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香港電影回顧

九七愛情拉鋸戰

又一部同性戀電影?我聽到《春光乍洩》的故事後不禁問。當然,同性戀題材牽涉另類觀念及被歧視者的際遇,本身很富戲劇性,也實在有道德上的迫切 。但近年同志電影已成為登上“影展”及“藝術”青雲路的捷徑,王家衛還跑上去趕科場,我無法不讓犬儒在心裡抬了頭。

看完後,我又不得不完全折服,梁朝偉飾演的黎耀輝及張國榮飾演的何寶榮(兩個名字在片末列為攝影助理),兩人的感情拉鋸戰,無論調情或鬥氣,都與男女之愛一樣熾烈,一樣感人。而擺脫了“男女”意識形態的枷鎖,人與人之間的愛,始終是剪不斷、理還亂的濃,這段情便來得更純、更真。

作者: 
1997年

恐怖雞:嚴重的“大陸恐懼症”

吳倩蓮做“雞”? 更是三級恐怖雞? 見到海報不禁詫異,但也肯定這一部不會是粗俗的鹹肉片,必有一些特色。結果證實不是淫賤或搞鬼的行貨, 實際上並不色情亦無鬼怪,然而十分冷血殘酷,心態扭曲得可怕,兒童固然不宜觀看,亦不大適合正常成人口味。

編劇曾謹昌首次執導的《恐怖雞》,原名《小心女人》,可以說是西片《危情十日》(Misery, 1990)加港片《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集中拍攝冷酷的綁架和凶殺。技法做到冷靜細緻,但過度賣弄虐待和血腥味,是一部很病態的港產怪雞片。

作者: 
1997年

月未老:表達難以言詮的感覺

女孩懷了男友的孩子,剛剛和男友分手,遇上愛不斷說話的阿姨,跑到超現實的醫院,和不住流血的男孩聽最後一班火車經過,在電車軌旁安慰前度男友的女友。

大家都說我們年輕的一代像失去了言語的能力。老一輩不知道年輕一輩在想甚麼,年輕一代又不知道長輩們希望他們說些甚麼。於是大家各懷心事,不好說。

拍電影,大概就是為了要說一些非電影表達不了的心事吧。

張偉雄導演的《月未老》恐怕是香港有史以來曝光最多的獨立電影,放映前放映後迴響不絕,大家都希望為香港電影的弱勢打一打氣。

作者: 
1997年

十萬火急:有血有肉真英雄

何謂真英雄?《龍出生天》(Daylight, 1996)的英雄是個救世主式的獨 行俠。有些人認為這部電影把主角升上“神”的地位是一個可取之處,但其實片中小教堂之類的象徵意義是心思有餘效果不足的點綴,並非甚麼荒漠甘 泉,只不過是海市蜃樓而已。《十萬火急》同樣走災難片的格局,但對人物 的刻劃卻下了一些工夫,嘗試帶出劇中英雄有血有肉的一面,意圖恰巧與《龍出生天》相反。可惜編劇的意圖雖然可嘉,但劇本卻寫得未如理想。

作者: 
1997年

豪情蓋天:九七回歸,互信難尋

查傳誼九六年導演的《旺角揸Fit 人》(1996)和《去吧!揸Fit人兵團》 (1996)獲得好評,在黑幫蠱惑仔電影中別開生面。現在他拍出較大製作的 《豪情蓋天》,改以警探為主角,還從香港跨到蒙古,駕著比《生死時速》(Speed, 1994)更危險的大車穿越中國南北,衝回香港。

香港片應該能小能大,能正能反,試探新領域,接受新挑戰。查傳誼不斷嘗試各式戲路,敢作敢為,是可嘉的。《豪情蓋天》局部拍出衝勁和吸引力, 但作為大型警匪片,則顯然在構想和功力上還未成熟。

作者: 
1997年

迷宮裡的胡金銓

李翰祥和胡金銓都來自北京,他們曾經共事,五十年代初,胡金銓加入吳栽和費穆主持的龍馬公司當美工,就是由李翰祥引薦的。他們二人都酷愛中國歷史文化,尤其諳熟明、清二代。表現之於電影,李翰祥擅長拍攝宮闈 中的奇觀,可是即或是寫民間小故事,也是色彩濃艷、喧嘩熱鬧(國聯時期的《冬暖》〔1969〕可能是少有的例外);胡金銓卻深惡權貴勢力,而喜遨遊於邈遠的山川之間,落筆用色素雅,然不乏蒼勁奇偉之氣。李翰祥愛繁華俗世,滾滾紅塵,他的電影鮮設道德藩籬,未必是心懷寬容,倒更接近市井式的犬儒主義;胡金銓卻是百分百的禁欲主義者,他的電影世界裡,人物多兵分二路,忠奸分明,清晰如舞台上的臉譜。

作者: 
1997年

十萬火急:尊重真實,強調實感

不同意大部份評論指摘《十萬火急》文場戲馬虎甚或是欠奉的說法。 就整個電影的架構來說,創作者根本志不在那些文場戲。影片寫的其實是慈雲山消防局那隊“黑仔”的隊伍。換句話說,寫的是整體多於個體,即使是個別隊員的私生活和經驗,中間其實也互相呼應。諸如新仔(黃浩然)的父親,呼應了劉青雲的母親(兩者同樣操著濃厚的鄉音);方中信的破碎婚姻和與女兒的關係,呼應了黃卓菱與鄧梓峰的另一對夫婦關係。這種強調整體的感覺,突出了後半部這個隊伍“自救”的處境。

作者: 
1997年

神偷諜影:某一種回歸心情

一部以《職業特工隊》包裝的動作片,橋段抄自《通天神偷》(Sneakers, 1992);放在回歸後的香港社會,中國的公安及特工人員完全隱形,而英國的特務又不是奸,反而是愛錢的香港警官,把忠與奸的角色都放回香港人身上。一方面是不敢提及中國方面的敏感地帶,另一方面想把中國因素完全排拒於電影之外,有心與無意間,有幾分反映出回歸前後香港的某一種心情和態度。

作者: 
1997年

蘭陵王:父系社會價值,母系社會獵奇

蘭陵王的故事是東方遠古的傳說,描述相貌俊秀的蘭陵王子,因長得像女兒家,以致黑鷹族的武士,拒絕與其交戰,令鳳雀族蒙羞。為了成為驍勇善戰的武士,他求得神木造成凶狠的面具,戴在自己的臉上與敵交鋒,殺得敵人片甲不留。但他自此變得性情乖戾,大舉肆殺。

作者: 
1997年

三部曲的終結篇

嚴浩改編吉本芭娜娜小說的《我愛廚房》,是他北上大陸拍片十多年來,首度重返香港本土之作。但先是參賽柏林無功而還,作為香港國際電影節開幕電影後不久推出公映,票房和評論反應也並不理想。

平心而論,影片的確不算嚴浩的佳作。儘管技法保持水準,影象刻意求工,大量獨白及旁白更是充滿人生感慨,可惜卻流於外露且過分感傷。加上羅家英男扮女裝的演出無法使人入信(不脫搞笑噱頭味),影片在悲與喜、沉重與嬉戲之間,經常找不到適當的平衡。

作者: 
1997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7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