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白蘭度由零開始的星途



在飾演《教父》(1972)、《巴黎最後探戈》(1972)及《現代啟示錄》(1979)中膾炙人口的角色前, 馬龍白蘭度已憑《慾望號街車》(1951)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其後憑《碼頭風雲》(1954)贏得首個奧斯卡,該片還奪得另外七個獎項(包括伊力卡山獲最佳導演獎),這次大獲全勝為我們這位二十世紀的銀幕巨星鋪下成名之路。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中是北美青少年叛逆思想大行其道的年代,馬龍白蘭度在史丹利克藍瑪監製的《飛車黨》(1953)中扮演闖入加州小鎮的飛車黨領袖,樹立了不良少年不羈野蠻的形象。


這股年少躁動在他於《碼頭風雲》中飾演潦倒拳手及碼頭工人泰利時更加突出。一開始他遵從碼頭工會老大,之後轉為反抗這些利用他殺人的人,良心、信仰及道德價值不斷受衝擊,讓他掙扎不安。跟他的流氓律師哥哥查理一段經典對話,揭示這名前拳手的混亂與失落:「我本可以有所成就,揚名立萬。我本可以努力拼搏, 而不是當個廢物, 現在我偏偏就是個廢物。」由社會學家涂爾幹(Émile Durkheim,1858-1917 年)創造的「失範」(anomie)一詞,形容源自共有的理解、信念、規範及價值的集體良知,成為一股約束群體的強大力量,卻因社會轉變而被削弱的現象。這種共同的道德觀變弱時,人們就無法清楚看到正當與不正當行為的分界線,感到混亂無依。缺乏了清晰的道德指引,人們處於失範狀態,這就是泰利個人困局中那種良知失勢的情況。

導演伊力卡山以古典主義手法拍攝本片,經常把馬龍白蘭度置於鴿籠中,展現他對自由、心靈釋放的追求。泰利的吶喊更可被視為孟克名畫《吶喊》的戲劇表現。伊力卡山亦運用對比強烈的服飾象徵勾勒出這個與工會老大對立的角色:泰利的長袖格子恤衫或格子拉鍊皮外套讓他表現出粗獷、草根、浮誇的風格,而黑幫份子穿的黑色西裝及絲質恤衫則營造統一、黑暗、有組織的感覺。源於十六世紀蘇格蘭軍隊斗篷的格子布料具反叛的意味,代表了馬龍白蘭度在本片中爽直的藍領階層精神。


泰利與被殺者妹妹伊迪相戀,讓他在故事中段出現內心轉變。馬龍白蘭度扮演的泰利為了抗衡無所不在的制度權力(即工會),演出了精彩而血腥的一幕,在片末帶領碼頭工人走向擺脫工會制肘的新天地時,向腐敗的制度打出一切重來的手勢。狂亂與悲痛過後, 正義得以伸張,泰利經歷道德上的昇華,亦彌補了過錯;就如伊力卡山所說:「泰利麥羅和我有同樣感受。他既慚愧又自豪。他感到這是必須完成的事。」而且,「我們的人生滿是當上剎那英雄的人物,他們成為集體行動的焦點……」,電影最後讓泰利在迫於無奈的情況下成了英雄。「英雄」這詞一般用來形容體力驚人、勇氣過人的人物,但這不是唯一條件,氣節也可以造就英雄。這樣看來,《碼頭風雲》讓我們看到泰利最深層的一面,他的高尚品德讓我們明白人為何而活,並激勵我們努力爭取終極美善。

附加檔案大小
OntheWaterfront_3.jpg70.96 KB
OntheWaterfront_4.jpg74.7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