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香港電影回顧

陰陽路之升棺發財:自嘲的況味

《陰陽路》第一集(1997)以電影行內人作為角色,有一種自嘲的況味,其中以戲院遇鬼一段最有趣。到了第三集〈升棺發財〉,竟然起用殯儀館工作的各色人物為角色,是為三集中最成功擊中「陰陽路」這個主題的一部,他們每天都處理死人的問題,對生與死有一定的體會。

作者: 
1998年

每天愛你8小時:娛樂性不錯

拍廣告界優皮族蘭桂坊一夜情,實際上現已不再風光。但在港產愛情喜劇日益稀少而又粗俗之際,此片做到流麗幽默而不愚蠢,合乎現代都市人情理,描寫男女關係亦能細緻風趣,娛樂性不錯,因此雖無新猷,也不會令人失望。

作者: 
1998年

9413 - 不甘心於類型化

《9413》有意走另類路線—不過,並非是狹義的另類,即小圈子主義,孤芳自賞;而是仍不離通俗題材、通俗的手法和講普通人的故事,但是,在結構與處理上,則著力營造風格化,同時又不甘心於類型化。此外,在發行策略上也有別於例行方式,只選定一家戲院公映,而這家戲院要走的也是有品味路線。在宣傳方面,曾於公映前舉行聯同香港藝術中心、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合辦與觀眾交流的活動。總之,本片在整體運作上都有別於一般商業片。

作者: 
1998年

紅河谷 - 主題先行

《紅河谷》的宣傳不可謂不足矣,這部影片在內地甚為賣座,又被上海傳媒頒予上海國際電影節一個大獎,加上西藏又成近年一些人熱衷的話題,在本港公映卻只收了四十多萬,估計連宣傳費也收不回。

作者: 
1998年

暗花:要求個人無還手之力

《暗花》把故事場景放在澳門,正好對照著該地近日受著罪惡陰影籠罩下,各種匪夷所思的大小罪行。目無法紀的無政府狀態在現實世界發生,無疑流露了一種荒謬味道,有其獨特的政治和社會意義可供研究。深化著故事那份處處抽離現實的意味,電影國度的全民皆黑(社會),意念看似脫離現實,卻正又出現於有關澳門的真實新聞報道之中,這為電影對本身環境的建構提供了一個真假難分的可能性。前設了一個虛構的故事架構再加入了現實的罪案材料,便深化了電影銳意到達的諷世層次。

作者: 
1998年

陰陽路之升棺發財:筆觸充滿想象力

令人驚喜,《陰陽路》系列竟然愈拍愈進步。三集皆貫徹以「行業」為故事的發展重心,如第一集的電影業,第二集的廣播業到第三集的殯儀業。匠心獨運發掘了各行各業的鬼怪傳聞,通過戲劇化的穿鑿附會將鬼古重新包裝。

〈升棺發財〉則主要取材於喪禮的儀式內容。從死人化妝的規矩到整個喪禮的「run down」鉅細無遺地如數家珍,充滿獵奇色彩,雖然只屬於「描述」性質,卻在觀感上非常吸引。而且電影巧妙地做到了從儀式中突出人性,把主角身份集中在一班殯儀業同僚,營造出一種另類小圈子感覺。

作者: 
1998年

每天愛你8小時:象形文字

做著片中的梁朝偉都幾好,起碼衣食無憂,薪優職高。這樣的一個中產寡佬的感情生活,都幾難不多姿多采。事實上,今次阮世生處理這部小品愛情喜劇,的確都市感強,貼近生活。有了立足點,便容易玩出神采,可喜的是通俗而不庸俗。

其實,看見梁朝偉配方中信—你都會知道這個「象形文字」講乜。兩個愛睇波的男人,愛「企」不愛坐,正是現代嬉男,但情場高手最不懂的原來就是愛。愛如潮水,逝去了才懂珍惜。世界盃過後,才知「沒有波的日子」是多麼空虛。男人,原來都要回歸家庭—蘭桂坊不是屋企鋪床呀。延續了《風塵三俠》(1993)式的戀愛遊戲規則。

作者: 
1998年

新古惑仔之少年激鬥篇 - 成長篇

為甚麼要開拍《古惑仔》的前傳《新古惑仔之少年激鬥篇》?答案本來明顯不過。《古惑仔》拍到第五集《98古惑仔龍爭虎鬥》,手法固然熟練,創意方面卻疲態畢露。幸而部份滄桑感正好與劇中情緒暗合,才不致太過泄氣,但以青春化為號召的《古惑仔》片集,實已隨著主角的不斷成熟(上位之後是上岸)而出現危機。另一方面,同期以外傳姿態出現的《古惑仔情義篇之洪興十三妹》口碑更勝,起用更年輕的青春偶像拍一部“成長篇”自是應有之義。

作者: 
1998年

紅河谷 - 對今天現實的影射

西藏問題是中共其中一個最緊張的政治問題,所以像《紅河谷》這樣講西藏歷史的電影,和當年的《農奴》(1963)差不多,都只是政治教條的宣傳,分別在當年強調階級鬥爭,今天則把民族主義視為無往而不利,不容質疑的價值。《紅河谷》強調漢藏本一家,西方殖民者為了侵略東方,不惜從中挑撥,分化漢人。影片敘述英國人強暴丹珠,殘殺活佛和藏人,來反覆宣傳西方對藏人的關懷都是假仁假義,包藏的是殖民者的狼子野心。影片對今天現實的影射昭然若揭。

作者: 
1998年

K.O. 雷霆一擊:純港片特色的荷李活電影

徐克的《K.O. 雷霆一擊》除了資金、劇本以及一批主要演員來自荷李活之外,其他工作人員都是香港業內人士。如監製是施南生,導演是徐克,美術是梁華生等,更聯同一批香港演員及武師等,拍攝了一部純港片特色的荷李活電影,將外來資金全部引入香港。

這是以九七主權移交前七十二小時的反走私行動為題,所拍攝的一部全功夫加特技動作奇情片。片中有大量動作場面,都來自港產片的類型典範,如在上環鬧市中作人力車賽的洪金寶式詼諧動作、成龍式的飛車特技、在果欄中的元奎式追逐場面,以及尾後拖船碰撞的徐克式模型特技等,都有意將所有港片的動作典範湊於一起,將港片的製作方式全盤放在國際舞台上。

作者: 
1998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8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