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香港電影回顧

走火槍:敘事遊戲不斷走火(節錄)

林華全的《走火槍》一開始便和觀眾開了一個角色代入的小玩笑。畫外音內容和小孩子眼部特寫,以至部份仿如小孩主觀鏡的鏡頭,在在令觀眾代入小孩的視點,但隨即發現敘事權好像去了和小孩家中印傭做愛的同鄉男子身上,這時畫外音揭示,「說話」的「其實」是男子從女傭那裡拿走的,易走火的舊槍,並且展開了圍繞槍擁有權轉換的故事序列。打後觀眾代入了是「物」非「人」的走火槍「角色」,游走在「現實」和「欲望」的摻雜起來的不斷變異中,「經驗」那些大多數是傷害別人或報復的想像、情感和現實。

作者: 
2002年

熱血青年:鄭保瑞的女魔心結

由《發光石頭》(2000)開始,鄭保瑞透過《恐怖熱線之大頭怪嬰》(2001)及《熱血青年》(2002),很快便建立出教人值得期待的新導演形象,也為他取得2003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導演的提名資格。而且他更清晰鎖定自己走恐怖片及懸疑片的方向,令人更易對他的作品留下印象。事實上,即使在處女作《發光石頭》中,本屬一帶有異色情調的兄妹情深譜曲,但導演也不忘屢度加插驚慄式的場面設計,如利用吳家麗對養女床下不知是否有鬼魅存在的誤解(實情為養女的親生哥哥偷偷在床下與妹妹一起生活了五年之久),為作品增添了恐疑片的氣氛。

由男性凝視到女性凝視

作者: 
2002年

從榮格的阿尼瑪重省劉鎮偉的自我修正術

我想提出劉鎮偉在電影中不斷透過時空穿梭來修正自我的方法,又或是宣之於口的Try To Be A Better Person(見登徒的訪問,《香港電影面面觀2002-2003》,香港藝術發展局出版),其實和心理學的原型形象有密切關係。簡而言之,我認為可以榮格的阿尼瑪(Anima)及阿尼姆斯(Animus)的人格原型剖析。榮格在分析人的集體無意識時,發現無論男女於無意識中,都好像有另一個異性的性格潛藏在背後,所以一個大男人往往會有更為陰柔的女性化一面存在;反之一個弱不禁風的柔弱女性,亦會有理性及剛強無比的陽性化一面隱藏其中。

作者: 
2002年

大你:LMF如何「大你」

《大你》是一部關於LMF樂隊的紀錄片。這類講述一隊樂隊的成長和音樂理念的紀錄片在外國很普遍。只不過在香港很少,根本在香港樂隊也很少。

它裡面講的東西,老實說,未必人人接受到。

講「粗口」(當然)講音樂講信仰講藥物講性講紋身講朋友講前程講樂壇講傳媒講politics。講天堂與地獄。這群「粗口人」所思考的東西可能比你想像的多。

作者: 
2002年

熱血青年:失憶:逃出恐懼之方

2002年的恐怖/靈異電影集體地發展出一個「現代化」的變奏,就是企圖去說明靈幻空間,乃源生自心理封閉的個人投射,因此如《異度空間》、《見鬼》,都搬出心理學人的角色以茲說明,成功詮釋與否,然就顯見著近年西方(以荷里活為主)恐怖驚慄片探索「自我」欺騙的方向的影響。有趣的是,可能是我們最有荷里活天份的陳可辛,就以一齣探討中國草本醫/巫術的《三更之回家》回歸;這開場白正是想帶出香港恐怖/靈異電影實是進入一個由不自覺走向自覺的階段,深化地討論處於二元衝突之間的迷惘與矛盾,依然是我們在過渡中停滯不前的反映。

作者: 
2002年

替楊千嬅平反

談起楊千嬅,評論界總有不少批評說話,說她演技不行,記劇本不好,我甚至曾聽人說過,她只是做著如〈歡樂今宵〉般的即興短劇,胡鬧冇腦,反智無聊,是故她的《玉女添丁》(2001),以至《新紮師妹2》(2003)是注定要被罵得體無完膚。然而,不少觀眾仍然喜歡這位電影的新紮師妹,造就楊千嬅的傻大姐形象能夠接二連三,而且票房高企,所以更進一步要問:點解楊千嬅咁都會得?

作者: 
2002年

《大你》與粗口歌

近年香港樂隊LMF(大懶堂)異軍突起,唱碟和演唱會都有狂迷,因為大唱粗口歌而引起爭議,被傳媒報道。《大你》就是拍攝這樂隊的數碼紀錄片。

印象中,香港從來沒有公映過本地歌手、樂隊的紀錄長片,《大你》在影藝戲院獨家上映,可說破例。當然,在video時代,很少人買票入戲院看紀錄片了,此片顯然要靠影碟市場來接觸觀眾。

作者: 
2002年

從伊迪帕斯情結神話看《豐胸秘Cup》

如果你相信凡男人都喜歡大胸的女人,這部電影可能令你多相信一件事:女人的大胸果然跟心理分析神話有關。

我不是要提片末當李嘉欣向吳鎮宇展示擴大了的乳房,後者立即跪在跟前,埋首肉團之中,大叫媽媽這露骨的一幕,因為更值得提的是瀰漫全片的氣息:先懲罰浪子,再予以寬恕和包容;而這,正好是母親面對不肖子的德性態度。

一般人都留意到電影中的雙吳(吳鎮宇和吳彥祖),是兄弟,是師徒,共同溝女,一起欺騙女子感情,是一對壞孩子,等待母親的教訓與原諒,卻忽視了一個隱藏的共謀者——兩人老細鄒凱光的肥仔小弟林子聰。

作者: 
2002年

這個苦年有Twins

2002年可形容為女星當道的一年,楊千嬅的開心大笑姑婆形象,成功取代鄭秀文成為新晉的OL片代表人物。Twins二女蔡卓妍、鍾欣桐分別擔演《賤精先生》(鍾欣桐)與《我老婆唔夠秤》(蔡卓妍),又合作《這個夏天有異性》及《一碌蔗》,當中《我老婆唔夠秤》及《這個夏天有異性》都算票房突出。再後生的還有九人女子組合Cookies的《9個女仔1隻鬼》,票房雖然平平但噱頭與話題兼備。比起Shine,或者謝霆鋒、余文樂等紙上明星負面新聞多卻票房沒保證,2002年確是旺女不旺男。

作者: 
2002年

一蚊雞保鑣:拘泥於棟篤笑的喜劇

《一蚊雞保鑣》由社會問題而引發,再由黃子華棟篤笑式的戲謔承載,卻因為那種舞台誇張表演未能在銀幕上大放異彩,縱使影片尚有可取之處,大體來說卻失去光芒。

黃子華與鄺文偉合作,兩人包辦監製導演編劇,繼續黃子華棟篤笑未完的演繹,由他飾演戲中幫幫,扭盡六壬鑽研發達大計。故事中的他因小時交通意外,患上「搭車恐懼症」而不能外出,於是「被困」屯門,苦思賺錢方案,由「不費吹灰之力鞋」到「有名有性錄音帶」,最後因「屯門色魔」而想到當起「一蚊雞保鑣」,更與四個「騎呢」角色昂首挺胸,「拓展業務」。

作者: 
2002年

Pages

Subscribe to 2002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