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

Ernest Chan's Top Picks

1. City Lights 《城市之光》
導演:Charlie Chaplin 差利卓別靈

經典就是能夠超越時代,即使是默片,仍歷久常新,不用開聲講對白,已勝過千言萬語。明明是窮人悲劇,差利有本事拍成教人莞爾的喜劇,流浪漢幫助賣花女醫治眼疾的故事,拍出來笑中有淚。當中對世道人心的諷刺,跟之後的《摩登時代》同出一轍。一開場差利在象徵國泰民安的雕像膝上酣睡如嬰孩,正好對比眼前偽善的達官貴人。到最後他在賣花女面前咬著手指,笑容靦腆如小孩,明知現實總是殘酷的,但那一刻已是永恆。

刊物: 
作者: 
2017年
#28

愛上女主角或女神,去愛吧!

洛比桑電影的漫畫本色很「荷里活」(亦踩界荷里活),及哈港產片都是一眼看出的,不要因此標籤他是法國最商業化的導演,其實他是「我手拍我心」那一號。出道時視覺風格先行,對新保守政治現實不滿,率直出了《最後決戰》(The Last Battle) 、《地下通道》(Subway) 這類 cinéma du look 的時代作品。十歲前他跟父母四處遊歷的經驗,一直成為他作品時空的慣常結構《夜海傾情》(The Big Blue) 周遊世界潛水,《墮落花》(Nikita) 去到威尼斯在最甜蜜時執行最冷酷刺殺任務。

刊物: 
作者: 
2016年
#25

浪漫是,Will You Marry Me When You Are Seventy?

《無痛失戀》是失戀者們的戲寶,都超過十年了,很多人都會把么心么肺的故事情節,歸入查理考夫曼的神級劇本,挑通眼眉一刀直入大脳電波、知道失戀者最需要的是:抺走舊愛舊情人的記憶,當沒事發生過。但兜兜轉轉,才知道,鳴呀,原來愛的記憶,是永遠無法忘記的。

如果我是查理考夫曼,其實我會多謝導演米高歌治。多得他的奇異大腦,《無痛失戀》才能把過去與現在、現實與記憶左拼右貼,重組出幕幕痛到上心口的愛情印記。

刊物: 
作者: 
2016年
#22

捕捉李屏賓的攝影之眼

「太厲害了,他已經變成精了。」導演侯孝賢這樣形容攝影師李屏賓。而李屏賓就說:「其實我不願意別人多看我一眼。」

但有一點,是李屏賓不知道的——假如電影是由他掌鏡,我們總是無法把目光移離他及他的攝影之眼。就好像《刺客聶隱娘》,劇情被還原到「沒有什麼好看」的簡約地步,每場戲又大概只用一個畫面一個鏡頭去完成,於是,看鏡頭、看畫面、看構圖,成了必然。必然的背後,其實就是看李屏賓。

今年柏林影展把「傑出藝術貢獻獎」(攝影獎)給了內地電影《長江圖》,印證了這個說法:看李屏賓,已是國際電影界的共識。

刊物: 
作者: 
2016年
#24

Lawrence Pun's Top Picks

The Man behind the Book 《尋找背海的人》
導演 林靖傑 LIN JING–JIE

影像中,王文興舊地重遊,回到台大圖書館、兒時住的紀州庵、《背海的人》的南方澳等,文學、記憶、地方互相緊扣。小說家談文學影響及藝術觀,鏡頭捕捉他的創作生活,加入動畫、劇場、唸讀、訪問、活動紀錄等形式表達而做到整體的合和。2011年5月11日,一個平和日麗的下午,看了這齣,《尋找背海的人》。

One Tree Three Lives 《三生三世聶華苓》
導演 陳安琪 ANGIE CHEN

刊物: 
作者: 
2016年
#24

2015奧斯卡:獨立製作勝利之年

2015美國奧斯卡提名公佈,今年評審好像學了J.K.雷蒙斯在《鼓動真我》演的瘋狂音樂總監,手起刀落,流血不流淚,竟然把過去一年荷里活賣座的、娛樂豐富的、扣人心弦的類型片、超級大製作,都一一砍掉,殺個片甲不留。

刊物: 
作者: 
2015年
#15

從《海街女孩日記》說到是枝裕和的人生滋味

是枝裕和改編漫畫家吉田秋生的《海街日記》,它由身居鎌倉的三姊妹,接來同父異母的小妹淺野鈴同住開始,重構了一個破碎家庭的千絲萬縷,人物豐富,情味濃郁,細緻而含蓄,橫跨了三代,從生死到承傳, 盡見是枝裕和對現代家庭反思,乃他近年的佳作。

雖然吉田秋生原著居功不少,但《海街》更像是枝裕和過去主題的重探,如戲中不住出現的死亡意象(父親和二宮阿姨置於首尾,中段夾著外婆忌辰),長女幸獨力面對死亡(參與善終護理的抉擇),題材之沉重,一如早年的《幻之光》和《下一站,天國》,而幸被父母遺棄,負成照顧兩位小妹妹的責任,簡直是《誰知赤子心》裏少年福島明的後續篇!

刊物: 
作者: 
2015年
#19

聖德修伯里和小王子

最初接觸《小王子》(Le Petit Prince) 這本書,是上世紀70年代初,在法國文化協會學法文,課本中選了第二十一章,小王子與狐狸的相遇。那時,覺得法文很深。現在重讀,覺得課文不算深,法國小學生一般都可以看懂,深的是其中的寓意和人生哲理。狐狸說不能跟小王子一起玩,因為牠還未被馴服。這裡說的,其實是一種緣份,一種親暱的、特别的感情。

刊物: 
作者: 
2015年
#20

家國夢.四海情——三、四十年代電影的尋存與再現

三藩市一名華裔片商的地庫裡,收藏著一批極度珍貴的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香港電影。對普通人而言,這些躺在生銹鐵罐內的一卷卷膠片,或許分文不值,但對一直期待看見早期活動影像的研究者和觀眾而言,實在如獲至寶!

這批珍貴的硝酸片乃華宮戲院前老闆方創傑先生所捐贈的,該戲院於七十年代 結業後,這批影片便留落海外。2012年,搜集組在美國鍥而不捨地奔波,順利把影片運返香港。八部電影已完成2K掃描,盧敦導演的《天上人間》更運往荷蘭作數碼修復,於3月至5月在資料館放映。

刊物: 
作者: 
2015年
#15

Pages

Subscribe to 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