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new

2017年度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得獎名單公佈


《明月幾時有》獲最佳電影殊榮
張艾嘉憑《相愛相親》奪最佳導演獎,《蕩寇風雲》奪最佳編劇獎
倉田保昭、鄧麗欣分別憑《蕩寇風雲》、《空手道》奪最佳男、女演員獎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於2018年1月14日選出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五個獎項及八部推薦電影。今屆經歷了長達九小時的激烈討論及三輪投票,得獎名單如下:

最佳電影:《明月幾時有》

最佳導演:張艾嘉(《相愛相親》)

最佳編劇:熊召政、王思敏、譚廣源、吳孟璋(《蕩寇風雲》)

最佳男演員:倉田保昭(《蕩寇風雲》)

最佳女演員:鄧麗欣(《空手道》)


推薦電影八部:

《蕩寇風雲》
《相愛相親》
《空手道》
《常在你左右》
《悟空傳》
《地厚天高》
《29+1》
《殺破狼‧貪狼》


決選名單及得獎理由詳見: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得獎理由撮要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得獎理由撮要 new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於2018年1月14日,經歷了長達九小時的激烈討論及三輪投票,選出了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五個獎項及八部推薦電影。

2017年曾在香港戲院作首輪公開售票放映,並於一星期內上映不少於五場,符合候選標準的香港電影共六十六部。最後環繞討論的佳作,主要不離十至十四部。

許鞍華導演的《明月幾時有》先拔頭籌,獲多數評審讚賞,奪「最佳電影」大獎。「最佳導演」及「最佳編劇」的決選過程中,《相愛相親》與《蕩寇風雲》兩部影片各有支持者,票數相當接近,經過再三投票,最後由張艾嘉憑《相愛相親》奪得「最佳導演」獎,而《蕩寇風雲》則奪得「最佳編劇」獎。

「最佳男演員」及「最佳女演員」亦爭持激烈,最後倉田保昭以他在《蕩寇風雲》的老練演出,力壓《以青春的名義》的吳肇軒、《黃金花》的凌文龍、《明月幾時有》的永瀨正敏,以及《相愛相親》的田壯壯,首次奪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男演員」殊榮。鄧麗欣亦憑《空手道》令人耳目一新的演出,擊敗《黃金花》的毛舜筠、《以青春的名義》的劉嘉玲、《失眠》的衛詩雅,以及《29+1》的周秀娜,成為今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女演員」。



《倩女幽魂》與《聊齋》之〈聶小倩〉 new

香港電影資料館自去年八月起,舉辦一個鬼魅電影的影展「瑰寶情尋:繾綣人間」,選映了《寒夜青燈》(1975)和《倩女幽魂》(1987),加上早前「淡妝濃抹總相宜:樂蒂八十誕辰紀念展」放映李翰祥導演的《倩女幽魂》(1960),三齣電影皆改編自《聊齋》的〈聶小倩〉,然而三齣電影卻各有特色,也反映了三個年代不同的情懷。由於篇幅的關係,這裡集中以寧采臣和聶小倩邂逅的幾場戲為重點,來討論《倩女幽魂》兩個版本於兩個年代的兩個截然不同的取向。

《倩女幽魂》(1987)
《倩女幽魂》(1987)



《女巫》:去神秘的電影奇觀 new

不會有很多現代人經驗過巫術,若以開放思維理解電影,電影可能提供百餘年來世界上最為廣泛、最為豐富多樣的類巫術經驗。丹麥大師導演班傑明基斯登遜(Benjamin Christensen)的名作《女巫》(1922),題旨在於以他的觀點詮釋巫術和女巫的概念,說明「弄虛作假」的原因,可正因為是電影,本質包含製作、複製、「弄虛作假」,兼且《女巫》的敘事立場、影像、風格非常多元,最後,電影製成品和它宣示的主題構成辯證。




最黑暗的時刻:《黑暗對峙》 new

《黑暗對峙》(Darkest Hour)是英國導演祖韋特(Joe Wright)的人物傳記片(Biographical film,簡稱 biopic),傳記主角是二次大戰時的英國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邱吉爾由演藝精湛的加利奧文(Gary Oldman)飾演,有力提名以至獲取多個電影獎項。另外,本片攝影也一流,燈光以至構圖都細心雕琢,一絲不苟。




悼念黃愛玲小姐 new

本會會會員、前任董事、現任「入會資格審核委員會」成員、電影文化界德高望重的黃愛玲小姐,於2018年1月3日遽然離世,本會深切哀悼,殊感痛惜

黃愛玲小姐於香港出生,七十年代隨夫赴法國期間進修電影,於法國社會科學高等學院師從 Christian Metz。回港後歷任香港國際電影節英文編輯、香港藝術中心電影部策劃、香港國際電影節節目策劃及香港電影資料館研究主任,其後為自由身文化工作者,兼教授電影課程。她畢生致力於電影評論及歷史研究,推動電影文化、提攜後進不遺餘力。

