變遷。隨著鏡頭調度的流麗跳躍,直把整個夜總會內絢燦一面映入眼簾。此幾個片段,更教人想起不久前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賭城風雲》(Casino)中一些熟悉印象。

作者: 
1996年

七月十三之龍婆

日子已經變得不重要,這個製作班底要做的已經如願以償,甚至求仁得仁。也許有很多人讚賞他們把懸疑、鬼怪、笑料集於一身,但我想他們在電影創作(如果大家仍然尊重創作)歷程上的最大收穫是編與導之間的默契,又能在有限資源內盡量發揮。雖然不是次次成功,但總比一些千萬元大製作的爛片環保得多。

作者: 
1996年

浪漫風暴──隱喻香港電影的窮途末路?

有近年港片罕見的平均高製作質素,導演梁柏堅首作便顯出大將之風,把各個技術部門的專業表現統合得準確悅目。問題是工整有餘,樣樣做足一百分後,欠的反是一點出軌的個人風格。而風格和情懷,正是他師傅吳宇森超越技匠卓然成家的地方。

片中郭富城的死,本應有某種傳統悲劇英雄的浪漫,但由於一切都按本子辦事,結果反而閃耀出火花和神采。不過影片依然有趣,在於那份一意孤行跟隨類型神話公式,及堅持反智崇尚蠻幹的決絕,完全沒半點反省的餘地,又是那麼的八十年代。

作者: 
1996年

警察故事4之簡單任務──集成龍之大成

成龍警察故事系列發展至這齣〈簡單任務〉,其中動作、場面,英雄美人等等,在國際化的支持下,已與鐵金剛系列不遑多讓。事實上,整部電影的橋段與《新鐵金剛之金眼睛》(Goldeneye)異曲同工,都是到俄羅斯執行維持地球和平任務。分別在於鐵金剛這位來自西歐的超級英雄,對俄羅斯所代表的鐵幕一直死纏爛打,第一世界對共產國家嫉恨仍然強烈:成龍的香港警察,固然沒有此包袱,現實環境(對共產國家的瓦解和腐敗令人聯想到中國)的限制,也促使他點到即止(只有開場的紅場及雪山惡鬥),很快便來到亞洲附近(坐潛水艇迅即到了澳洲),作亞洲鐵人。

作者: 
1996年

民警故事──小孩與狗

《民警故事》裡的主角楊國力,生於一九五九年,一如同代的甚麼「建國」、「建軍」等,他的名字帶著明顯的革命色彩,是洗涮不掉的時代烙印。他負責指導的新丁王連貴,生於一九七四年,來自農村,卻嫌棄自己的名字改得俗氣,首都的氣派讓人矮了一截──到底年代不同了,工農兵不再吃香。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