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一片芳心千萬緒



第二十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女演員:章子怡(《一代宗師》)

十年人事。十年前的《2046》(2004),十年後的《一代宗師》,梅開二度,章子怡的北派功架依然神采飛揚。寧可一思進,莫在一思停,章子怡又見進境,廣受稱許,在於演員願意挑戰自己,越過既定的空間。張藝謀找到章子怡的純粹,李安找到她的嬌蠻,但在王家衛的兩部作品中,章子怡展現出輕浮與深沉,這一次更是有增無已,內心與外在的結合更是恍如一體,而且恰到好處,揚有序,收有度,沒有一分過火,也沒有一分不足,火候剛好。

《一代宗師》是葉問的故事,也是宮二的故事,甚至乎宮二似是主,葉問陪為客。葉問代表了香港文化身份的歷史轉折,宮二卻本於武俠故事的跌宕人生,再加上細緻通透的情愛書寫,此女子,剛柔俱到,棉裡藏針,似乎唯有章子怡,才可將宮二的複雜面展現得有血有肉。

宮二的人生起伏,正是由名門閨秀至落泊江湖客,一生載浮載沉,最終歸於悲愴的沉淪。章子怡將年少氣盛的傲、戴孝女子的哀、清理門戶的狠、無法回頭的愁,一一入乎內心,形諸顏色,可謂巾幗不讓鬚眉。

宮二在佛山露面,章子怡以好勇鬥狠神色,帶出不勝無歸的決絕,外表冷凜一如磨拳擦掌的少年高手,眼裡只有勝負,呼吸中有急剛的躁動。霸王夜宴,宮二跟葉問交手也交心,二人勝負難分,章子怡略展柔情,語調放緩,點到即止。

火車上偶遇負傷的一線天,宮二始見俠義仁心,章子怡放下少年面色,已見淡然的內心成長轉化。火車站上為父親奔喪,踏步沉穩,氣勢如虹,未見情緒,一直按捺,與長執對話一段,殺機有藏有收有張有揚,都是演員的情感節奏,張弛有序。

雪野送殯,人面、衣衫、雪地,俱是慘白,心如死灰,宮二在大年夜的火車站手刃馬三,清理門戶,一下子就回到佛山時的演出方法,克制之中掩蓋外揚,前呼後應,此時卻是深仇大恨,情感縝密延展,高傲中保留正義的氣概。

宮二的際遇,正是江湖與世局的風浪推波助瀾,能進不能停的人生,無可回頭,也無退路,外在世態的變,內在心理的變,章子怡是最好的橋樑,將變化化合於無形之間。最後宮二在香港與葉問道別,累了的人生,角色的自白和情淚,更為整部電影畫龍點睛,章子怡擔此重任,語句的節奏把握精準,滄桑的神色,也不遜於葉問。

宮二轉述父親習武之人三階段的話: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由自我到忘我,始見天地之大,歲月如流。《一代宗師》中,金樓裡的氣度翩然,車站裡的殺氣騰騰,香港陌巷的蒼茫告別,雪地裡的揮灑自由,都是章子怡的忘我本色,舉手投足,都見一個優秀演員的天地,正在無形之間延展。

【載於《第二十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