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想念的季節》:時代女性形象



《最想念的季節》(1985)可能是張艾嘉最接近本色的一次演出。影片由陳坤厚執導,改編自朱天文的同名小說,講述古板戇直的打字行老闆畢寶亮(李宗盛飾)遇上了任職雜誌社、個性敢愛敢言的時代女性劉香妹(張艾嘉飾)。電影屬於都市愛情輕喜劇類型,當中最特別的,是劉香妹的角色設計及演繹。


朱天文的原著是以畢寶亮作第一身敘述,講他遇上廖香妹的經過(小說裡的角色名字與電影略有不同)。小說裡的廖香妹,經濟獨立,積極主動,會在雜誌撰寫野外求生專欄,母親一直想把她「培養成為理想中的日本式女性,無奈光走路這一項,她就至終沒有合格過,她的高跟鞋鞋跟的磨損度永遠比別人快三倍。」而畢寶亮的性格,跟廖香妹根本南轅北轍,天生乖僻,更迷信自己三十歲前不能碰女人,否則「就完蛋了」,卻因為廖香妹的出現,他完全被征服了。廖香妹因為愛上有婦之夫,未婚懷孕,堅持把孩子生下來,並「理直氣壯開始為她的孩子找尋姓氏」,訂立為期一年的婚約,待孩子出生後即解除婚姻關係,於是透過別人介紹,找上了畢寶亮。她的婚外情和找人假結婚等舉動,不但在維護女性情慾和生育的自主,亦倒轉了父權社會為傳宗接代而娶妻的傳統觀念。

據朱天文於台灣《光華》雜誌(1986年7月號)所述,這個故事源於「侯孝賢以前寫的一個劇本的開頭,大約十場戲,包括了一名喚做畢寶亮的小氣男人……畢寶亮的妹妹畢寶鳳和她的丈夫有輛小發財,批發書刊、明星照片全省四處去兜售。妹夫自己也寫東西,筆名墨客,出了一本書叫《愛情紅綠燈》。他們的女兒託給畢寶亮舅舅帶,叫小鬼角角,牙齒都蛀光了。畢寶亮因為性格上的缺陷,至今還是單身,也不交女朋友,愛養小動物……」至於廖香妹找人假結婚的情節,則源於吳念真的真實經歷。「念真說給他幾天考慮,還沒答覆她時,她已打電話來婉謝了念真,說找到別人願意和她假結婚,事情也算結束了。」(吳念真在電影裡客串飾演了妹夫墨客一角,而戲中畢寶亮為小孩起名畢孝賢,就給有份編劇的侯孝賢開了個玩笑。)

改編成電影後,角色名字改成劉香妹,改由飾演她的張艾嘉在開場不久自述身世,講她如何開始尋找假結婚的對象,就更強調了她在整個故事裡的主動位置。畢寶亮的性格塑造跟小說一樣乖僻,竟會把搶匪拋進屋裡的錢藏在冰箱,而在借錢給妹妹一事上,他的吝嗇執拗,更突顯劉香妹有責任感和大方的個性。電影描寫婚外情和假結婚,沒有搬出傳統道德批判,連小說裡商談結婚時他激怒和她落淚的窘迫情狀都刪掉,劉香妹面對自己的處境非常坦然,在解嚴前夕的台灣,無疑更肯定了中產女性自主自強的意識覺醒。


電影安排劉香妹穿著時髦,英語流利,雖然始終屈服於社會壓力,要為孩子找個名義上的爸爸,要給屏東老家一個交代,但她是努力為自己和孩子打算,而且比小說裡的廖香妹更有個性更主動能幹,跟畢寶亮初次會面就問他星座和生辰八字,又把假結婚的安排都周詳計劃好了,她對畢寶亮的判斷是「可完全掌握」,之後就鍥而不捨遊說畢寶亮接受她的假結婚建議。畢寶亮因藏起贓款被拉上警局,也由她出面搞定。完全是女強男弱的格局。假結婚之後,她更打算把好姊妹介紹給畢寶亮。張艾嘉把她的個人氣質與角色結合,令角色更自然更可信,把一個敢於超越禮教束縛的時代女性形象,演繹得更具血肉。

電影並沒有把劉香妹描寫成無需倚靠任何人的女強人,主題曲《艾嘉愛家》倒是強調了都市人的孤獨和渴望家庭。無論劉香妹還是畢寶亮,其實都渴望在都市中有人作伴。電影就讓她買來一盞大檯燈放在畢寶亮家裡,她說是「喜歡那個有燈泡的燈,暖暈暈的,蠻有家的感覺」,當畢寶亮埋怨她亂花錢,仍在斤斤計較要把錢還她時,卻不知道那已不只是一盞昂貴的燈,而是她在他心裡佔據重要位置的具體象徵。

附加檔案大小
MyFavouriteSeason_1.jpg97.88 KB
MyFavouriteSeason_2.jpg91.06 KB
分類: