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香港電影回顧

愛與誠:酷得有型 乾脆俐落

麥兆輝的《愛與誠》拍得相當有水準,不俗。至於有人說太似吳宇森過去的東西,那又怎樣?吳宇森當年也不是被人說太像森畢京柏嗎?那又怎樣?吳宇森不就還是吳宇森嗎?當然,若干年後,人們希望麥兆輝還是麥兆輝。

影片擔起大旗的是吳鎮宇,但不要忽略了王傑。沒料到王傑在片中是這麼精采。也許,一臉的蒼桑和久未出現在大銀幕上,帶來了某種陌生感或可稱作距離感的新感覺,而影片給予他尤其酷的性格和造型,便有了一種特別。他給觀眾的印象甚至比吳鎮宇更深。

作者: 
2000年

九龍皇后:延續葉德嫻慈母形象

霍耀良在香港浮沉了十多年,可以算得上是大起大落,他曾經拍過賣座超過三千萬的喜劇及動作片,但近年影片的成績卻有不斷下滑之慨。不過在逆市之中,至少懂得縮減資源,拍攝一些生活化以及講述小市民的故事。

作者: 
2000年

創業玩家:看香港片的青黃不接(節錄)

遲了四五年才推出的《創業玩家》,堪稱奇片。這部許冠文與高志森合作的舊作原名《牛頭不搭馬嘴》,由福建製片廠和中影協拍,九七前被禁至今天才解禁公映,不無明日黃花之感。

影片明顯是許高二人合作的《雞同鴨講》(向現代管理偷師,來打理一盤生意)和《合家歡》(許冠文飾演表叔)的延續。而拍時臨近九七,主體甚至放回國內(許是福州的商業奇才),「回歸祖國」或覬覦國內市場的用心昭然若揭。河國榮飾演不相信中國人可管理好大酒店的洋鬼子,從幸災樂禍到被吐氣提眉的許冠文「驅逐出境」,自然也是迎合那份趕英國人返祖家的「民族主義」情緒。

作者: 
2000年

是他,還是她?——花樣年華的新美學經營

《花樣年華》(下稱《花》)明明是蘇麗珍的愛情故事,但王家衛卻安排字幕裡的主詞是「他」。彷彿是因為「他」的遲疑,「他」的含蓄,「他」的無法穿越玻璃,錯過了時機。

1960 年的蘇麗珍,在南華會遇上旭仔(張國榮);1962 年的蘇麗珍,在
孫太(潘迪華)和顧太那裡遇上周慕雲(梁朝偉);之前一定在甚麼地方遇上她的結婚對象陳先生(聲音是張耀揚)。而在大球場致電給空電話亭(《阿飛正傳》中一幕)的那一刻起,她已註定在新加坡給周慕雲的電話中不吭一聲。

作者: 
2000年

月亮的秘密:中產愛情 不爛不cheap

三個故事,要說的東西多,但細心再看,其實又有條不紊,又巧妙地把三個不同年齡際遇的女子貫串。相當可喜的,是影片格調清雅,又有都市味,中產愛情除了晚九朝五蘭桂芳,還有越煩越愛的維園,越傻越心動的新加坡,和越患難越情真的港澳兩地。我特別喜歡李綺紅一段,最有戲味,又引人入勝,孿仔所發的巧合,切中愛情的兜兜轉轉,又苦又甜。李嘉欣不再有時跳舞,真正有時演戲,片中洗盡鉛華,反見驚喜。常說港產片又爛又cheap,此片是一次大平反示範作。

作者: 
2000年

愛與誠:語不驚人死不休

導演非常用心,全片努力營造獨特風格,泰柬黑色風情浪漫動作場面尤為出色:天台追逐戲;潑水節行刺;王傑單鎗匹馬去救人,一邊跳舞一邊槍戰。可惜,劇本一味要語不驚人死不休,過份製造奇特效果反而沖淡戲味,人物性格非常有型,但流於空洞,陳曉東的角色最失敗,千里尋兄,卻寫不出兄弟情。

作者: 
2000年

九龍皇后:逆流自恃創造「極品」

葉德嫻豈止是港產二奶,更是屋邨阿四。《九龍皇后》幾可以歸納為「阿四人生觀」的極品,她不獨自己身體力行,耆英馬拉松都要預她一份,更甚是將這個堅忍貞德傳授下去。關秀媚作為大婆個女,命運安排亦做了別人的繼母,自然深得真傳。找來劉國昌(《無人駕駛》)的阿餅作隔代傳功,自然是一個相信女性作為弱勢社群的投入信念。很多人認為《九龍皇后》的通俗亦笑亦喊look 是個不濟,相反我卻看到點點逆流自恃的骨氣。老土戲雖然沒有遠大目光,但就未必是混噩人生的。

作者: 
2000年

蘇州河:淒美的城市故事

多年前看過婁燁的第一部作品《周末情人》(1995),隱約記得也是一個愛情故事。跟他的新作《蘇州河》(2000)一樣,也有浪子、黑幫、迷離的美少女,也有仇殺和坐牢的情節,印象至深的卻是鏡頭底下那陰陰濕濕的橫街窄巷和破落齷齪的樓房。噢,對了,那是久違了的上海,揭開了四九年後新中國銀幕那一塵不染帷幕,從黑墨墨的歷史溝渠裡爬上來,骯髒邋遢中倒又有幾分似曾相識的親切。到《蘇州河》,這個城市的故事說得更哀婉動聽。

作者: 
2000年

花樣飄飄香港故事——含蓄與剛烈的書寫對照

《花樣年華》與《榴槤飄飄》都是2000 年兩部極出色的港產電影,有趣的是兩片的題材與風格卻南轅北轍:前者是一切工整匠心細緻的抒情文學小品;後者是大刀闊斧暴烈震撼的報道文學。兩種極不同的取向,述說的都是香港故事,一個含蓄,一個剛烈。

作者: 
2000年

月亮的秘密:不如獨立處理

三個女孩子,各自各於不同的空間同時愛上兩個男子。劇本企圖透過近來流行的 ICQ,把這三個女主角串連起來,順理成章地交代三段截然不同的三角 。可惜每一段故事縱使各有其可取之處,但相互的串連卻來得牽強及突兀,導演的剪接功力也未夠火候。既然如此,倒不如乾脆把三個故事獨立地處理,效果可能更佳。

作者: 
2000年

Pages

Subscribe to 2000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