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香港電影回顧

細路祥:小市民生活倫常

以小孩子觀點看時代/政局變遷的電影,東歐國家製作過不少,像《爸爸離家上班去》(Otac na sluzbenom putu/When Father Was Away on Business, 1985)、《給我一個爸》(Kolya, 1996)等,都是出色佳作。《細路祥》被譽為陳果“九七三部曲”的壓卷篇,卻出奇地沒有前兩部作品那樣凝重和用力,也和東歐政治片必定要載滿政治信息截然不同。

作者: 
1999年
1

不見不散:地域性

《不見不散》(1998)是內地這年的“賀歲片”,有意針對新年電影市場而拍攝的“賀歲片”。無疑是向香港學習,也證明內地電影向市場化邁進,其中一項比較自覺的措施是按此規律運作了。

影片全部在美國洛杉磯拍攝,雖不是創內地電影先河,但花費不菲,可見投資者決心。

作為內地的賀歲片,自然沒有必要模仿香港賀歲片模式,去拍攝熱熱鬧鬧的大堆頭製作,然而,其中“賀歲”的特點並不濃。例如全片看到的是晴朗夏天,角色衣著全是夏衣,在隆冬時節看夏天故事,時隔太長,倒像是暑假檔期影片。看來,要針對何謂“賀歲”,仍需要有更成熟的策劃。

作者: 
1999年

玻璃樽:誰也不能動搖他

喜見成龍在《玻璃樽》內的改變!不再是橫衝直撞的幹探,又不是滿口英文的特務,做回一個平平實實、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最重要是他肯在電影中談情說愛。

谷德昭果真有兩下子,這不過是他的第四齣導演作品,但已顯出他一番真本事!作為一齣大型商業片,《玻璃樽》娛樂性十足;作為近兩年的成龍電影,《玻璃樽》更加平易近人、好笑好玩!谷德昭能夠成功說服成龍大哥改變戲路,比起他導演功力能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又引人入勝得多!

作者: 
1999年

新家法:效率

南燕監製和編劇、鄭偉文導演的《新家法》拍得不錯,夠生動,有劇力,還有規模和氣勢,人物活靈活現,動作爽朗緊湊,由頭到尾都吸引住觀眾。此片發揮了典型香港片的效率,雖無新銳之處,勝在熟練中也有變化,成為可觀的現代武俠情仇片。優點是人物豐富,故事奇情,“做戲咁做”而能手法靈活,點綴著日常生活感,還能在殘酷的明爭暗鬥中,以一段純情三角戀為主體,比多數黑幫片增添了戲味。

作者: 
1999年

紅色戀人:荷里活傾向

《紅色戀人》(1998)導演葉大鷹明顯有很大進步,不論對畫面、鏡頭調動或人物處理,都比他在《紅櫻桃》(1996)有著可喜的改善。例如至少不再是那麼生硬,不再是那麼矯揉造作,比較會說故事了。這都是使人看得較為舒服的地方。很明顯,應當承認葉大鷹邀請來自荷李活的編劇對劇本提出意見,以顧問方式協助對影片的拍攝,確實對影片的質素和可觀性起了一定的作用。這並不是專指片中有一位以美國人身份的人“客觀”地敘述他所認識的靳。靳是片中的中共地下黨領導人,因舊患發作,留在一位女聯絡人的家中療傷,在舊傷痛引起昏迷時與女聯絡人發生了性關係,後來,靳不想因自己而連累了她,在敵人追捕時,主動向敵人自首,以救女聯絡人。

作者: 
1999年

玻璃樽:對港片整體意義

本片有兩個出乎意料:一是想不到成龍一棄所長,拍的是愛情故事;二是想不到成龍第一次打輸了,而且,即使後來他打贏了,也認為自己在體重上佔優,贏了也不光彩,變得十分謙厚。

年年賀歲片少不了成龍的戲,而成龍的戲離不開追追打打的動個不停,又或是少不了大場面、大爆炸。然而,本片的他卻談情說愛、卿卿我我起來,而且,拍來有小品味道。迎兔年、賀新春之際,成龍推出本片,實在有另一番意義。

作者: 
1999年

爆裂刑警:她每一次的出場

今年參與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討論大會,得出來的結果,個人最感雀躍的是羅蘭可摘下最佳女演員的桂冠,令我興奮不已。

一直以來,我們對於演技均有重重似是而非的誤解:例如女主角一定較其他女角來得重要,又或是出場時間跟演員在戲中的重要性成正比等等。正因如此,令到不少甘草演員除了寄望老人安慰式的榮譽貢獻獎項外,好像便失去了他們於現實當下的位置,成為聊勝於無的閒人而已。

作者: 
1999年

黑道風雲之收數王:舒小獨的劇本

除了提神,《黑道風雲之收數王》也算醒腦,主角張家輝今次演的蠱惑仔,並非一味講打講殺,而是“食腦”的聰明人,就使本片比多數港產黑幫片和非黑幫片都有腦筋一點,娛樂性不錯。舒小獨的劇本值得一讚,演與導亦有活潑的發揮。

張家輝扮演有文化、有頭腦的蠱惑仔,在港片可說別具一格。如果不是他的廟街媽媽爛賭欠債,他應該是大學畢業的專業人士,現在卻做了會讀西報的泊車仔,還被迫跟了黑幫大哥去做“收數佬”。但他很快就憑智慧出人頭地,自立門戶。此片是知識青年在險惡江湖求生存、打天下的神話,拍得有趣,而且頗有情理。

作者: 
1999年

一個都不能少:本體的重複

《一個都不能少》(1999)是由哥倫比亞公司發行,應是繼《雷鋒離開的日子》(1997)是由華納公司發行後又一部經由荷李活大公司發行的中國內地影片。從這點可看到雄霸全球的荷李活已開始在市場實際操作上與中國內地電影進行合作,也可看到中國內地影片不可忽視的潛力。要不,按荷李活的優勢,大可不必買中國電影的帳。

儘管是這樣,就本片而言,應不是張藝謀出色之作。

作者: 
1999年

Pages

Subscribe to 1999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