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香港電影回顧

我老婆唔夠秤:改朝換代的呼喚

對我來說,《我老婆唔夠秤》於文本以外的意義,絕對大於以內的鋪排。首先,在短時期之內出現兩齣均以忘年戀為題材,且又分別以阿Sa及阿嬌為主角的作品(《這個夏天有異性》),可說絕非偶然之事。但更重要的,是今次湊合的是鄭伊健及阿Sa——一個憑《古惑仔》(1995)而被認定為銀幕上的年輕人icon,忽然之間已成老餅,它的意義絕不下於Cookies的一句「又不是八十年代」宣言。更諷刺的,自然是《我老婆唔夠秤》中最精采的一場:阿Sa為求在伊健的舊友聚會中不失禮,於是以《花樣年華》(2000)式的打扮出場。

作者: 
2002年

反收數特遣隊:反收數狂想曲

《反收數特遣隊》是邱禮濤繼寫實感強的《等候董建華發落》(2001)之後,又一齣以社會事件為題材的作品,但是今次改用誇張漫畫化手法,去嘲諷和批評統治者。

影片的戲劇處境完全超現實。以李修賢為首的一班香港警察,不是負資產便是入不敷支的債仔,給財務公司追債,最後要動用非常手段。

戲中的警察並不「真實」,他們其實代表金融風暴之後,飽受打擊的不同階層。頂頭上司張堅庭常常說要北上學普通話,明喻香港達官權貴北望神州,卑躬屈膝的趨勢。

作者: 
2002年

異度空間:由忘情到寬容

《異度空間》能否作為《胭脂扣》的心理驚情版?那個忘情同時是移情(transference)的故事,蓋過了冤鬼纏身的平行文本,觀眾見識了現代十二少阿占(同樣由張國榮飾演)如何用《天使追魂》(Angel Heart)(1987)式的心理保衛機能,把小魚(如花翻版)收藏在心靈暗角,解釋了關錦鵬輕輕放過的負情機制。這一回不用另一對愛侶(萬梓良和朱寶意)去翻出舊事,而是十二少親身接受新一代誘惑者林嘉欣(和她在《男人四十》(2001)的角色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測試」,把種種恐懼疚歉扯出來重新歷遍、面對;最後,他(不再只是女鬼)得到了救贖,道德的天秤回復平衡。

作者: 
2002年

9個女仔1隻鬼:新保守勢力下的青春泛賣

以戲論戲,《9個女仔1隻鬼》無論在劇情、拍攝等表現都平平無奇,它是不折不扣的青春校園片種,旨在捧新人的電影,老實說不會有太大期望,看見出品人是黃百鳴的公司,格局又是少女加鬼,明顯是翻抄八十年代新藝城賣座片《開心鬼》系列,卻未能讓觀眾盡情歡笑,也體現不到新一代的青春活力,非常無癮。

電影本身沒有甚麼好說,但它引發兩個特點吸引我去談論,一是新一代的青春玉女,作為一個表象在香港的轉變;二是片子底隱含渴求延續黃金歲月的情意結。

作者: 
2002年

金雞:男盜女娼港片精神支柱(節錄)

吳君如以女丑形象起家,但一直都只是不錯的陪襯,從未成為獨當一面的喜劇明星。《金雞》由她一個人支撐,擔起一部溫情和惹笑都有一定水準的影片,這本身已是不俗的成績。全片以惹笑為主,以小人物的溫情為輔,時有妙筆。像夜總會打醉拳、利用劉德華叫人改善服務態度等,利用數十年來深入民心的事物(主要是流行文化)來設計笑料,雖然每個笑話成敗不一,但不乏讓人會心微笑一刻。

作者: 
2002年

見鬼:以簡潔技巧圓滿超度

《見鬼》的優點顯而易見:故事結構簡單完整,起承轉合之間都能夠自圓其說,而且敘事技巧準確簡潔,絕無多餘篇幅,因而沒有港產電影中慣見的喋喋不休,片中多段驚嚇場面都盡量以最精簡的篇幅來達致所需的戲劇效果,目的達到便即收手。

就以李心潔成為女鬼阿玲替身,再次經歷上吊痛苦的一幕來說,已可顯露出彭氏兄弟圓熟的電影敘事技巧—以平行剪接方式將李心潔、阿玲及她的母親三人的關係完整地呈現在觀眾眼前,從而將該段電影的張力逐步提升;當中沒有昂貴複雜的視覺特效,只運用最基本的電影語言,效果卻十分出色。

作者: 
2002年

《無間道》及《英雄》的票房啟示

《無間道》開畫後一星期即遇上《英雄》及《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 Harry Potter and the Chamber of the Secrets)的左右夾擊,但票房並未因此失陷,而且更屢破紀錄,成為一時城中佳話。最後《無間道》以五千多萬的總票房收入戰勝挾超級大製作及強大宣傳聲勢而來的《英雄》。箇中的關鍵,顯然不在製作大小(《英雄》成本貴得多)或卡士強弱(兩片皆有梁朝偉),而在片種類型及意識形態。純以戲論,其實兩片皆頗欠完善,姿勢遠遠勝過實際,然而《無間道》的親港、《英雄》的親中,令前者在這一役中勝得漂亮光采。

《無間道》身分危機貼近港人

作者: 
2002年

金雞:眼高手低

影片借妓女阿金(吳君如飾),由七十年代至今的迎送生涯,側寫香港幾十年來的社會變更和經濟起落,靈感顯然是來自荷里活的《阿甘正傳》。

《阿甘正傳》藉阿甘回顧了美國近數十年的歷史,並從他身上透視出美國精神。可惜阿金不是「阿甘」,她的滄桑經歷未能呈現香港變遷,更刻劃不出香港精神。

原因是場景總是限制在「魚旦檔」、夜總會、按摩院和一樓一寓所內,鮮見香港外在環境變化。單憑阿金個人轉換髮型、化裝和服飾,實在難以營造出不同時代的社會氣氛特色。

作者: 
2002年

《見鬼》失驚無神嚇親人

彭氐兄弟的《見鬼》的劇情頗為傳統,就像那些老生常談的香港鬼故事:換了眼角膜而看到原來眼角膜者生前的怪事。英文片名是「眼睛」,以視覺去大玩見鬼橋段絕對襯絕,況且玩的是香港自家鬼故事最常講的陰陽眼,如看到燒臘舖前鬼魂長舌「食」燒臘等鏡頭,是拍出香港多年來的都市傳說。

作者: 
2002年

《無間道》—港式警匪片的新路向

《無間道》大膽地把臥底警匪片的陳套框架,從充滿火爆動作的類型中,蛻變成捉智雙雄式格局;把睇慣睇熟的蠱惑仔打交檔次,一躍而成仿如專業級音響的比試。黃秋生捨身成仁,是「說英雄誰是英雄」的真戰場;梁朝偉三年又三年的無休止奮鬥,也具備了金雞不倒的頑強鬥志。所以說,精人出口,要戰勝別人,不一定要埋身肉博,正如秦始王一站起來,豪氣已勝任何武林高手。片中梁朝偉說得真沒錯:「你聽吓,啲聲幾浮。」《無間道》成為港產片及香港高官都爭相認同的驕傲,這份期待已久的「虛榮感」,已經遠遠超過電影本身。

作者: 
2002年

Pages

Subscribe to 2002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