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旺角揸Fit人:向塔倫天奴偷師的顛覆

或曰:顛覆有甚麼價值?

顛覆最重要的地方,不在於它推翻某種建制、某項成規,而在於在這逆轉的過程中,讓我們看到了這建制中的弱點或可笑的地方,從而逼使我們作出反思。是故,它的功能不在毀滅,而是在暴露和質疑。它是一項對現狀的挑戰。氣質上,它有點傾向無政府主義狀態,但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是以顛覆容易使人不安,不論它是打著紅旗反紅旗,抑或是暗渡陳倉、然後再出其不意,殺你個措手不及。它不會大鑼大鼓喧聲震天擺明車馬招搖過市。相反的,它科完全按照或遵守遊戲的規則,待你在不設防的情況下,才發難變身。

作者: 
1996年

百分百感覺:百分百啱feel

上集《百分百感覺》角色年齡較輕,描繪出渴望當大人的世界,向前衝不向後望。今集《百分百啱Feel》年齡推高了,可以無愧地踏上懷舊之路,尋找小露寶去。明智地轉換了角色身分名稱,讓Jerry與Cherry可保持貞節,使浪漫追求變為同居相處,倖免於《金枝玉葉2》難以討好的情況。上集暗戀今集絕症同樣動人, 邱淑貞的角色出奇討好。惟in對白與拋牌子有硬堆砌之嫌,不及上集自然。

作者: 
1996年

三個受傷的警察:後過渡期的情緒投射

跟一般警匪片比較,在處理警察角色上,本片選擇突出警隊內部運作、行動部署、盤問口供、內部紀律審査、開槍後的化學檢驗,以至警司級在除夕晚的英式派對等,令全片的實感增強不少;更重要的,是準確地建立了警察環境的氛圍,甚至不用借重港產片常見的具體外敵,說的完全是從內部來的壓力,老(鄭則仕)、中(王敏德)、青(林曉峰)三代警察的困擾,各有不同,卻非常有代表性。

作者: 
1996年

阿金

許鞍華益發迷惘的代表作,故事情懷均嚴重與時代脫節,追逐場面更反映出她對商業元素的理解落伍得很。把《女人,四十。》與《阿金》並列而觀,更令人感到許鞍華處理題材,由個人過渡到普遍層面往往拿不準分寸。

作者: 
1996年

人間色相:太監化男人是好男人?

《人間色相》是一個的士司機(黃子華)性無能反而享盡無邊艷福的故事。儘管影片表面上人人坦然開放地大談各种性話題,但骨子裡的主題卻是強調傳統文化中「非性化」的一面。最關鍵之處,是主角跟大陸文化人(張達明)的比較。黃子華這次是小生,是被肯定的一個。戲中三位女性先後都主動向他投懷送抱,作為對他該種男人身分的獎賞。相反,張達明則是個接近反派的丑角。

作者: 
1996年

旺角揸Fit人:邊個同你講真

儘管黑澤明早在五〇年的《羅生門》已開成功的先例,告訴觀眾即使在非偵探片類型中,劇中人的第一身自述也可以是謊言,電影中的影象也可以是虛像,但大部分港產片仍然循規蹈矩地恪守戲中人的畫外音獨白都述說真相。於是看港產片的觀眾也習慣了相信影象不說謊,戲中人的獨白是心底話。

因此,當査傳誼導演 、鍾繼昌編劇的《旺角揸 Fit 人》竟然讓劇中人叻君(吳鎮宇)自述了一半後忽然推翻前言,現場不少觀眾的反應是難以適應,無法領略影片通過兩次截然相反的敘述所帶來的複雜喻意。大家覺得被「突襲」了。

作者: 
1996年

百分百感覺:百分百啱feel

電影自覺地不擔當續集身分,因此刻意要表現成長——從患得患失的追逐戀愛, 變成腳踏實地的負責守規。成熟的意思,是要從甜蜜但虛幻的愛情雲霧中拉回地上,抹掉戀戀風塵面向現實 。電影調子一點也不開懷,尤其描述失戀後的孤單,慘痛得凄涼。能夠開始體味人生,原來不是永遠無憂無慮,中間還滲出點點愁苦,或許這已經是青春一去不回的徵兆。只是意想不到的feel so sad,卻教人一時措手不及。

作者: 
1996年

三個受傷的警察:三個失控的警察

趙崇基這部作品是在九七之前,我們最需要的電影。許多影評已經指出,它在詮釋九七壓力這個話題上,比一般電影少了一點刻意斧鑿的痕跡,公認它擴闊了警察電影的題材,不再局限在兵捉賊的框框裡。

我想補充的是,它還另外打開一個話題,值得大家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討論,那就是面對九七這個壓力下,一個人如何自處的問題。

當九七一再成為藉口 ,令這個社會到了 《凸周刊》那種「全面失控」的心態時,其實應該是時候,叫人反省一下,自己為甚麼會失控到這個地步。

趙崇基那三個開槍的警察,基本上就是在問這個問題。

作者: 
1996年

攝氏32° - 八十年代得很的政治體會

在殺手片類型包裝的《攝氏3 2°》裡,可以找到強烈的九七情緒和政治影射。吳倩蓮飾演的女殺手,實可上溯至《胡越的故事》的周潤發及《殺出西營盤》的秦祥林,以至《亡命鴛鴦》的夏文汐及《墮落天使》的李嘉欣。影片基本上也有齊這個類型的主題(泯滅個人身分,與經紀人的信任和出賣,行刺與復仇,專業操守與人性感情的矛盾… ) ,風格同樣是接近“黑色電影” 的冷冽迫人。有趣的是連那份無路可逃的死局宿命感,以至最後歇斯底里的浴血廝殺,都是那麼的八十年代。

作者: 
1996年

人間色相:販賣性

張志成前作《神探磨轆》(1994)引來如潮劣評後,儘管口硬認為大男人主義陽具中心並無不妥,但這回確實多了點避忌,起碼不敢再把女同志攣拗番直。可惜由於並無切實的反省或虛心的加強認識,卻繼續在同性戀和雙性戀的領域任意馳騁他的性幻想,結果同樣教人哭笑不得,而且更多了一層閃閃縮縮的難堪(如利用黃子華「暫時性無能」的藉口大搞意淫)。此外不但沒有自嘲的雅量,更借張達明挖苦「偽術家」和假知識分子,反而暴露了自己的無知。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