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香港電影回顧

97古惑仔之戰無不勝:棄舊求新的一集

九六年三集《古惑仔》事實上已經為傳統江湖片賦予新一代氣息,於是,《97古惑仔之戰無不勝》的出現,跟前三集的界限便覺涇渭分明。

前三集是一個單元整體,今集則明顯有另開一章的味道。電影打正名號是97版,而不標榜自己的第四集身份,居心昭彰地有著過渡意味,正是要把《古惑仔》發展成長壽劇的第一步。今集給人最深刻的感覺,便是雖然保留著系列的人物,但電影裡面的世界已不再一樣,面目全非。

作者: 
1997年

完全結婚手冊:對資料搜集掉以輕心

《完全結婚手冊》的戲軌,其實不全從檢視婚姻的角度出發,只單純地 對愛情觀表現另一種投射方法。電影裡帶領著劇情發展的,主要還是袁詠儀 和王敏德這對熱戀男女。他們的感情隨著戀愛年期的考驗,面對著應否結婚的抉擇—結婚成為男女感情的最終歸宿,這是對婚姻的最傳統詮釋觀點。

作者: 
1997年

香港製造:跳樓意象與男女自戀

希治閣經典作《迷魂記》(Vertigo,1958)給我們的啟示是,畏高原來也是銷魂的前奏;愛與死,可以從高墮下開始。

我們無意重提陳果兩部為人樂道的作品──《大鬧廣昌隆》和《香港製造》,都是由跳樓肇端(前者是敘事開始,後者是文本結構上的首出)。不過,看過《香港製造》的人,大抵不可能忘記電影對跳樓的執迷。

作者: 
1997年

97古惑仔之戰無不勝:深化主題,演員精采

《97 古惑仔戰無不勝》是原班人馬第四集,劇情的凝聚力雖不如第三集 般收放自如,但爽快乾脆的風格仍在,而且花大量篇幅於友情和大家庭秩序的描寫上,明顯是要深化三集以來的主題(繼承傳統所需的修養)和鞏固人物(浩南、山雞的友情基礎),將幕前一眾具實力的黑社會類型片演員集合 起來(萬梓良、張耀揚、黃秋生、吳君如、尹揚明)。
劉偉強亦改變過去拿手的手提拍攝方式和能量豐富的場面調度,取而代之是各種場面的細意經營。

作者: 
1997年

完全結婚手冊:九十年代版「點解要擺酒」

愛情喜劇最忌演員配搭不當,因為無論故事多有趣,對白多精妙,銀幕上的戀人沒有火花便沒有愛情。《完全結婚手冊》便有這個毛病。故事充滿電影人公司一貫的中產市民趣味及小聰明對白,但兩對戀人都沒有 chemistry,結果演員各自為政,搭不上嘴。袁詠儀與王敏德兩人之間淡如水,楊采妮與陳小春也只見友情不見愛情。下次再請這幾個明星拍檔,最好先請化驗師測一下他們之間的化學作用。

四位角色中只有陳小春較有表現,除了表演較為投入,也因為角色的塑造比較成功。電影人公司一向擅長捕捉中產男性價值觀,以男人為中心的影片較為完整。今次擺明車馬是「女性電影」(編導阮世生語),便顯得力不從心。

作者: 
1997年

鴉片戰爭:借古喻今,委曲求全

謝晉的《鴉片戰爭》開宗明義為配合九七香港回歸中國而拍,在港上映時更有董建華及新華社要員出席首映禮,廣告也一度用上親共政客的推薦作招徠。但出乎意料的,是影片沒有想像中(如李翰祥的《火燒圓明園》〔1983〕)那麼不堪。當然仍不乏肉麻的愛國口號,強加的兒女私情一線亦照例尷尬(大陸片拍愛國傳奇歌妓永遠生硬虛假)。但作為一部歷史片卻格局完整,謝晉的場面調度及全局駕馭能力顯出了大將風範,大場面拍出氣魄和意境,細節的考據也處處見工夫。

作者: 
1997年

馬永貞:後資本主義末世氣氛

看元奎與劉鎮偉找金城武重拍的《馬永貞》,無可避免有點「新意思」的心理預期(儘管二人近年的合作再無當年《方世玉》給人的驚喜)。而最大的意外,是影片雖然不乏他們拿手的插科打諢誇張搞笑,但無論基本的戲劇模式和電影手法,都是那麼的「老派」,儼如向舊版《馬永貞》(及其代表的那個電影時代)致敬一樣。

作者: 
1997年

天才與白痴:簡單二分世界不合時宜

由《沙甸魚殺人事件》(1994)開始,直到較近期的《最後判決》,趙崇基的電影一直都流露著一份對人的關懷,同時亦擅長於捕捉人性的本質。而偷橋自西片《不一樣的本能》(Phenomenon,1996)的《天才與白痴》表面上仍然帶有以上兩點特色,但比較起他的前作如《三個相愛的少年》(1994)和《三個受傷的警察》(1996)等,今次無論寫人與言情皆顯粗糙單薄得多。

作者: 
1997年

另起爐灶之耳仔痛:九七前最後一部六四作品

不是因為預知六月四日那天晚上天氣酷熱,故標奇立異地叫人往冷氣開放的電影院躲去;而是:怎說也好,游靜的錄像作品《另起爐灶之耳仔痛》的確不錯是個六四的好節目。

原來往年藝術中心都會在六月的第四天歇息一下,抖抖;是年正值九七,游靜揀了這天放映她的最新作品,政治意圖少不了(第二場的放映時間則為六月三十日殖民時代的最後一天)。她有自信揹得起這個包袱,跟董建華叫我們放下包袱剛剛相反;就這樣,已覺得有些氣派了,倒值得捧場。

作者: 
1997年

黃飛鴻之西域雄獅:打出金山夢

胡金銓的《華工血淚史》壯志未酬,徐克則捧出了這齣《黃飛鴻之西域雄獅》──講的也是上世紀末華人到美國西部開發的故事。不過,徐克監製、洪金寶導演的這部片講「血淚」的少,倒是在「揚威」。

自從徐克將黃飛鴻帶出南粵地域,北上華,又或者將他說成是孫中山的同志,用黃飛鴻這個招牌一再發揮想像力,到如今讓黃飛鴻殺到美國西部,一點都不稀奇了。可是,這個大前提倒是有根據的,當年被賣豬仔到「金山」的都是珠江三角洲的人,而其實,在徐克《黃飛鴻》的第一集中,就有「賣豬仔」的描寫,故此,故事盡可虛構,但大背景卻沒有錯。

作者: 
1997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7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