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眼界始大,感慨遂深



第二十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電影:《一代宗師》

王家衛蟄伏多年,推出《一代宗師》,影評人立刻各抒己見,百家爭鳴,譬如登徒以小說與電影《其後》(1985)移入王家衛獨到處,朗天一眼看透電影的金句系統及主體建構,都各有見地。好一片熱鬧風景。

王家衛的《一代宗師》,一方面承接王家衛在《東邪西毒》(1994)展現的浪漫武俠江湖,另一方面為周慕雲的六十年代香港寫下前傳,順理成章下接《阿飛正傳》(1990)、《花樣年華》(2000)、《2046》(2004)三部電影。看似沒有大敘事,只有小事情,其實透過葉問和周慕雲的人物心跡,結合時代轉折,已為香港寫下足以寄懷的滄桑歷史。

面子與裡子之說,本來費解,可是坊間的訪談評解,幾乎翻箱倒篋,解得通通透透。我們且鋪展開一條時間線──《一代宗師》幾乎由晚清的暗殺時代為起始點,然後是民國年代,華麗得近乎頹墮萎靡的廣東佛山,再接戰爭年代的分崩離析,同門互鬥,最後的最後,就是百川入海的香港,武術高手雲集於此:佛山葉問傳授武藝,將詠春拳發揚光大;八極拳一線天開一爿理髮鋪,也可安身於斯;八卦掌傳人宮二卻沒有眼前路,也沒有身後身了,驀然未能回首,就差一個轉身。

文戲武唱。《一代宗師》表面上是葉問的人生故事,但宮二的戲份也相當突出,最應該感到遺憾的,不單單是遠望白駝山的西毒歐陽鋒和向樹洞傾訴的周慕雲,還有將愛意暗藏的宮二。宮二和歐陽大嫂都各有獨白,癡癡地對著鏡頭道明心事,那一刻總是電影最教人錐心痛楚之處,觀者難不動容。王家衛的作者痕跡化入每一個影像段落,保持了個人風格之餘,也透過宮二的狠勁、愛情、大義、自棄,道明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的人生段落。然而能夠走下去的,就是留在香港的葉問。

許多電影的民國想像失之於陋,《一代宗師》卻是少見的實在,攝影、美術、服飾都見氣度,南方金樓的美,北國雪野蒼茫,老香港的街衢,每每有風度質感,也可以抒發個人情懷。一眾影星如梁朝偉、章子怡、張震,再度跟王家衛合作,駕輕就熟,各擅勝場。《一代宗師》又有袁和平細度招式,為武俠電影投入炫目美感。至於劇本的文藝腔調,處處金句,也一一符合王家衛的感情世界刻劃,當然一切還待導演化合鎔鑄,打造出耐人尋想細味的佳作,可以一看,再看。

《一代宗師》的重要成就,在於王家衛回首失落了的民國江湖世界,為風起雲湧的離散歲月留下素描,也為兒女情長添上哀愁淡筆,一個個武術大家南來香港,賡續中華傳統文化命脈,王家衛探視香港文化身份之根本,為香港功夫電影打開浩大境界,王家衛為香港影壇的一代宗師,庶幾近矣。

【載於《第二十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