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在變人卻未變──《日本之夜與霧》座談會後記



先談談《日本之夜與霧》的觀後感。筆者邀請了兩名好友觀賞10月7日晚之放映,他們不約而同大呼看不懂,詳細問之,均說該片橫跨五十、六十年代時空,人物關係複雜,彼此七嘴八舌,大數對方不是,難於掌握事情的前因後果,容易摸不著頭腦。

筆者多年前在百老匯電影中心初看此片時,同樣如墜入五里霧中,單是弄清英文翻譯的日本姓名,已經大費精神。為此,當筆者翻譯中文字幕時,特意加上日本姓名,希望幫助觀眾更加了解片中的人物關係。

座談會一開始,嘉賓講者邱淑婷(Kinnia)提出了一個問題:為何保守的松竹公司會爆出大島渚這個反叛的導演,從而引起日本新浪潮運動呢?日皇明仁大婚和東京奧運會,令日本市民爭相購買電視機,在家觀賞直播婚禮和比賽,多留在家,自然少到戲院看電影。為刺激票房,松竹的主事人城戶四郎便找一批新導演拍攝有別於松竹過往的電影,其中,他揀了大島渚,後來事情發展如何,大家或許已經知道得一清二楚。

其實,就算明仁不結婚、東京不舉行奧運會,電視機遲早也會普及,電影業怎樣都要面對觀眾減少入場的問題,大島渚能否晉身導演,抑或只是編劇或助導,那不可知,不過有一點肯定的是,六十年代一定是戰後一代大展拳腳的時代。

六十年代日本年輕人浮上水面四處點火,燒著了舊有的意識型態,在此石原兄弟居功不少。哥哥慎太郎舞文弄墨,大學時出版了小說《太陽的季節》,講一個關於壞男孩四處留情,飛車飲酒,晚出早歸,無所事事的故事,掀起一股「太陽族」風潮,大受歡迎。小說成功,電影公司嚷著要改編小說為電影,於是順便找來弟弟裕次郎當演員,男主角是津川雅彥(《日本之夜與霧》男主角)的哥哥長門裕之。

石原裕次郎當時紅到不得了,Kinnia 的解釋是他腳長。長腿美女惹人喜愛,長腳男(石原裕次郎不算英俊,津川雅彥比他有型得多)也令人瘋狂?原來,一直在日本人心目中為神的日皇,拍了一張與麥克阿瑟的合照,猶如大人與小孩,「神」因此落入凡間,日本人驚覺原來日皇個子這麼矮,神呀,你只是人而已,從此日本人失去了國家的精神領袖。腳長的石原裕次郎,令日本人重新振作起來。

有時人的要求很低,腳長就已經足夠。可是當時日本學生的要求並不低,他們想日本不續簽安保條約,《日本之夜與霧》要突出的就是當時學生在學運組織內意見不合,屢見不鮮的磨擦。大家勾心鬥角,互揭瘡疤,五十年代如是,六十年代如是,衝突發生卻沒有方法解決。領導層的揀選,沒有得到大家的認同,組織內主流派唯我獨尊,對事情的看法雙重標準,未審先判,都是片中要討論的問題。

對照今日的香港,《日本之夜與霧》仍然有值得參考的地方。有人的地方就有磨擦,似乎人本身就是問題,人不變,問題就永遠不能解決。

附加檔案大小
IMG_0419.jpg54.77 KB
IMG_0586.jpg66.48 KB
IMG_0374.jpg53.6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