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

聖誕檔期西片綜覽

聖誕檔期的中西大片,都是搶先出閘的先取得甜頭,《少年賭神》更以雙綫聯映,市場策略計算準確。《太空也入樽》勝來也非僥倖,上周《聖誕老豆》開晝也沒能對它造成任何威脅,可見眞人配動畫的噱頭仍有其吸引力,米高佐敦原來興的有不少fans。

馮若芷前天指出3D(立體)動畫與2D(平面)眞人的諷刺現象,果然十分有趣。但多數觀眾都滿足於看到兩者活潑的結合(同場演戲),而不會覺得眞人不能像卡通人物般有立體效果有何可惜。當然,有朝一日,能夠全面3D,將爲電影帶來自默片變有聲、黑白變彩色後的另一個美學的革命—理論上這完全可能,但要實現至今仍茫無頭緒。

《聖誕老豆》小題大做

作者: 
1996年
12月
19日

影評人表態何妨

《色情男女》盡管観眾反應不俗,但輿論方面的苛評也不少。尤其是那些較熟悉影圈人事者,特別覺得影片的描寫不盡不實。爾冬陞也許毋須爲個別戲場的處理失準負全責,(尙有羅志良聯合導演),但那份淺白的言志作風旣與其前作一脈相承,便難逃膚淺說教及一廂情願之譏了。

說教以外的親切感

但這其實是因爲我們對爾冬陞有更高的期望,才特別爲《色情男女》的野心與成績脫節而惋惜。這樣影人自省式的題材,用心良苦的勸世加自勉誠意,在香港電影一向都不可多得。當然會有人認爲,拍得不好不如不拍,我却會珍惜這一番嘗試。起碼那些幕後辛酸和花絮場面,對我們實有《戲中戲》和《八部半》所無的親切感。

作者: 
1996年
12月
12日

《兩性3人痕》的性別政治爭拗

叫人望穿秋水的百老滙電影中心終於在上月開幕了,可惜裝修工程仍未完成,四間電影院只有兩間可以營業,在非假日觀眾不多時,環境氣氛頗有點荒凉之感。不過,整個構思其實充滿潛質,全部工程完畢後或可令人觀感一新。

遺憾的是因不能四院同開,而抽起了主力的開幕電影《沒有天空的都市》,如今的《談談情跳跳舞》和《兩性3人痕》固然對普羅觀眾有較大吸引力,但僅此二片却有稍欠藝術重量之感。《兩性3人痕》還招來了「政治正確」之士的惡評觀眾反應也不見得踴躍,而令電影中心的開幕蒙上了陰影。

保守却非「賤戲」

作者: 
1996年
12月
05日

《連鎖反擊》、《黑俠》令人氣結

看《連鎖反擊》(Chain Reaction)眞使人氣結。奇洛李維斯發胖、影片美國開畫失利等大家早已心中有數,却仍想不到眞的差到如此地步。暑期的《蒸發密令》和《石破天驚》已令人歎息,港產動作片但求場面火爆不問情理通順的作風,荷里活竟然照單全收。殊不知《連鎖反擊》更每下愈况,劇本馬虎的程度簡直侮辱觀眾的智慧。以爲重複《亡命天涯》的含寃逃亡橋段就有藉口安排連場追殺,但主角逼上梁山的處境以至反敗爲勝的設計皆全無說服力。

只有明星動作褪色

作者: 
1996年
11月
14日

《十年一覺揚州夢》

導演:馮嶂(1961)
十一月十八曰凌晨4 : 10
翡翠台

麥炳榮與鳳凰女在大龍麗劇團的戲寶,搬上銀幕最著名的可能是《鳳閣恩仇未了情》(多得主題曲膾炙人口),但本片其實毫不遜色。例如保留原劇的六幕結構,在幕與幕之間可見舞台前部的柱幕,鏡頭調度嚴謹。麥炳榮與鳳凰女出場時是一對盲人情侶,原著徐子郞的構思不落俗套;重見光明後變成不是冤家不聚頭的刁蠻郡主和牛精知府,正是二人的拿手戲。但最搶鏡頭還是譚蘭卿,把貪勢利、欺善怕惡的小人物性格演得入木三分,作爲女丑的惹笑功力一時無兩。

作者: 
1996年
11月
11日

《珍珠淚》

導演:左几(1965 )
十一月六日深夜2 : 10
亞洲電視本港台

—般人都知道粵語片中以中聯的出品較有質素的保證,卻不知在秦劍、李鐵、李晨風等名導之外,還有一位左几平均水準奇高。他也是十三年前,電影節回顧六十年代粤語片時的最大發現。

左几以改編張恨水的作品最膾炙人口(如《落霞孤騖》及《滿江紅》),《珍珠淚》由他原創劇本,卻可說是張恨水原著《夜深沉》的一個變奏。苗金鳳飾演的花旦方珍珠,因軟弱虛榮而被花捐局長「跋三」(吳楚帆)控制,幾乎不能自拔的描寫,便爲這個典型通俗劇的故事,沾上了一點性格悲劇的色彩。

作者: 
1996年
11月
04日

掌握現實主義的顛覆性—《民警故事》應可更上層樓

近日新上畫的除了《四面夏娃》外,便只有《九月初九新娘潭》及《幽冥怪談續集》這些應(萬聖)節電影。當然兩片也並非佳作,《新浪潭》之一無是處更使人痛心—完全可以想像觀眾受騙的感覺,從此又多了一批人對港產片敬謝不敏。

《民警》不乏趣味

同在影藝戲院上映,《民警故事》的票房跟《情書》當然沒法比。影片的國籍、內容和卡士是決定性的因素,但宣傳包裝的高下也不無影響。《民警》硬繃繃地以北京民警生活招徠,又不懂組織口碑輿論,香港觀眾自然望而卻步。其實影片寫實得來不乏趣味和幽默,應可吸引更多的觀眾捧場。

作者: 
1996年
10月
31日

大時代的註腳—悲觀情緒瀰漫

盡管《孟波》票房不俗(故有篤數之嫌),金聲院綫仍然匆匆換畫。推出的《港督最後一個保鏢》表面不乏噱頭,甚至用「九七後無得睇」的政治諷刺喜劇爲招徠。可惜一切只是煙幕,影片所有政治的部分豈止無傷大雅,簡直是言不及義-單在外形上模仿一些政界人物,唸幾句口號式的招牌台詞,幼稚程度使人不忍卒睹。

張堅庭憑《表姐,妳好嘢!》建立的「政治喜劇」聲譽,在該系列拍到第四集時已盪然無存,《港督》不過進一步證實在形勢比人强之下,此路綫已再無可爲,他本人亦似江郎才盡。

作者: 
1996年
10月
24日

Pages

Subscribe to 199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