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新上海灘:原地踏步 無法興奮

無論內容及包裝都是把注碼押在張國榮和劉德華身上,觀眾反應的平淡,再次反映了傳統明星制度的沒落。

至於影片本身,其實已算絕不欺場,幕前幕後皆悉力以赴(不過劉德華自覺要與張國榮較量,不停施展其舉手投足的「魅力」則使人吃不消)。監製徐克一貫地借題發揮,把原電視劇改到面目全非,來延續他自己的九七中國情結。編劇也努力把俗套的三角情仇恩怨故事,以三個章回的非傳統結構帶出,企圖搞出一點新意。導演潘文傑的表現也比兩集《上海皇帝》(1993)時期熟練揮灑,手足義氣男性情誼的主題亦一以貫之。

作者: 
1996年

旺角風雲:稱身的終結

原以為《去吧!揸 Fit人兵團》是九六年江湖片壓卷作,沒料到 《旺角風雲》更兼收並蓄,不是著跡地跟江湖片對著幹,卻偏偏比一浪跟一浪的江湖片更高明。

小人物窺伺大江湖,沒有必然的殺氣騰騰,相反,此片補充了過去多部江湖片的盲點──生活感和現代感。蠱惑仔和貴為大佬的黑道人物,仍是有家庭、有妻兒、有過去、有朋友、也有敵人的。 他們並非貪生怕死,不過江湖殺戮,可免則免,求財不求氣,以和為貴息事寧人。完全更新了以往蠱惑仔片正邪二分的世界,義氣尚存和超人戰鬥力的神話不攻自破。換句話說,導演葉偉信鋪排的,是更為人性化的黑道世界,間接否定了浪漫江湖的存在。

作者: 
1996年

紅燈區──兩代英雄交鋒

《古惑仔》系列雖然令英雄片重振雄風,但卻已將八十年代個人浪漫英雄主義變為入世的幫會主義。八十年代黑幫英雄不受社會規限,能夠突破所有框框,在架空的環境內完成個人英雄行為;如今《古惑仔》所推崇的,卻是一個幫會凌駕一切的社會,英雄行為全於這空間內進行。以前個人英雄要爭取心靈上的心安理得,現在的幫會英雄則要爭取在社會裡的地位及公理。

作者: 
1996年

色情男女:色禁

爾冬陞、羅志良導演的《色情男女》講生活逼人,年青導演張國榮由於長期無工開,把心一橫去拍色情片,借此諷刺影圈的各種現象。令人稍感意外的,是影片對香港色情片的拍攝過程的種種現象,都諷刺得比較浮面。

中國傳統訓誨是「萬惡淫為首」,由《三國》、《水滸》傳下來的男性英雄傳統中,女色都是一種禁忌。所謂「色字頭上一把刀」,香港導演拍色情片時有種不甘心的心結並不出奇,甚至可說頗為普遍。通常他們在拍色情場面時會大撚鏡頭, 表現自己可拍出富美感的畫面,往往有裸露鏡頭而缺情欲挑逗性。最佳例子當然是何藩的影片。

作者: 
1996年

警察故事4之簡單任務──衝出亞洲的部署

成龍電影系列發展至此,那份急欲國際化的雄心壯志已經昭然若揭。四集《警察故事》已盡顯此況,作為一個道地香港警察的英雄傳奇,首兩集中的陳家駒就算怎樣威風勇敢,仍局限於香港這地區裡大發神威(當然,走不出地域的界限並不算是缺失,因角色本身有血有肉的性格塑造,亦非常可觀),只是,到了第三集,由於情勢改變了(特別是原有的市場難以支持成龍作品的高成本),加上一份不甘蟄伏於一隅的心態,便在蠢蠢欲動,相互刺激下,造就了一個「超級警察」形象,儆惡懲奸的範圍被擴大了,足跡覆蓋了中國大陸、金三角甚至是馬來西亞一帶。這亦反映了成龍電影市場雄霸東南亞的身分。但是南征北討的馬車甫開動了便不能再止息。

作者: 
1996年

民警故事──這才是「……」生存狀態!

