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者》:與龍剛版本的《英雄本色》對照看



據說早陣子馮德倫有意重拍《英雄本色》,並購得龍剛版本的版權,只是後來計劃觸礁了。由鄭伊健與馮德倫主演的《天行者》,卻恰巧似在呼應龍剛版本的《英雄本色》。不清楚導演阮世生是否有意為之,但《天行者》與1967年的《英雄本色》確有可以對照的地方。首先,兩部影片的主角都是釋囚:《天行者》的序幕,是黑幫人物葉秋(鄭伊健飾)在泰國刑滿出獄;而《英雄本色》(1967)的故事就以慣匪李卓雄(謝賢飾)假釋開始。李卓雄出獄後,決定洗心革面,不再涉足江湖,可是呂探長(龍剛飾)卻認定他賊性難改,於是一直等待他再入歧途,然後繩之於法。這一點跟《天行者》的宋警司(方中信飾)對葉秋的看法如出一轍。

在《英雄本色》(1967)中,李卓雄改過自新的最大阻力來自黑幫首領獨眼龍(石堅飾)。獨眼龍引誘他重出江湖,並設計誘使他的親弟(王偉飾)同流合污,以此作為威脅。而《天行者》的葉秋,出獄時也有黑幫首領雄哥(狄龍飾)等著他回巢,不過他改邪歸正的最大阻力卻是來自宋警司,以及黑幫新貴「鬼仔」(馮德倫飾)。對葉秋來說,雄哥除了是個黑幫首領之外,某程度上也扮演了代父的角色。如果說雄哥和葉秋的關係儼如父子,那麼鬼仔亦可視為葉秋的同門義弟。《英雄本色》(1967)的李卓雄為救親弟,承擔了所有罪名,甘願重回監獄;而《天行者》的葉秋亦透過自我犧牲(安排中槍假死,然後從此消失)來拯救鬼仔,令他免於重蹈自己的覆轍,墮入犯罪的深淵。雖然最後鬼仔還是鋃鐺入獄,但影片安排他收到葉秋從前在獄中讀過的書,暗示他有可能覺悟前非,成為另一個葉秋。

《英雄本色》(1967)的李卓雄在獨眼龍和呂探長的夾逼下,仍有釋囚協會的麥主任(嘉玲飾)與昔日好友相助;《天行者》的葉秋除了得到舊日手足的協助外,則有綽號「博士」的軍火商人(胡靜飾)的幫助,以及盲女(霍思燕飾)的信任。這些女角在兩部電影中都是支持男主角重新做人的力量。影片描寫黑幫人物出獄之後,不但沒有隱匿起來,反而高調進軍商界,搖身一變成為企業家和慈善家,就像是把1986年吳宇森版本的《英雄本色》中,豪哥(狄龍飾)選擇退隱的一筆反過來寫。而《天行者》裡狄龍飾演的雄哥,表面一臉和氣,卻是笑裡藏刀,暗裡煽動鬼仔與葉秋正面對決,又把兇器藏在葉秋的船上,嫁禍他殺人。可是最終黑幫兄弟們都離他而去,剩下他和弱智的兒子,守住一間老式的酒樓。那個讓他呼風喚雨的年代,早已經過去了。

電影找鄭伊健來飾演葉秋,似有意呼應《古惑仔》系列,說的卻是「古惑仔」浪子回頭的故事。他在獄中所讀的書,除了《人性的弱點》,還有《基度山恩仇記》。某個角度看來,他就像基度山伯爵一樣,出獄後換了一個身份,帶著巨款回來,進行「報復」。他要「報復」的,是代父雄哥所代表的幫會世界(他曾抱怨雄哥八年來從沒到監獄探望他)。雄哥、葉秋和鬼仔的關係,在警方那邊,可以在總警司(郭峰飾)、宋警司(方中信飾)和基(吳嘉龍飾)的角色中找到對應。宋警司的父親去世之前,曾拜託總警司代為照顧兒子,因此對宋警司而言,總警司亦如代父一樣。而有趣的是,總警司這個代父,跟雄哥一樣,同樣是老謀深算、只顧個人利益的人。至於急躁冒進的基,可說是宋警司的年青版,也跟鬼仔的性格有些近似。電影亦踹了反恐一腳。宋警司到美國受訓,學習反恐,回來就把反恐的概念運用到反黑上面。《英雄本色》(1967)的呂探長仍是被動地等待男主角犯案後才執法,而《天行者》的宋警司則主動出擊,強調先發制人的戰略,因此對葉秋死纏爛打窮追不捨,可以不擇手段,寧枉毋縱,甚至「好人當賊辦」。在宋警司的反恐邏輯中,葉秋不可能是好人,曾經是黑道,一輩子都是黑道。葉秋最後為鬼仔安排了救贖,讓他有機會重新做人;而宋警司的反恐思維,卻間接害死了基。

《英雄本色》(1967)的李卓雄最終被判了罪,在法庭之外,呂探長與麥主任分別代表敵視與同情釋囚的兩種觀點,無法達成共識,各自朝著相反的方向離去。《天行者》的宋警司與「博士」則在醫院門外相遇,宋警司在「博士」手下的槍口下,軟化了敵視的立場,放了葉秋一馬。葉秋就在「博士」的幫助下,得以成功脫身。《天行者》儘管不乏臥底與仇殺,也有對狗仔隊的尖刻挖苦(當鬼仔的手下在法院門外遇害時,狗仔隊一擁而上拍照猶如餓狗),但可算是在近年警匪片類型中另闢蹊徑。當《殺破狼》和《狗咬狗》以幾近全軍覆沒的結果收場,當《臥虎》的城市上空仍壓著厚厚的密雲,臥底探員最後跌入《以和為貴》式永不超生的地獄時,《天行者》則以海灘上象徵善良與美好的盲女作為尾聲,為故事選擇了一個頗為明亮的結局。

附加檔案大小
HeavenlyMission.jpg105.5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