黃愛玲小姐書寫電影文采斐然,流麗感性中不乏深刻洞見,備受影評界、文學界推崇。其文章散見於各大報章、雜誌及期刊,著有文集《戲緣》和《夢餘說夢》,編有《詩人導演──費穆》、《理想年代──長城、鳳凰的日子》、《國泰故事》、《邵氏電影初探》、《李晨風──評論 · 電影筆記》、《粵港電影因緣》、《現代萬歲──光藝的都市風華》、《風花雪月李翰祥》、《故園春夢──朱石麟的電影人生》、《冷戰與香港電影》、《費穆電影孔夫子》、《中國電影溯源》、《王家衛的映畫世界(2015版)》等。

關於黃愛玲小姐與電影的文字緣,詳見 《HKinema》第11期的訪問〈戲緣際會 光影先行〉: http://www.filmcritics.org.hk/hkinema/hkinema11.pdf



《靈光》:有可能,闔上眼就看得見靈光 new

望向遠古

蘇里曼薛斯Souleymane Cissé忽然想拍一部關於血脈淵源的電影,除了到圖書館「刨書」,他還走到偏遠的鄉下採風,收集口述的遠古部落事蹟。《靈光》(Yeelen,1987)根據十三世紀馬里帝國流傳的一個英雄傳說,講述少年尼恩羔Nyanankoro迴避身為大法師的父親蘇馬(Soma)追殺,隻身上路磨練的歷程。他的足跡跨越群族疆界,甚至觸及天邊多遠。以現代的身份說法,《靈光》是馬里電影,可說是「班巴拉」(Bambara)電影,這個根植西非的土著語言橫跨現代國界,包括布基納法索、塞內加爾、科特迪瓦等;同時,它又是「空睿」(Kore)世俗文化的電影。這個推門又見門的景觀,對應本土例子,就好像有一部港產片,是粵文化、寶安風俗的電影語境,又是神功電影、拜天后電影、「奇門遁甲」的電影。我們真的有過一部《奇門遁甲》(1982),在半考究半自創下,建立功夫片次文化再包攬道術次次文化的規模,把「cult」、「camp」元素架空建設於通俗視覺內。老實說《靈光》的若干視覺處理叫我想起香港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神怪武俠片,然而薛斯實在知道自己是遠承電影未發明前,口述敍事那種既古樸又超驗的獨特眼光,目的是深入民俗核心,呈現誠摯authentic而神秘的精神面貌。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公開論壇 new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得獎名單於1月15日傍晚公布,緊接其後,設公開論壇,與大家交流本屆大獎的討論及結果,並暢談其中爭持及年度遺珠,將評選大會的火花延續到大會之外。公開論壇以粵語進行,免費入場,歡迎各界人士出席。

日期:2018年1月21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2:30至4:30
地點:電影文化中心(香港)(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40號東南工廠大廈11樓A3室)(場地要求入場前脫鞋)
講者:登徒、陳志華、鄭傳鍏、鄭政恆
嘉賓:黃修平

粵語主講,歡迎電郵留座

資助:香港藝術發展局

查詢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電話:25755149
電郵:info@filmcritics.org.hk



第54屆金馬獎評審後記 new

第54屆金馬獎得獎結果塵埃落定,由決選評審選出的23個獎項中,台灣電影佔12個。楊雅喆執導的《血觀音》贏得最佳劇情片等三項大獎,黃信堯執導的《大佛普拉斯》則贏得最佳新導演等五個獎項,此外《強尼‧凱克》、《阿莉芙》、《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及短片《亮亮與噴子》各得一獎。這是繼第52屆(當年由《刺客聶隱娘》和《醉‧生夢死》奪多項大獎)之後,又一個台灣電影豐收年。香港電影的成績雖不及去年,但有惠英紅憑《血觀音》贏得影后,澤東電影公司的合拍片《擺渡人》奪得最佳美術設計等三個獎項,香港公開大學三位學生一同創作的《暗房夜空》則贏得最佳動畫短片獎。




《X聖治》:不是在沉默中爆發,便是在寂靜中死去 new

平凡的幽暗

在寂寥的夜深,提著公事包的他在燈光閃動的隧道拆下一條水喉通。

在灰濛濛天色下的海灘,他獨個兒在海灘看文件。

在灰暗的傍晚,正在巡邏的他看到有人站在屋頂欲跳下。

在半明半暗的診症室,她根據程序冰冷地向病人問症和替病人檢查,沒有正視過病人。

城市看似井井有條,他們都是如此平凡,上班族、教師、警察和醫生,都是從事最講究自我規範的行業。在恆常的現實,我們無法發現城市原來是一個偌大的催眠場所,從小透過不同方式向我們植入規矩以限制我們的行為,人被城市各種制度馴化,這些規矩、制度不是催眠暗示嗎?《X聖治》不只以色調和古舊的場景顯示城市的壓迫和無望,又以不絕的海濤拍岸、洗衣機等空洞和重複的聲音,渲染過度壓抑的城市生活帶來的沉悶和孤寂,最後更以冷靜的方式宣洩常人已無法察覺的壓力。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