同樣以日常瑣碎事兒做核心,寧瀛九二年的《找樂》借一群老人說退下火線後的消閑生態,九五年的《民警故事》則更縱深、更廣泛地去勾劃一個社會的橫切面,展現編與導全然成熟的風格。

來自北京的警察故事沒有槍林彈雨,更沒有甚麼轟烈壯士做主角。填滿每天時間表的就是去抓瘋佝、調停吵架、教訓老千,說來沒有半點英雄感;趿著拖鞋,掛著髒臉,提著漱口盅,夜半爬起床揉著睡眼去處理案件,和流氓饒舌雄辯,這些倒是最真實不過的功績:老是撻不著火的警車,層疊層的傳播形式,脫口溜出Audi、Charade的孩子,取代胡同平房的公寓高樓,賺個盤滿砵滿的盲流紙牌老千,這些才是活生生的中國景象。

作者: 
1996年

總論:情色,湮沒在藝術/淫欲兩極中

《色情男女》有這麼一段情節:為了生活接拍三級片的導演出現身分危機(identity crisis),獲攝影師安慰,後者告訴他很多名導演都是拍色情片起家的──「其實只要拍得好,是否三級並不相干」。

問題是:何謂「好」的三級片?

《色情男女》隨後展示的,乃導演為電影加人美感(例如柔和的沙龍鏡頭、恰當的打光)、演員投入認真、氣氛浪漫激怡……結果,一齣「像樣」的戲中戲〈色情男女〉竣工,導演在有限空間完成為色情電影貫注「藝術」的任務。

成見:助興

作者: 
1996年

飛虎:逆境求生的故事

趕拍出來跟《飛虎》打對台的《飛虎雄心2之傲氣比天高》花了不少篇幅在訓練過程上,但無論實戰場面或人情刻劃皆差強人意。反觀陳嘉上在《飛虎》刻意不重複上次《飛虎雄心》(1994)的路線,減少隊員之間關係和性格的刻劃,甚至簡化劇情,把戲劇集中在內(飛虎隊對海關警察)、外(香港警察對美國軍人)兩重對比,以及野戰場面的實感。這項取捨本來無可厚非,結果成績未如理想,只是由於執行上未竟全功而已。

作者: 
1996年

洪興仔之江湖大風暴──漫畫化的現代武俠世界

蠱惑仔片潮到《古惑仔》第三集應算是階段性結束,此片雖仍是黑道江湖題材,但主角設計和際遇已大異其趣:梁朝偉飾的洪飛雖是黑社會老大之子,卻因其父高舉義氣令母和姐身死,含恨在心遁隱江湖:其宿敵東興社太子爺,更為報父仇而向警方舉報黑社會。可以說,兩人在身分上是黑社會叛徒,不再是一廂情願高舉黑旗。

電影透過梁朝偉江湖浪蕩刀客的造型,神出鬼沒的飄忽行徑,和快刀手的神奇身手,只用刀不用槍的俠客性質,產生了很強烈的超現實味道。

作者: 
1996年

黑俠:動作設計彌補不足

電影是團體合作互相衝擊下的藝術品,主力創作者要讓自己思想、感情放射出來, 也要靠著劇本編寫的血肉、演員演出、導演技法來實現,一旦產生不出化學作用,充其量只變成各自各精彩的合成物。

《黑俠》正好是一例,徐克監製、李連杰主演、袁和平作動作導演、李仁港導演, 雖然都是獨當一面,出來的產物卻非意料中的精彩。雖不至支離破碎(尤其徐克近年在掌握角色上皆是象徵意味先行,對他的要求必定不能與人物情味為本的電影相提並論),但結果某些重要角色(莫文蔚和葉芳華)也只是棋子,叫人慘不忍睹。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