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香港電影回顧

旺角揸Fit人:性善性惡的兩面疑問

不論是一幅油畫、一首樂曲抑或一部電影,最珍貴價值在於原創精神,唯有這樣才可以使之成為經典,流芳後世。後來的追隨者無論做得如何出色卓越,注定永遠只能成為次品。

《旺角揸Fit人》絕對可能成為九六年其中一部最富爭論價值的電影,不單是繼《阿飛與阿基》後,另一部極富反黑社會英雄色彩,及對黑幫英雄片作出徹底反諷的作品,且更在「性本善與性本惡」的雙面題旨上,提出了有趣而發人深省的疑問。但很可惜,它又肯定是一部次品,再難更上層樓,正正因為其風格與手法,缺乏了作者那份應有的原創精神。

作者: 
1996年

百分百感覺:百分百啱feel

依然是男歡女愛的軟糖電影,這趟雖仍熱鬧,整體卻鬆散和沒精打采得多。主打的鄭伊健邱淑貞鄭秀文的三角戀,寫明刀明槍的感情危機,情味遠遜上回《百分百感覺》,筆墨粗疏,令說服力大打折扣(尤其邱淑貞的驟來驟去)。張達明梁詠琪的錯配鴛鴦反而更多神來之筆,追女苦樂始終比維繫感情更容易發揮。不過,本色演員卻有機會盡展所長,張達明與葛民輝碰頭才是高潮所在,的確是意外收穫。

作者: 
1996年

三個受傷的警察:修身、齊家……的省悟

看著一個導演所拍的電影一部比一部進步成熟,創作視野一部比一部寬遠,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無奈這種感覺已久違(每況愈下的倒是看得太多),如今偶然碰上了真有點陌生和意外。

從《人生得意衰盡歡》(1993)、《沙甸魚殺人事件》(1994)、《三個相愛的少年》(1994),到新作《三個受傷的警察》,趙崇基以慢熱的方式逐漸形成個人風格,技巧亦日趨成熟,沒有別人的一鳴驚天下,卻有更為沉實穩健的循序漸進。

作者: 
1996年

攝氏32°

吳倩蓮演的女殺手,其說服力不在乎你信不信,而在於展示一種存在方式。體溫低於常人5° ,生物學上極有爭議,但你要駁斥,便失去了關於這種存在的表達方式。— 沒有存在方式是不需要特定的表述方式的。

劉青雲街頭賣麵,每天晚上等一個神出鬼沒的倩女遊魂,她不是“人”,那才叫浪漫。編劇的邏輯明顯不過 — 沒有人味的殺手自由自在,但當她愛上一個男人,悲劇便寫下了。

作者: 
1996年

人間色相:誤將粗俗當通俗

說一些事物「俗」,有時也未必是壞事,比如「通俗」: 可是《人間色相》的俗,卻除了 「粗俗」之外,再也想不出其他恰當的形容了。而這種粗俗又比王晶那種更可厭一點,因為王晶最少有一點坦白,擺明車馬以粗俗來媚俗,而張志成則以文化人的造作意圖矯飾粗俗, 態度虛偽。

如果《神探磨轆》是一次義無反顧的大男人性意識大展露、性幻想大宣泄,那麼本片卻轉為更墮落的意淫,以更閃縮更曖昧的方式來作性幻想,而且處處為自己找藉口,可說比前作更虛偽,也更反映出導演對題材完全缺乏誠意,更欠思考,一切不過誤將粗俗當通俗,露骨當坦白。這一點,也許與編導的修養和意識有關了。

作者: 
1996年

旺角揸Fit人:昨日/真實的矛盾與混淆

《旺角揸Fit人》中的「昨日的我」和「今日的我」的區別其實只是一個幌子,真假關係弔詭難測,不應強求把它們獨立分析,相反更該把兩個截然不同的關係結合而整體觀之。

影片中區分,「昨日的我」和「真實的我」的方法,只在通過叻君本人的畫外音敘述出發。當叻君在「昨日的我」末段說出從前所說的一切只是謊言之際,又另闢新徑開展了「真實的我」一段,之後仍以叻君的畫外音作帶領,使這段以假轉折出現了很大的破綻。

作者: 
1996年

伊波拉病毒:充滿歇斯底里

本片歇斯底里的原因,可能有以下三點:

其一,這不是偶然。《古惑仔》系列有靓坤,《紅燈區》有畢華祺,都是些具自毀氣質的反派角色,他們原本來自漫畫,漫畫中早有這個歇斯底里的傳統。

其二,是導演邱禮濤與主角黃秋生對自己身處目前香港電影工業內形勢的反響和懷緬。

作者: 
1996年

衝鋒隊怒火街頭:為軍裝差佬出啖氣

皇家香港警察的職能與隊別種類繁多,因此香港電影中的警察以有系統的、分門別類的形式出現在銀幕。先做個小小的統計,拍過而變化最多的當數便裝警探。其他如交通警、重案組、軍裝警察、飛虎隊、臥底警察、狗仔隊等等都有。片中的衝鋒隊,則是警察類型片新嘗試的隊伍。

本片在多方面也作出了新嘗試。首先,是強調了衝鋒隊這支警隊的身分,對觀眾而言無疑別具新鮮感。亦刻意將衝鋒隊的職能交代得非常仔細,一幕工作分配會議便充滿資料豐富的實感。其次,在人物設計上,衝鋒車內五名隊員的不同性格也是警察電影中難得的豐富筆觸。

作者: 
1996年

4面夏娃

《4 面夏娃》其寶只有一面:我不以為吳君如在本片的表現有特別深刻的地方 — 依然不過是扮鬼扮馬而已。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大公平,事實上是四個片段並沒有提供足夠篇幅去develop任何一個人物,讓演員有充分的發揮。四段戲雖不同導演,但真正的主宰,卻是杜可風那百分百放任的攝影風格 — 我沒有看過比這更壞的攝影了。如果承認放任是一種不成熟的行為的話,本片便是這樣一部極度不成熟的作品。

作者: 
1996年

月滿英倫:僑民苦衷

去國多年的張澤鳴,仍然無法擺脫大陸人在異鄉的過客心態。前作《人約砵蘭街》(1995)的香港,本片的倫敦,都只是主角們天涯淪落的陌生背景。關鍵在他們始終心繫故土,卻認定歸國未是時候。

男女主角一段忘年戀的壓抑和自咎,完全反映了編導的中年男性hang-ups與矛盾。加上早成陳腔濫調的劇情,窮人的自卑及懷才不遇的自憐充斥全片,拍得比《人》片流暢亦無補於事。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6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