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去吧!揸 Fit人兵團:蠱惑風中的警察

《去吧!揸 Fit人兵團》最精采的場面是刀仔(吳鎮宇)如何扭盡六壬地在暗殺行動中既可功成又能身退。而最精警的對白,則是刀仔在牢房中反覆地歌頌皇家香港警察,不停在說:「都係差佬好嘢!都係差佬好嘢!」這種強調警力的態度,雖然帶有嘲弄性,但在蠱惑仔電影中仍是罕見的。

作者: 
1996年

百分百感覺:一切從feel開始

《百分百感覺》這齣電影,自覺地跟本地流行文化保持著一種親密關係。說本地流行文化的特徵,總離不開高消費、形式化與偶像本位這幾點,本片作為一齣以市場為主導的商業電影,無疑很懂得挪用上述特點,以期更進一步貼合全套流行文化脈絡,從中產生相輔相成的互動作用。

作者: 
1996年

港產片只有假英雄沒有真警察

不講不知,香港電影拍得最多的業,就是警察。相信對警務人員來說,除了達到將警察的英雄事蹟誇張浪漫化之外,真正的警察生活,真正的警察行動,真正的警察形象,香港電影一律沾不到邊,幾乎每一個導演或者編劇寫起警匪片的時候,筆下的角色都脫不開以下四個警察形象:

作者: 
1996年

廢話小說 - 從觸覺出發

《天空小說》(1995) 為林海峰帶來頗高評價,他以年青人語言寫密封於商場文化的一代,以“複印”來延續對外界的探索,身分疑惑在輾轉中成為一刻意的另類身分,與王家衛著重影象語言和心靈獨白方式有相吻合之處,難怪日本傅媒對號入座,將這後來者與王相提並論。

作者: 
1996年

紅櫻桃

跟《紅粉》相比,《紅櫻桃》的設計無疑巧妙以多,利用大戰期的俄羅斯,中國人民受法西斯(德軍)蹂躪。時空完全與中國無關,反而做出戰爭片的雛型,完全貼合中國對抗法西斯的調子。有了這層巧妙,反而令殘酷暴力(開槍屠殺人民)和軟性色情(女主角露乳和裸體表現紋身)得以出現,把中國實況的負擔完全抹掉。很難想象,若改在中國大戰期間,用上日本人對中國人如此“侮辱”,那種煽動性的憤慨,是各方也歹願見的。抽象的德軍法西斯,正好避免了不必要的社會反響。

作者: 
1996年

蠱惑仔潮流與九七情結

九六年的港產片市道並無起色,票房仍然兩極分化。成龍、周星馳等天皇巨星的大製作配合好檔期,叫座力持續不衰:二、三線製作的生存空間卻愈來愈小,收人不逾百萬元者比比皆是。加上片源極度不足,四條港產片院線終於在九月份縮為三條(即「嘉樂」,「金聲」、「新寶/東方」線)。全年上映影片數量銳減約三成,總票房收入也同步下降。

作者: 
1996年

百分百感覺:百分百啱feel

每個人都有一個幫去混,馬偉豪今次創造了一個淨化以及理想的生活圈子,裡面的感情紛爭都不過是味道不同的菜式,甜與苦都只為給你品嘗享受,絕不想角色成長及變壞。就算邱淑貞患上絕症的橋段,也只是在玩傷心的遊戲。這種沒反派無壓力的電影, 雖然少了衝突效果,但提供了更多抒情空間,使人放鬆休息,對我來說,今次啱Feel!

作者: 
1996年

三個受傷的警察:只有傷感宣泄

本片獲得不少好評,一來有感於它的誠意,二來趙崇基的導技的確進步甚大。儘管擺脫不了言志(嚴肅主題)的包袱,卻不至於如《沙甸魚殺人事件》(1994)般,生硬得使人尷尬。劇本注重細節實感,選角恰當、演員出色亦應記一功。

作者: 
1996年

阿金 - 許鞍華捉鹿不脫角

《阿金》終於排期推出時,其姍姍來遲已在觀眾心中響起了警報,票房冷淡之極。評論方面,基本上亦沒有太大的分歧,因為許鞍華這回捉到鹿(一個有潛質的題材)不懂脫角,尷尬之情有目共睹。但可能由於大家早有心理準備,形諸文字的苛責並不多見,起碼沒有出現她預期的“讚彈各走極端”的情形。

不過,她覺得以往被人不是過分高捧,便是過度低踩,其實反映了大家對她的期許及著緊程度。今回反應意外地平淡,也許反證了對《女人,四十。》(1995) 的好評實有保留。該片的“成功”主要是集體創作的功勞,對主流評論及大眾口味都十分討好。許鞍華尚未回復最佳狀態,大家其實心照不宣。

作者: 
1996年

紅粉

本片提供了一個把文學作品改編成電影的拙劣範例。安排一把唸上海話的嗓子作畫外音將情節娓娓道來,擺明車馬轉移原作行蘇童的敘事方式。不同的講故事態度,便有不同的內容詮釋以至發揮。

原著對秋儀和小萼的下筆是平衡的,不可能說是同情,但有種說書的豁達。老上海話卻是白頭宮女話當年,喪失了小伙子憶述童年掌故的跳脫,而且把小萼“描黑”成“反派”,用以陳明封建女子的伎倆(搶走好友男人被視為“罪大惡極”):潛在文本呼之欲出(掃舊?),卻抹殺了原著的立體性和複雜性。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